第二书包 > 辣文小说 > 我开了一家情趣内衣公司 > 【我开了一家情趣内衣公司】(17)
    【我开了一家情趣内衣公司】第十七集午夜酒吧初遇三艳女作者:席梦思2019年4月27日字数:7167(第二卷)第十七集午夜酒吧初遇三艳女我一直睡到晚上十点,才从房间起来,吃了一点东西,想去娱乐一下。DīēRδHυβǎo.oяg

    【毒蛇之吻酒吧】是银州市存在很久的一家酒吧。

    听以前开出租车的朋友讲;这是一个很小众的酒吧,隐秘、孤立、神秘,鲜为人知。但是这里单人最低消费一千八百八十八,一夜情成功率百分之八十。

    我从来没有泡过酒吧,但是现在单身后有钱了我愿意弥补过去,我独自一个人来到这里。

    我一进入酒吧,发现和我想的不一样。

    我以为像以前的的士高一样,人山人海,然后是很重的音乐,然后很多人摇头晃脑的在那里high。

    这里音乐很轻柔,放的都是舒缓的流行歌曲,灯光也不是很强烈的闪烁,很柔和,感觉更像温馨的咖啡店,这里也不算很嘈杂,人也不是很多。

    “欢迎来到【毒蛇之吻酒吧】”穿着蓝色马甲,白衬衫,短裙,丝袜的服务美女,很美,很有气质,露出迷人的微笑说:“本酒吧卡座一千八百八十八,赠送伏特加一杯,其他酒水请另行选购。”

    我不尽多看了这位美女服务员几眼,难道是一千八百八十八的福利,最低一千八百八十八呢,不多看几眼都觉得亏。

    美女服务员将我领到离吧台不远的一张桌子,不久美女服务员端上来一杯酒放在我的桌上说:“先生请慢用。”

    我看了一眼美女和酒说了声:“谢谢”然后向酒吧四处观望观望。

    酒吧是全开放式的,中间一个圆台,圆台上有金发碧眼的美女在表演,穿着性感的三点式在跳钢管舞。

    而客人是围着中间舞台坐的,我粗略的估计一下,客人大概也就是四五十人吧。是啊一千八百八十八呢,一般人还真承受不了。

    我发现了一个奇特的现象,这个酒吧里的女人要比男人多得多,大体男人只有十几个,而且大都是那种帅哥,很帅很帅的小年轻、小鲜肉。

    而女人数量是男人的数倍,她们美艳动人、风情万种、风骚性感、衣着暴露,各种各样、花枝招展的美女。

    而且我还发现;许多女人和女人都在接吻,肆无忌惮的接吻,完全无视其他人的目光和存在,她们鲜红柔嫩的小舌头到处的舔刮。

    我从来没有想象过女人和女人可以玩得这么激烈,这么的忘情,而且不止一桌两桌,随便目测就有三四桌在激烈的接吻,有的甚至是三个人一起激烈的接吻。

    我一度怀疑自己走错了地方,是不是走进传说中的同性恋酒吧?我有种想逃跑的冲动。但我未曾发现有男人之间在亲吻,这让我这颗小心脏稍微放松了一下。

    在我看其他人的时候,有好几桌的美女也注意到了我。

    有的向我发出勾魂的微笑,有的向我举杯示意,有的甚至伸出红艳艳的舌头舔着嘴唇像是在引诱我。

    『呼……』我呼出一口气,撤回目光,看向舞台上表演钢管舞的金发碧眼的美女,比起那些勾魂夺魄的女客人,脱的只剩一点点的金发碧眼的美女要安全的多,至少舞台上的金发碧眼美女是不会吃了我的,但是那些女客人好像会……我手里拿起那杯赠送的酒伏特加,我从来没有喝过洋酒,很好奇,放到嘴边小小的喝来一口。

    “啊……妈逼!这是什么鬼东西?”又冲又呛,我连忙吐了吐口水,我差点要将这酒杯扔掉。

    我的窘态落到了几位美女的眼里,有的掩嘴偷笑,露出来神奇的表情。

    。

    我想喊服务员,但这种气氛,这种场合,这样做肯定是不对的,不然又会闹笑话。

    于是想到电影里好像举起手就可以,果然我稍微一抬手,刚才那位美女服务员就来到我的身边:“你好先生,请问您需要什么帮助?”

    我看着她美丽的脸说:“有没有矿泉水。”

    美女服务员眨巴着大眼睛看了我一会,想了想说:“没有。”

    我去!我这个暴脾气我都快要发作了说;『有没有饮料?』美女服务员一副一本正经表情的说:“没有。”

    “什么破地方?一千八百八十八居然连这些都没有。”我说:“我口渴,我要喝水,总不会连白开水都没有。”

    “先生那边有自动饮水机免费的请问要给你倒一杯吗?”美女服务员早看出来我是新手,故意和我闹着玩。

    我怒道:“早说啊,去!去快。”

    我看这里有几桌一直在关注我的那些美女,有的都笑的不行了,有的都笑的抚着肚子。

    美女服务员忍住笑:“将一杯白开水放到我的桌上。”

    哼哼!我不高兴冲美女服务员『哼哼』几下,拿起水喝了几口,我都想要;转身离去了我,心中大叫;什么鬼地方,以后老子再也不来了。

    这时一直在看我的其中一桌,她们有三个美女在一起,其中一个站了起来,瘦瘦高高的,妖娆性感,柳腰圆润纤细,穿着黑色吊带长裙,披肩的长发。还装饰了一些发饰,看上去很是高贵,神秘,大方。

    胸前一对巨大丰满的乳房像是随时都要爆出衣外,扭动着她婀娜轻盈的脚步,抖起胸前的巨乳上下起伏,波涛汹涌,更显巨大高耸,透着成熟女性的性感韵味,大半个露在外面的巨乳雪白粉嫩,摆晃着深深乳沟若隐若现,诱人心动美妇径直的来到我的面前『咯咯』一笑说:“『咯咯』……帅哥是第一次来,我能请你喝杯酒吗?”

    一阵香风袭来,我的大鸡巴蹭蹭的充血,顶的裤裆竖起小帐篷,幸好坐着看不太出来,我如同被控制般点点头。

    高贵美女随意的打了个响指,美女服务员就走了过来。

    高贵美女说;『给这位先生来一杯舌酒,另外来一包湿巾。』我贪婪的还在看,怎么看都看不够,她应该已经不是小女孩,感觉上像成熟少妇,但是灯光和画妆的作用下分不清年龄。

    很快美女服务员就端上了她要的东西。

    小小的一杯用高脚杯盛着,颜色呈绿色的液体,旁边还放了一包纸巾。

    高贵美女将绿色的酒杯推到我的面前说:“一口把它喝掉,然后含在嘴里叽咕叽咕几下,再咽下去。”说完鼓动着她的娇嫩腮帮子做漱口的样子,让我学她。

    我有一点点怀疑,这酒又是什么怪味,而且还要让我一口闷,看着美女说:“这酒是不是很贵,要不我也请你喝一杯。”

    高贵美女嘟着嘴,一对美目横着我,表示她很生气了。

    好吧,我端起酒杯,一口就吞进嘴里,但没有直接往下咽,而是像美女说的将它含住……妈呀!怎么这么好喝啊?是甜酒,混合着各种水果的味道,然后微辣,更感到惊奇的是;一股香气和粘着在整个口腔的爽滑质感,就像含住女人的舌头一样。

    叽咕叽咕几下……满口的爽滑,遍布整个口腔,包括牙缝和自己都意想不到的地方。

    感觉这种清香和爽滑的感觉一直会在口腔里,就像麻醉师的麻醉剂一样,你想靠自己的力量,很难反抗这种麻醉的感觉。只有等时间或者其他,更厉害的东西才能消除这种微麻的感觉。

    我说的清香和爽滑不是指我的嘴巴被麻醉了,是指我嘴巴里的清香和爽滑像麻醉的感觉一样持久,消除不掉。

    高贵美女上前一步,她高贵美丽的脸向我慢慢的靠近,越来越近,我看到她在抿嘴唇,看到她的性感的嘴唇间探出来长长的舌尖。

    我感到了一种莫名的紧张,我不是紧张将要被她亲吻,紧张的是她那长长的舌头,我第一次看到有人的舌头能伸出嘴巴外面那么长,而且灵活异常……不容我多想,她的脑壳已经碰到了我的脑壳,我闻到了她芬芳的鼻息,然后四片嘴唇就粘在了一起,她将长长的舌尖探入了我的口中……“嗯啊……”妈呀!……在我的口腔里感觉到她的舌头好长好长,超越常人的长度,我怀疑自己是不是碰到了美女蛇妖,她的舌头又大又长,而且又香又甜又软又滑。

    她一只玉手提前一步勾住了我的脖子,固定住我的脑袋,感觉她的舌头柔软的如海洋里的潮水一般铺天盖地向我的口腔内侵袭。

    她另一个手扶着我的胸部,然后慢慢的往下摸,慢慢的往下摸……我当然也拿我的舌头去反击,本想不战它个昏天暗地,也要打个旗鼓相当。

    但事实上;倾刻间我的舌头被她的舌头所吞噬,我的舌头想缠绕她的舌头,但是反被她的舌头所缠绕。

    缠绕来,缠绕去,很快自己的舌头舌根发麻,舌尖发酸,再也缠绕不动了,彻底的趴下不动了,任人宰割。

    她的舌头还在我的舌头上扫动,像战场上的胜利者在检查被打的趴下的敌人,看看他是否死了,伤势如何。

    她的舌头将我的舌头翻过来,转过去的蹂躏好几遍,确认我的舌头已无力再战,好像还感到一阵失望。

    。

    她的舌头却继续深入,她将自己的嘴横过来,和我的嘴呈交叉,最大程度的深入我的口腔。

    她的舌头舔到了我的小舌头(悬雍垂),此物就像女人的阴核,非常的敏感。

    略微有点恶心的感觉。

    我想将她的舌头咽进肚子里一了百了,无奈我的咽力无法扯断她的舌头。

    妈呀!这是我人生中第一次因为接吻而感到了害怕和挫败感,我的脑袋不断的往后退,但是她后脑勺的手相当的有力,用力的将我的脑袋使劲往前推。

    天哪,我一个大男人有一种完全,毫无反抗之力的感觉。

    不能再深入了,再听进去的话,我也没有办法。

    我的手已不知不觉的抓上了她的乳房,比起此时口中的感觉,手抓乳房的感受几乎没有传递回大脑。也忘记可以发动弹指技能。

    她的一手也伸进我的裤子里抓住了我的大鸡巴,不是一把抓住就上下的撸动,是一寸一寸的探查鸡巴的大小,光滑柔嫩的玉手在我宽大松紧腰裤子探查;不但鸡巴被摸的仔仔细细,连蛋蛋大小,阴毛长度面积都了解的清清楚楚。

    要不是我还记得能用鼻子呼吸,我早就被她吻死了,难怪这个酒吧叫毒蛇之吻,后来想想真的好贴切哦这一吻足足吻了有十几分钟,她才将害死人的舌头才慢慢的退出我的口腔。

    我趁这个机会狂喘了几口气,我惊恐的看着我的口中和她的口中连接着丝丝线线的口水。

    她散发迷人的微笑用她那水汪汪美目看着我。

    我以为我们会就这样结束这一场亲吻,感觉自己有种虎口脱险,逃脱升天,重生的感觉。

    谁知她又一次将她那长长的舌头伸进了我的嘴里……天哪!这个恶女人怎么可以这样对我?我和你无冤无仇呀。

    我刚刚恢复了一点元气的舌头,又被她扫舔得晕头转向,舌根发麻,舌尖发酸。

    她将我半死不活的舌头拖到温暖湿滑的嘴里,用她性感的嘴唇将它含住,用它弄长长的舌头将我的舌头缠住,轻轻的吮吸,将我的舌头在她的口中滑进滑出,就像大鸡巴在阴道中抽插一样。

    这难道是她之前虐待我的补偿吗?我感觉我的舌头在她口腔内得到了温养,她的舌头相当的柔嫩爽滑,她的口腔芬芳四溢,我感觉我的舌头在渐渐的恢复她用力的吮吸,快速的滑动,我的舌头舒服的想要在她的口中融化一样,同时觉得我的舌头好像有一丝得到提升,至少我觉得舌头比自己灵活了一些,现在的接吻技巧要比之前提升了一个层次。

    许久之后,她的舌头开始离开了我的口腔,开始往四周扫动。

    她舔我的嘴唇,舔我的人中,舔我的脸颊,还舔我的鼻孔,还舔我的鼻梁,将我的整个鼻子含在嘴里,含在嘴里使劲的吮吸。

    恨得我真想把鼻涕擤在她嘴里。

    她的嘴放开了我的鼻子,将好大的一坨口水吐进我的口里,我咕咚一下就咽进肚子。

    她的舌头明显的追到我口腔里,发现我已经咽了,感到很扫兴,舌头继续在我口腔里活动,想要再继续。

    我的手终于恢复了记忆,从她柔软白嫩的大乳房上拿开。

    双手捧住她漂亮的脸颊,不能让她的嘴做坏了,将她的脑袋推理我脸很远的距离,她这舌头还伸得长长的,想舔我的嘴嘴。

    直至我将她推到正常面对面的距离,她才撅着嘴做吧,眼神发出幽怨的的目光。

    我看到她性感的嘴唇四周有一大圈红晕;那是因为口红完全被吻得均匀后的样子。

    她拿起之前叫好的湿巾,开始抹我嘴巴周围的一圈,心想;可能我的嘴巴也粘上了和她嘴上同样的口红。

    我也抽出一张湿巾抹她脸上嘴边的口红,好像很管用,就像卸妆水一样,一抹口红就被擦下来,直到擦干净为止。

    高贵美女恋恋不舍的将握着我大鸡巴的手从我的裤子里拿出来说:“你好,我叫薛梦。”

    “你好,我叫张金宝。”我握住她的柔滑手,感觉到她手上的温度,也是我大鸡巴的温度。

    。

    『咯咯』宝贝、宝宝,走,我到姐姐那边去玩吧,给你介绍另外两位美女。

    薛梦说我一个都被她玩的半死,要是三个话被玩死还有多余。我都没有答应就被薛梦强行拉走。

    来到她们的桌位,她们的位置是卡座,是有三面沙发围成的。

    里面坐了另两位美女;一位穿白衣吊带长裙的,裙子里是充满曲线优美的魔鬼身材,是那么光滑白嫩,把她那玲珑的身材紧紧包裹得凹凸有致,充满无比的诱惑。

    透过她的低胸领口瞧见了那几乎奔跳而出的两颗雪白肥嫩、浑圆饱满的硕大乳房,高耸雪白的双乳挤成了一道极深又紧密的乳沟。

    盘发,将她整张妩媚中带着圣洁,绝美中带着妖艳的脸展现出来,气质高贵慈祥,有一种圣母的感觉,眉宇之间却又透出淡淡的妩媚,动人至极。

    另一位穿蓝色着一件的吊带衫,下面穿一条紧身薄裤。她身材的比较纤细,但是却有一对巨乳在胸前晃动,吊带衫根本遮不住她的乳房,露出白白深深的乳沟。

    这样硕大饱满的乳房,竟长在一副纤秀的娇躯上,显突出大者越大,秀者越秀,互映得小蛮腰玲珑浮凸。幼滑细腻的肌肤晶莹剔透,莹白中隐隐透出一层呈粉红色光泽。

    而她的下半身更要命,她的屁股又大又圆,不知是裤子太紧还是屁股太大、裤子已经陷进肉沟里。

    再往脸上看,花着彩妆,眼影和唇彩的的颜都有点夸张,样子看上去有点凶巴巴,眉毛细细斜插,有点泼辣的样子,脸上皮肤很白,头发剪的很有个性,短发,有层次感,条染有很多种颜色。

    我刚一走进来白衣长裙美女就伸手过来说:“你好,我叫白素。”

    吊带衫美女也半死不活的说:“姐姐我叫冷艳艳。”

    薛梦将我拉到白素旁边坐好,她也坐在我一边,搂着我的脖子,摸着我的脸。

    白素也笑嘻嘻的看着我,同样一个手搭到我的肩膀上说:“帅哥第一次来。”

    冷艳艳招呼也不打一声,将她一双光滑修长的美腿伸到我的腿上,黑色丝袜包裹着的丝袜脚在我的两腿之间滑动、挤逗。

    我一手按住冷艳的丝袜脚防止她进一步逗弄我的小鸡鸡,另一手伸向薛梦的臀部伸进她的长裙子里,摸着她光滑肥大臀部我也不能吃亏了是吧?我一副老实相的说:“我不但是第一次来这里,而且是第一次进酒吧,有很多规矩和道理我都不懂,希望两位美女教教我。”

    白素将伸出一只芊芊玉手捏着我的下巴,将我的脸转过去面向她说:“教你可以,那你能不能先让姐姐亲一下呢?”说完她伸出又长又大的鲜红的长舌头,舔了一下自己鼻子鼻梁,绝对比薛梦的还要出长。

    “妈呀!又是一个蛇女,这些女人都是怎么了,一个个的舌头都这么长,感觉自己像进入了美女蛇窝一样。

    我都还没有答应呢,白素她就将舌头直接的探进了我的嘴里,她柔软粉嫩的舌头铺天盖地的往我嘴里塞,感觉到柔嫩温暖湿滑充斥着我的整个口腔,我的舌头沦陷在白素柔软的舌海之中,无法自拔。

    薛梦将我的手从她的裙子里拉出来,还拍了一下说;『小坏蛋,不许乱摸知道吗,在这公共场合只能动嘴,不能动手,这是规矩,大家都知道的规则知道吗?』妈逼!冷艳艳都动脚了呢,还不能动手,无奈我一只手被薛梦十指相扣动不了,另一只手抓住冷艳艳的丝袜脚使劲的捏她挠她的脚底板,挠得她花枝乱颤,只是口不能言被白素柔软的舌头给整个的占据。

    许久之后……白素柔嫩丝滑的舌头我的口腔里逛爽之后,才慢慢的退出,然后媚眼如丝,春情荡漾的在我嘴唇四周嘴边扫了一圈说:“这个酒吧的消费很高,拒绝了大多数贫穷的男人,所以来这里的男人是不多的,你也看到了这里的女人要比男人多的多。””

    我的一只手被薛梦的一只手,紧紧的扣在一起,它可以将我的手随意的乱放可以将它放在她的腿上,也可以将我的手放到她的大乳房上,总之这只手已经由不得我了。

    我的另一只手开始按摩,冷艳艳的丝袜脚,她的丝袜脚手感也相当的好,柔柔滑滑的柔若无骨,我发动我大师级的按摩手法,舒服的她脚安静下来,静静的享受我的爱抚。

    上面的嘴还要和白素聊天说:“那边不是还有一些年轻的小伙子吗?”

    白素说:“那些都是酒吧里『鸭子』,只要免了单就可以将她们带走。”

    “有鸭子就有小姐,这边有小姐吗?”

    白素说:“应该不多,因为她们卖的钱,还抵不上酒吧的消费,在这里的女人大多都是来找一夜情的,男人本来就不敢分配,很多人都是女人和女人玩。”

    “那这里男人那么少,你们还为什么到这里来找?这不是自找苦吃吗?到外面像你们这样的美女男人一大群一大群的往上扑。”

    白素说:“唉!……这就是这里的奇妙妙处,像我们这样的女人;怎么说呢?

    至少有一些臭钱吧,出来找一夜情还让那些低端的臭男人玩,自己都觉得贱。”

    薛梦将我的脸捏住转过去亲吻着说“如果要想玩那样的男人,我们在自己公司或者其她渠道随便都可以玩,随便都可以包养,让他们喝尿吃屎都可以……”

    白素轻轻舔弄我一边的耳根说:“我们需要的是和我们实力相当的男人,强大的男人,最好能够hold住我们,征服我们的男人。”

    “那这里除了小年轻鸭子以外,也有其她的像我这样差不多的中年男人啊。”

    白素说:“是啊,那些都是熟客啦,你看!那些跟那些基本上跟这里的女人都有过关系,大家都知根知底,只不过都在寻求新鲜罢了。”

    “一千八百八十八也不是很多,工薪阶层咬咬牙也玩的起,这里美女多成功率高还是值得的,”

    咯咯咯咯……另外两个都笑了说:“打肿脸充胖子的男人来过不少,几瓶洋酒开下来就哭爹喊娘,也有装逼成功的,但是就没有后来……“那有钱的男人也不少啊,为什么他们不来这里呢?”

    白素将我的脸从薛梦的嘴里抢过来吻说“不知道,也许有钱的男人有太多的顾虑,或者说有更好玩的地方,反正这里的男人比较少,比较或缺像你这样的宝贝疙瘩。

    “一般像你这样第一次到这里来的男人,基本上会成功的搞上一夜情。”薛梦又将我了嘴抢过去。”

    “哦,原来是这样,我可以再问一下,你们的舌头为什么都这么长,是不是都是同性恋互相舔长的吗?”

    白素又将我的脸转过去说:“小宝贝!你的吻已经不够回答这个问题,小宝贝如果要寻求一夜情的话,可以在我们三个当中带走一个,再慢慢告诉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