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书包 > 辣文小说 > 我开了一家情趣内衣公司 > 【我开了一家情趣内衣公司】(20)
    作者:梦思2019年5月18字数:7153第二十集规模宏大的公司招聘会我有些伤感的说:“我离了,有一个读初三的小子跟他了,我目前是单身。diershubao_org”

    薛梦将我传过去用沐浴抹我的背说:“离了好啊;离了那多自由啊,像你这样有几个钱,巴又那么大,一天都不知道要糟蹋多少小女孩,哪像我想离都离不了。”

    我愣了一下说:“那你这样出来玩,你家里不管吗?”

    “我们早已名存实,各挣各的,各玩各的,我也有个女儿现在在外读书,所以我也是很自由的。”

    “哦,那白素、冷艳艳她们呢?”

    “白素好像很早以前结过婚,但好像不到一年就离了,之后就一直玩,玩了十几年,一直玩到现在,和她睡过的男人和女人,她自己都算不清楚。”

    “冷艳艳的老公是个厨师,是个大神级别的厨师,他的子遍布天下,冷艳本身特别会经营,然后她们俩两个合在一起,有了本是很有名的——冷艳楼,并且在其它城市已经有了好几家分店。”

    “但好像他家厨子不能生育,为此厨子允许她出来『玩』,好像冷艳艳自己本身也是很不争气,『玩』了好多年了都没有怀过,有可能是她自己也不想吧。”

    “如果是这样说的话,她刚才说的50万还是少的,我看至少得要她500万才行。”

    “啵”……的一下,我感觉花一紧,薛梦就着沐浴的润滑,将她细长的手捅进了我的眼里说:“叫你财迷,你要是把姐姐给怀孕了,姐姐给你5000万,姐姐还带着子环呢,你能怀的上吗,就想让你巴肏吐皮了呢。”

    『呀』这样一个大女居然捅我眼,我岂能饶了他,反手将她白光滑的娇躯搂进怀里,我身上的沐浴液自然的就沾到了她的身上,她不得不和我再洗一次。

    哗啦啦……顶上大莲蓬头打开,舒适的打在我们两个光溜溜的体上,我们纠缠在一起,打闹在一起。

    我抬起薛梦大女的一条光滑修长的,还残留『一夜』酒里春的大巴的如铁一样,又粗又烫,抵达到她的户之上我稍微用力一挺……”吱唧……”一声,进去大半截。

    薛梦不由双的一紧,眉头微促,发出“啊……喔……不要再炫耀你的大巴了,姐姐知道你很大,很厉害,捅姐姐了……啊……哦……”的。

    还真紧啊!我感觉巴被薛梦的道紧紧夹住,来回抽动了几下,才把整条粗长巴连根入。

    薛梦秀眉舒展,如释重负一般:“嗯……”发出一声娇腻的,浑身微微抖了一下。

    舒适的打在我们身上,薛梦一对雪白巨大的大房随着我的抽在前晃动着,那两片肥肥的,随着我大巴向外一拔,擦得红的都向外翻起。

    烧红的铁一般的的大巴在的部抽送着,发出“咕唧……咕唧……”的声音,薛梦叫道:“啊啊……,宝贝,太舒服了,我怕一会之后连站着的力气都没有,我们到白素的大床上去吧,我们将她豪华、舒适、柔软的被子去弄弄脏,将她家的床弄弄塌……哦哦……舒服……舒服……太了……。”

    我觉得这是个好意,我试着扶起她的另外一条,她配合的紧紧的搂住我的脖子,我立刻感觉到她撑在地上的那条的力量少了很多,随手掏起这条支撑在地面的,大巴狠命的最大程度的抵达深,,而她整个人就挂在了我的身上,感觉她很大一部分重量的落在了大巴上……“嗯……啊……舒服…………舒服……”薛梦整个人都挂在我的大巴上,双手紧紧的搂着我的脖子,两个大子已经被成饼,双紧紧的夹住我的腰,疯狂的扭着喊着。

    “哦!哦!宝宝……太厉害了,好舒服,捅到屄芯里了……啊……啊……捅到子了……啊屄心好舒服……哎哟!……子被你捅穿了,舒服了……啊啊啊……好粗好大……姐姐受不了……啊嗯……我好爽……天啊……我爽了……人了,出人命了,啊啊啊……唉哟……好舒服……好痛快……啊……”

    我略微的掂一掂她的分量,她可真够沉的,幸好大巴翘着它,顶着它减轻了不少分量,长时间的话,我肯定是扛不住的,但是从浴室抱到房间应该还是可以的。

    我『哒,哒,哒……』的往外跑,浴室莲蓬头的都没关也不管,谁叫她家这么有钱,不浪费,都觉得都对不起我留下一地的迹。

    我们来到了之前的客厅,看到;白素和冷艳艳也还是光溜溜的着雪白的大子和黑糊糊毛茸茸的毛,冷艳艳躺在白素光滑白的上一只手捏着她的一个房,口还叼着她的一个头。

    白素觉得奇怪纳闷的说:“小艳子啊,你用力捏,用力,用力嘬……嗯啊……不对呀,刚才我明明感觉到我出了汁呀,怎么现在不会了呢?”她们互相研究着对方的汁的问题……我从她俩身边路过,粗壮的大巴,深深的在薛梦毛茸茸的户,感觉很大一部分重量都被大巴给抵消了,随着我的走动,大巴在毛进进出出的,的顶动着,身上擦的洗浴和薛梦屄出的,滴落得一地板一路……“,一路滴答滴答的,我!里还滴着,的!龙头也不关,这摆明是糟蹋我家东西的节奏啊……”白素大骂。

    噜!噜,噜……薛梦还冲白素吐头,明显充满了挑衅,仗着有我的大巴在,她有种狐假虎威,万事不怕的感觉。

    白素忍不了了,揪住冷艳艳的大子提了起来,先冲到浴室先将莲蓬头的给关了……我抱着薛梦边走边肏她,进了白素家豪华的卧室,看着豪华的大床,蓬蓬松松的有许多枕头和被褥,看着就觉得舒服和柔软。

    我直接抱着薛梦扑倒在柔软的床上,『噗』的一声,我感觉我们被柔软的被子给淹没了。

    哈哈哈哈咯咯……我们放肆的在床上,薛梦更是手舞蹈,嘎嘎大笑,我发觉我们身上的,被这被子收的一点不剩,滑滑的非常的滑爽,体现出打过沐浴后的效果。

    我两手紧紧抓住薛梦巨大白的房,腰部用力抽送着……薛梦也用双圈住我的股,挺起了,用力地迎合着,双手紧紧搂住我的腰,用力往她间按,使我的大巴能更深地入她的花心。

    我觉得薛梦道里的花心一一吮的吃着我的大头,还有股强大的力,想将我的大巴进她的花心深,得我浑身酥软、舒服,也就极力满薛梦,用力的抽。

    我和薛梦就这样抽送着、迎合着、缠绵着、扭动着,两融洽,灵合一,就像是一对久别重逢的恩夫妻,又像是一对深意重的欢人,她贪我恋,仙。

    “宝贝儿睡我家的床也就算了,黑凤梨!你这个家伙居然,漉漉的身子也不擦,就敢往我家的云被上躺,的,我让你爽!小艳子!盘她!”白素光着身子怒气冲冲的进来,旁边同样跟着一不挂的冷艳艳,白素跳上床,雪白的大股就坐在薛梦的的脸上,将我抓着薛梦大子的双手拉起来,放到她自己的大子上,扭动着大股,让自己的磨蹭着薛梦的嘴巴,口叫道:“黑凤梨!黑良心!我让你爽,让你弄脏我家被子,让你洗澡不关龙头。”

    冷艳艳来到我的背后,抱紧我,两个大子火热的贴在我的背上磨蹭着,双手抱着我的腰部,一下一下的往前推,助我抽挺弄。

    嗯嗯……唔唔……薛梦嘴巴被白素的大肥屄给堵住,连句完整的,叫都发不出来。

    。

    我有冷艳艳的辅助的抽越来越顺畅轻松,也越来越快。

    滋啪……唧咕……嗤啪……唧咕……嗤卟……横飞、翻腾、四溅……薛梦身子一阵颤抖,屄里一抖,道和子壁急剧收缩,一股热液直冲头,紧接着子口咬住我的大头一收的猛猛吮。

    我急忙稳住不动,把大头紧紧顶住她的花心,享受那花心吮的滋味,大量的喷在我的巴上,那汹涌的玉液向我的头上猛烈地冲击着,说不出的舒服。

    薛梦喷完之后,一下就瘫软了,躺在床上进气多出气少,还不时的一阵颤抖。

    我慢慢的退出巨大的巴,只见薛梦的两片大向两边分开,显得又红又肿,道口被成了一个圆,口还没有闭合,还在向外汩汩地淌着俩人的混合液,她泄得实在太多了,云被上已得一塌糊涂,而小仍源源不断地向外着。

    白说看来又是一阵心疼,她索将这条被子连同薛梦一包将她推倒一边,将其他被子打开,让我舒舒服服平平整整的躺在床上。

    白素趴到我的下体看到粗壮巨大的,上面粘粘乎乎全部都是薛梦的,闻了一下觉得又臊又腥,她拉过裹着薛梦的那条被子的被角,将大巴简单的擦拭了一下。

    这时薛梦从被子里探出头来说:“!现在嫌弃老娘的脏了吗?的!

    白面团子,当初老娘的时候,不知道喝了老娘多少呢。”

    “啪!……”白素直接一脚将薛梦连同那被子一脚踢到下床去。

    白素又长又灵活的头,在我的大巴上了个遍,然后跨了上去,大巴又一次对准了他,她慢慢的坐下,大巴慢慢的破开她的,渐渐的进了她的道之。“啊……”白素发出一声舒爽的叫声冷艳艳来到我的身边,感的嘴按到我的上,吻着我的嘴,我将头伸出来,他用他的柔软的将我的头包住,到嘴里吮弄。

    我的双手抓住他们的一个子,用力的搓揉你弄,入手又滑又暖,极富,手感极了,又揉又捏、又抚又磨地玩得不亦乐乎,峰顶的两颗头又被我的手搓揉得挺了起来,白素骑在我的小腹上,慢慢的开始上下摆动着套着,一上一下的套动起我的巴来:“啊……宝宝的巴…好粗…好长…的姐姐好爽…啊!姐姐…………姐姐的小屄了……喔……宝宝的大巴……好粗……好长……喔……喔……好舒服……好爽……嗯……哦……肏姐姐了哟……啊……”

    白素随着床的摆,一上一下的套弄,不时的闭上眼睛,享受这种动的快感。

    我拉起冷艳艳,让她张开雪白的大像一样跨到我的脸上,黑乎乎毛茸茸的户就在我的面前。

    冷艳艳的大自动张开来,出里面一层又一层的,花蕊布满的气,漉漉的感觉很泥泞。

    我伸出头弄两片蛤,把给进肚子里,吃起来有淡淡的腥臊咸味,闻起来有些腥味,但是我觉得非常妙味道。

    我将嘴堵在道口,把头伸进壁腔,用我柔软的头边缘刮着,冷艳艳兴奋得全身直发抖,忍不住娇呼起来。“啊……嗯……喔喔……啊啊……喔……啊喔……啊……”

    滋啪……唧咕……嗤啪……唧咕……嗤卟……横飞、翻腾、四溅……白素那身丰满雪白的体,不停的摆着,前两只挺耸的大肥房,随着她的套弄得更是感,她已经和冷艳艳抱在一起,互相借力,互相扶持,从同一个男人那里得到不同的快感。

    白素的得好多,我的大都沾满了,我舒服的平躺床上,大巴不动如山享受白素的忘套弄。

    “啊……啊……好……姐姐飞上天了……小心肝……好宝宝……小胖子……你好……姐姐快……快不行了……爽我了……”白素一面忘的套动,一面媚劲十的叫着。

    冷艳艳配合着我尖的运作,扭起腰部让我得深一点,我的头不断的深入,只恨自己还没有会头变长、变强技能……。

    我开始配合白素的套弄,而当白素抬部时,我也将部往后退,当白素坐下来套着我的巴时,我也用力往上顶,每一下如同山相撞,发出“啪……!

    啪……”巨响,狠狠的撞击她的里的花心不住的颤抖。

    我很喜欢这种平躺的姿势,真是一劳永逸、能攻能守,舒服省力。

    “啊……我……喔……宝宝好厉害喔……啊……姐姐的小屄爽了……姐姐……要爽了……嗯……小屄被你捅破了……花心被你捣烂了……喔……好爽……”

    冷艳艳妙的体反应着,在部最深爆发出来的快感传遍四肢,传遍全身,一阵阵热冲激着她饥渴的体,使她亢奋,道强有力的收缩着,恨不得要把我的脸儿整个儿进去。

    冷艳艳也叫起来:““啊……宝宝……你的姐姐好舒服……啊……的好深……嗯……啊……你的头好厉害啊……喔……好舒服……喔喔……好……喔喔……好爽……”

    白素越套越起劲,她股大起大落,命的腰肢款扭着,她脸红热,媚眼紧蹙,银牙暗咬,似乎已到了如痴如醉的境地。

    我的大头狠狠的顶撞在白素的小,白素舒服得浑身颤抖。

    也顺着我的巴由上往下着,小四周黏黏的,连我的毛也黏糊糊,床上更是一大片。

    “啊……嗯…………好人儿……好……姐姐好快活啊……啊……你肏得……屄……好……好爽……你的坏东西又长又粗,每下都到人家最里面,啊……大头上还有角,撞得人家子口好重、好深,刮得人家道壁好、好痒……好爽……肏我……也不在乎……”

    白素连绵不断,不知道自己泻了多少次,又一次混身急抖,口声不断,道一阵强力收缩,紧紧箍住胯下,自深又涌出一股浓稠无比的,浇灌在头上,浇的头酥不堪,我急忙快速的用力狠捣了几下,只觉腰眼一,一股阳自眼直道深,火烫的阳烫的子又是一阵收缩……“啊……宝宝哥……快……嗯……啊头……啊啊也能到花心……好爽啊……要来了啊……嗯嗯……我要爽啦……啊啊……喔喔好厉害的头……我来了……啊……喔喔……啊啊……啊……啊啊……”

    冷艳艳大力压着我的头,大夹着我的脖子,不停地摆动蛇腰,身体打了几个冷颤后,全身虚脱地瘫在床上。

    ========================================================在我搂着女『呼呼』睡觉的同时,趣衣公司里面举行的一次规模宏大的招聘大会,宋小雨周六下午,和陈红霞传达了关于这次,招聘的要求和建议,当天下午就拟定出计划,通知所有符合条件的应聘人员,让她们周分时分批的到达公司来面试。

    几个人光打电话就打了几个小时,有100多位应聘者,告诉应聘者的程,注意事项,以及打印材料等等,忙了一下午。

    徐婉蓉,是应届毕业生,今年23岁,是外地来银州求的生,毕业以后不想回老家,就想在这里闯闯试试,她今天也得到了趣衣公司应聘电话。

    《极度诱惑趣衣有限公司》一听名字好像不是什么正经公司,但一看他的,薪资待遇,比公务员,外企,还好,不会是什么骗子公司吧,抱着试试看的态度来到了公司面试。

    一来到公司,她就彻底放心了,应聘的人实在太多了,而且个顶个的都是女,而且一个个削尖了脑袋往里钻,并且公司里的工作人员,也一个个长得都跟仙女似的。

    得一向在貌方面很自信的徐婉蓉,都变得不那么自信了,她现在担心的不是会不会被骗的问题,而是怎样在这么多的女应聘者当脱颖而出。

    对于徐婉蓉来说;现在最大的本钱就是年轻貌,但是在这里年轻貌却如此的泛滥,自己还有什么好担心被骗的,自己不出付出一些『代价』恐怕连『被骗』的资格都没有。

    徐婉蓉虽然是一张白纸,但社会上一些『行的词汇』,还是会不知不觉的传入校园之;比如,『潜规则』『爹』『包养』……这些和女孩子息息相关的东西,她还是有所了解,看到过,也听说过,这些她并不排斥,只是没有一个合理的价格而已……在仙女一般柳嫣然的引下,徐婉蓉和众多应聘者一起进入到了会议室。

    持会议的,又是一位得让人自惭形的职业女许茹嫣。

    她等了会议室20多个女坐满以后,将手头的一点文件让她们传下去说:“大家好,欢迎你们来到《极度诱惑趣衣有限公司》。

    大家都知道我们趣衣属于特殊商品,有一些羞人难以启齿的东西在里面,有些人将它归纳倒用品里面,更有些人认为我们的产品是低俗、下、恶心的东西。

    所以在这之前一下小小的问卷调查,作为一个即将步入趣衣行业的人员,我想知道你们对趣衣这个行业的真实的想法,虽然和最终的面试是没有直接关系的,但请大家如实回答,你们真实的想法对我们很重要。

    徐婉蓉拿到调查看到问卷调查,不尽有些脸红,上面的问题好多真的有点羞羞的,大多都和有关。

    比如;您敢不敢穿趣衣展示在您的闺或者人面前。?

    您觉得穿趣衣和不穿趣会有何不同。?

    您觉得您的闺或者其他女,穿上趣衣,您会觉得她下吗?

    您在什么样的况下会去穿上趣衣。?

    在您今后的生活,您愿意穿上趣衣吗?

    这些问题对于一个女来说,等于白问,只能在问题的后面打勾,或者选择『好的』『愿意』徐婉蓉匆匆完答卷,在女的引下进入另外一个侧门。

    今天冷的『秋姐姐』也肯起来忙面试,她负责测试应聘人员的打字速度和朗读能力,让她一分钟打100个字,完成并且输入正确得一分……念一段文字,清晰、利、语气、感投入程度打分……两项均80分以上者合格。

    第三项;进行简单的身体检查,拒绝假,假股,卸妆后奇丑无比的,由可持。

    第四项;是真正的面试,有陈红霞和宋小雨持,会问一些很专业,和她们应聘只为相关的知识。

    最后一项;有韩冰持,无论应聘者成功与否,成绩好坏,都能得到公司的50元车费;看似很体贴,很人化,其实算是一种封口费吧,在这样的一次应聘会,有许多地方是违规的……所有参加面试的女们,都不会直接得到结果,还要经过后期的筛选,是否录用会收到公司的通知,但所有应聘者的成绩都记录在案,一些成绩优异者会脱颖而出。

    林落樱;以前是移动公司的一名话务员,一句『哇』,让她丢了工作,但肤白人,而且业务能力强同样经过问卷调查、打字测试、『体检』最后通过二位女面试官的严格考察,最终脱颖而出的。

    周艾莉;之前自己开过淘宝店,没有正规的工厂和自己的货源,到批发市场进货,拿到淘宝上去卖,之前赚过一些钱,但后来网上销售越来越规范,她可乘之机也越来越少,很快被同规模的网店刷下来,这才改行打工,来到我们公司应聘网络销售员。

    她同样要经过那些小女孩们同样要经历的面试容,但在『老狐狸』的眼很快就能从面试程序发现;『这是老板在找能工作又能被他的女员工。』明白这一点,你就明白了面试的真正意……这对某些人来说也许会觉得厌恶,但对有些人来说;这何尝不是一个机会;一个平步青云,一步登天的机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