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书包 > 都市小说 > 限量萌宝,了解一下 > 第1183章 对她的决定感到诧异
    “千万别这么说,每个人都有权利决定自己的去留,我也不能要求每个人都像我一样,将自己的一生贡献给这个家。DΙērδΗūbáO.òΓg”如果,这个人是木兮,他将没有任何怨言,还是跟以前一样,义无反顾去支持木兮的决定。

    只是,他很担心一件事,“我听夫人说,老宅要出租,纪家的开支不小,老宅能支撑的了纪家的开支吗?”

    莱恩比任何一个人都热爱纪家,这点她是看得出来,“当然了,以后,纪家也是我们的家,我们会一起想办法度过难关。”

    他在纪家呆了很久,知道每个家族都会经历起伏,可是在他心里,纪家可是一个根基稳的古老豪门世家,哪怕是一场暴风雨卷席,树根都吹不动,只是掉落几片叶子,可谁曾想到,还是逃不过历史循环的定律,幸好,纪家有纪总,还有这么个心地善良愿意不离不弃的木兮。

    想起遭受变故后,还能保全家族的体面,莱恩激动到在掉眼泪,“二少奶奶,我真的很……”

    看到莱恩两行老泪,不知道为什么,她看着心里也酸酸难受。

    “没事了。”

    “对不起,让你见笑了。”说着,莱恩拿出手帕擦眼睛。

    就在这个时候,听到外面传来敲门声,木兮问了句,“谁?”

    “小兮,是我。”

    见莱恩用力擦着眼珠子,像是不想让骆知秋看到这一幕,木兮笑着说道,“莱恩,纪总,明天要去出差,你能帮忙收拾一下衣服吗?”

    “当然可以了,他要去多少天,都是些什么场合?”

    “去一周,具体行程,我不太清楚。”

    “那我知道了。”

    莱恩进了更衣室后,木兮才往房门走去。

    在门口等着的骆知秋,等了一会。

    见门开了,骆知秋笑着说道,“不好意思,打扰你休息了。”

    “我还没休息,刚刚莱恩给我送牛奶来了,拜托他帮忙给澌钧收拾行李。”

    “收拾行李,这是要去哪儿?”

    “他要去出差。”

    她就知道,纪澌钧不是那种,闲着没事干的人,“哦。”想起一些事的骆知秋,将手上的设计稿递给木兮看,“这几款婴儿床,你喜欢哪款?”

    木兮把人请进房间后,挑着骆知秋给自己的几个款式。

    见木兮许久都没选出一款,骆知秋又拿了一张给木兮看,“这里还有几款,比较老旧的,做工相对简单些,半个月就可以拿到成品。”

    她比较喜欢复古的风格,“那就这一款吧。”木兮选了一款褐色的。

    “好,那我一会就吩咐木匠做,老四小的时候,那个婴儿床,还是纪家自己的木匠做的,不过现在,因为木匠活减少了,所以木匠跟园艺一块做,就是管理花园那个老师傅,你见过的。”

    这个,她有印象。

    见骆知秋准备走,木兮开口说道,“秋姨,我有件事想跟你商量。”

    “什么事?”骆知秋往后坐了坐,笑望着木兮。

    “梁先生回来了,明义可能会回到他身边,所以,我想征求你的意见,看看是不是可以跟明义解约?”

    木兮都开口了,她也不好不放人,“当然没问题了,只是……”夏明义这一走,不止要重新培养接替莱恩工作的人,就连纪心雨的事情都没能解决,只能另找一个合适的人,把纪心雨嫁过去,“他在合同期内解约,如果不按流程走的话,我担心其他人知道以后会有意见。”

    骆知秋的意思,她明白,骆知秋要兼顾着一个家,如果不按规定办事,很难管理那么多人,“我知道了。”不过,这个是她之前没想到的,看来,得让江哥重新拟一份合同。

    “小兮,谢谢你能谅解我的难处。”

    “你也是按照规矩办事,我能明白。”

    “从什么时候起,他要离开这里?”

    “明天,解约的事情,我会让江律师帮忙,明义他还有些事,恐怕不能赶过来。”

    “我知道了,没什么事,那我先去忙了。”

    骆知秋起身时,木兮也跟着起身送人,本来还以为,事情进展不会那么顺利,没想到,骆知秋那么爽快就放人了。

    把人送走后,木兮便给江别辞打电话说这件事。

    而此时,正在三楼,陪木小宝洗澡的纪澌钧,两人冲了身子,就坐在浴缸泡澡。

    看到水上空荡荡,少了些什么,“老纪,你等我一下,我出去拿点东西。”

    “小心点,别感冒了。”

    “嗯嗯。”

    木小宝拿了一条浴巾裹着自己快步往外跑,木小宝出去了,背靠着浴缸的纪澌钧,开始担心木兮的情况,拿过放在一旁的手机,见监听系统上弹出一个红色的消息,纪澌钧点进消息,手机听筒就传出,“嘟嘟嘟……”

    “喂……”

    那边传出一个男人的声音,纪澌钧第一反应就是极度不满,哪个活不过今晚的男人,大晚上的不睡觉敢跟他老婆打电话?

    “江哥,我刚找了秋姨说了夏明义的事情。”

    哦,原来是江别辞……

    水珠滚落过的唇角,从下拉到一点点放平,但是男人眼里的不满,并未减少一分。

    “她答应了?”电话那头的江别辞,正在自己在半山别墅的房间里翻看明天要用的东西。

    “答应了,不过合同要改一下,她说要按照正常程序走。”

    “啊……”那一声特别惊讶的语气,不知道是对木兮的话产生怀疑,还是对骆知秋的决定感到诧异,“不是吧,我知道她要照章办事,可是夏明义是你的人,又是你跟她开的口,她完全私底下可以通融一下,对外就说是按照规矩处理的。”

    木兮知道江别辞是替自己打抱不平,不过这些小事,她倒不计较,“本来,培养明义已经花了不少时间和精力,现在急急忙忙的就要解约,她也不好做,还得去找人,再说了,我也不想让她难做,这样也好,就按照规矩办吧。”

    “我说老妹,你知道照规矩办得付出多大的代价?”他老妹不想计较,可是别人未必是这么想的。

    “什么意思?”

    “合同期内,不同时间解约,有不同的规矩,现在解约,所有福利停止发放,奖金是不可能拿的,工资也要扣,还有,要付违约金,以及花在他身上的时间和精力的等同赔偿金,这笔钱,我现在还没算,不过我估计不下一千万。”

    “啊……”难怪,江别辞听到这话以后,反应那么大。

    “先不说钱的事情了,就夏明义自动解约来看,信用度已经是没了,只要他签了字离开,是绝对没机会再在这个行业混,其他行业的话,看纪家的影响力,现在这个情况,应该会有别的行业要他,不过,不太可能是什么规模很大的工作场所。”所以,为了保住夏明义以后的前程,他才会特地拟一份合同。

    她没想到,按照正常程序走,会对夏明义影响那么大……

    “……”

    电话那头的人已经没了声音,看来,他老妹现在是知道,为什么他会对骆知秋这个决定感到如此诧异吧,“老妹啊,都怪我,没跟你说清楚这些事情,可是我也没想到,她知道明义是你的人,还会走这个程序。”最后,江别辞,像是对某些事情,感到有些无奈,深叹了一口意味深长的叹息,“哎……”

    也许,是她太敏感了,才会随着江别辞的叹息,多想什么,“那他回梁帅那里,是不是就不会有什么影响?”

    木兮只让他解约,没说过这些,“如果梁帅要他的话,那这些就不是什么问题了,不过老妹,他在纪家呆过,梁帅会不会考虑,接收夏明义会给他带来一些影响?”不是他把梁帅说的现实,而是他老妹没跟他提到这些,他还以为夏明义有别的去处。

    “如果,真是这样的话,那我再请他回来工作。”不管怎么样,能离开纪家,恢复自由,想必对夏明义来说才是更重要的事情吧。

    深哥给了钧子一笔钱,就算钧子不请,他也会让钧子请个信得过的人照顾他老妹,总不可能,围绕在他们身边的人,都是钧子的人吧,这得多让人窒息。“那我重新调整下合约,尽快把这件事弄好。”

    “江哥,那违约金……”

    “深哥给钧子的钱也不多,我看,能不能跟夫人商量下,分期付,钧子那家伙,醋意那么大,吃醋起来不分青红皂白,我就不找深哥帮忙了,这笔钱,我会想办法,我名下有三套房子,都卖了,应该也就够了。”不想木兮压力太大,江别辞还调侃一句,“现在房价跌了,要是不跌的话,卖两套还有余钱呢。”

    “江哥,那些房子,你不能卖,我自己会想办法的。”

    “你能想什么办法,你是我妹妹,你的事,就是我的事,更何况,我现在是你唯一的娘家人,钧子就算是没钱了,可他还是纪家出来的人,身份和地位摆在那里,我也不想你被人嘲笑,不就是三套房子,等将来,沈氏拿走了公司,我解约了,以我的资历,不到一年,我就能赚回一套房子,你就放心吧,天塌下来,江哥会给你撑着。”

    听到电话那头的人,嗓音哽咽,好像在哭。“……”

    “你跟钧子好好的,就是对我最大的回报,好了,别哭了,我也没亏,等你们举行婚礼的时候,我再跟钧子要一笔聘金,这些钱,我都不是白出的,我都要记起来,让钧子还。”

    “江哥,谢谢你。”

    “说谢就太见外了,好了,时候不早了,我就不去找你了,你早点休……”跟木兮聊着,差点就忘记一件重要的事情了,“录音的事情,你跟钧子提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