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书包 > 都市小说 > 佔有姜西 > 第875章 锦上添花
    被同事缠着,闵姜西没能马上脱身,在公司待了快二十分钟,手机响,看了眼来电人,她起身去没人的地方接通,“喂。DíěяδΗúBǎō.ORg”

    手机中传来熟悉的男声:“来80层。”

    闵姜西道:“什么80层?”

    “深城有几栋楼有80层的,先行楼上。”

    闵姜西道:“我不在公司。”

    “你没上班?”

    “我每天去公司只是打下卡。”

    她站在先行茶水间,一只手拿着手机,另一只手拿了块盘中的费列罗,脑子里都是等下怎么收拾秦佔。

    手机中清楚传来男人的叹气声,闵姜西没接话,等着他知难而退。

    一秒,两秒,正等她准备找说辞挂电话之际,男人的声音再次响起,“这么巧?”

    声音从两个方向传来,一个是手机里,另一个……身后,闵姜西慢半拍转身,就这样对上身后三米外的熟悉面孔,对方也拿着手机,正一脸促狭的朝着她摆手。

    江东的突然出现,不亚于秦佔的周年礼物,瞬间在先行炸起了大面积的水花,好多人都在偷偷观望。

    江东挂断电话走近,笑着道:“没在公司?”

    他长得太好看,能把皮笑肉不笑的表情都做的赏心悦目。

    闵姜西勾起唇角,莞尔道:“找我有事?”

    都是千年的老狐狸,一个好意思戳穿,一个有胆量无视,江东笑了几秒,也不跟她纠结这些有的没的,径自说:“礼物呢?”

    “什么礼物?”

    “我公司搬家,你准备两手空空?”

    闵姜西如实说:“我不知道。”

    江东说:“现在知道了。”

    闵姜西说:“我现在给你订花篮,你公司在80层是吧?”

    江东说:“我楼上花篮都摆不下,差你那几个。”

    闵姜西面不改色的说:“你想多了,我没想订几个,你要嫌占地方,我回头买个掌中盆栽,有十厘米的地方就够了。”

    江东就等她这句话,当即调侃:“我公司搬地方你说不知道,阿晋搬你就知道,我连个掌中盆栽都不配,阿晋就可以有两个大花篮,啧,谁是手心谁是手背,一眼就看出来了。”

    有同事经过,不敢跟江东搭讪,只朝着闵姜西笑着点头,闵姜西笑着回应,待人走后,一秒收回笑脸,这里绝对不是跟江东吵嘴架的好地方,他张口闭口都是楚晋行,完全无所顾忌。

    跟这种人讲不清道理,闵姜西不动声色的道:“我们出去说。”

    江东也晓得闵姜西怕什么,站在原地道:“这挺好的,在这聊也行,给我倒杯咖啡。”

    闵姜西和颜悦色,压低声音道:“别找茬。”

    说完,她迈步往前走,江东跟在她身旁,出了一条走廊,外面人更多,所有人都在偷偷打量,闵姜西用后脑勺都能猜到大家的内心活动,肯定在诧异,她是吃了熊心豹子胆,一边收着秦佔送来的周年礼物,一边又明目张胆的在公司里见江东。

    江东双手插兜,俊脸带笑,别人不敢招惹他,他就主动招惹别人,跟陌生人道:“尚进搬到顶层了,你们顶头大老板也在,有什么事直接上去找他。”

    被他撩的同事又惊又诧,连忙说:“知道,谢谢江先生。”

    江东微笑,“不客气,我的咨询公司和游戏公司也搬来了,有空上去玩。”

    女同事脸色爆红,点头应着,闵姜西恨不能掏出包里的防狼电棒,突突着江东往前走。

    眼看着到了公司门口,闵姜西伸手推门,本以为江东会顺势跟出来,结果他突然站在门口处不动,她转头看他,他回以一记‘你求我出来’的眼神。

    闵姜西面不改色,从包里掏出手机,又调到了录像模式,对准江东,才一秒,他马上跨出来往电梯口走,闵姜西说:“别走啊,多录一会儿,我好给江叔叔发过去。”

    江东猛回手,闵姜西比他更快一步收回手机,两人目光相对,赤裸裸的嫌弃对方。

    等电梯时,闵姜西说:“我还有事,你的搬迁礼我之后补上。”

    江东道:“阿晋在顶层,我让你跟我去80层坐坐,怕什么。”

    闵姜西说:“我不玩游戏也不想咨询。”

    江东说:“哥哥的大喜之日,当妹妹的不上来喝杯酒,你觉得说得过去吗?”

    闵姜西道:“等你真正的大喜之日再说吧。”

    江东道:“趁我现在还想当哥,你应该听我的建议。”

    他意味深长,闵姜西侧头看他,打量他脸上的表情,江东明目张胆的挑衅,“要不我就进先行,跟你同事讲讲这两年我是怎么暗恋你的故事。”

    闵姜西一眨不眨,电梯门‘叮’的一声打开,她收回视线往里进,江东紧随其后,亲眼看着她按下80,这才无声勾起唇角,“妹妹,以后我们就在一栋楼里上班了,还真是缘分呢。”

    电梯门合上,盖住江东满是得意,闵姜西面无表情的脸。

    80层到了,满走廊摆放的都是各式各样的花篮,从刚出电梯一直排到公司门口,公司名叫‘D。Xpany’,东行咨询,闵姜西记得江东和楚晋行一起合开的游戏公司也叫东行,东行科技。

    在楼下是闵姜西带路,在上面是江东快了闵姜西半步,两人刚进公司,马上有人笑着颔首打招呼,“江总。”

    听到江总的一刹那,闵姜西还以为是叫她,这种感觉着实诡异,原以为跟楚晋行一栋楼里上班已经够家里某人喝一壶的,某人要是知道江东也来了,岂不是要炸?

    江东直接带闵姜西进了总裁办公室,吩咐助理给她拿甜点,“坐。”他走到酒柜前,认真的挑了一瓶酒,闵姜西坐在沙发上,打量周遭的装潢和摆设,不冷不热的说:“换个地方花天酒地。”

    江东拎着酒走回来,闻言,一脸认真的道:“没办法,从小养尊处优,过不了苦日子。”

    身后传来开门声,闵姜西以为是助理,头也不回的揶揄,“人家搬家是为了更好的工作,你搬家为什么,跟风?”

    江东说:“人家是谁啊?”

    闵姜西嘴毒道:“又不是自己名字不够用,干嘛非要占别人一个字,你是知道自己挑不起大梁?”

    江东笑说:“人正主都没说不行,你替他抱什么委屈?”

    身后房门已经开了有一会儿,可始终没人走近,闵姜西突然觉察,转头看了一眼,这一看,正对上门口楚晋行的视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