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书包 > 都市小说 > 嫡女休夫记 > 第两百一十四章变相软禁
    梁聚往前走了几步准备出宫,想想不放心又往回走,走了几步觉得这时候严嘉玉在,回去不适合,又离开了。DīēRδHυβǎo.oяg这样来回了几次,让站岗的侍卫都忍不住侧头。

    两人说话时声音压的低,所以没人听清她们说了什么。但是两人有交流是跑不了的。

    后宫嫔妃与外臣似乎有猫腻,这个把柄自然会被有心人利用,而且“有心人”是有记忆力的,她们知道嘉妃娘娘与梁将军之前确实是有些关联的,若不是皇上下了圣旨,没准嘉妃娘娘就不是嘉妃了,而是将军夫人了。

    这个“有心人”包括严嘉玉的敌人,毕竟后宫争宠那是必然,严嘉玉如今风头这么强,当然有人会想要整她一下。

    “有心人”当然还包括梁聚的宿敌,他锋芒毕露,自是会得罪一些人,这种消息自是该好好利用一番的。

    兵贵神速,所以还没等梁聚再进宫,皇上已经从好几个人那里听说了梁聚与严嘉玉“私相授受”的事,虽然仅仅只隔了一个晚上。

    梁聚面带忧虑的来到御书房,司徒文韶见了梁聚,眼神幽深,看不出在想什么。

    “梁爱卿这么火急火燎的来找朕,是有何事?”司徒文韶低下头,随意翻着案桌上的折子,摆足了爱搭不理的态度。

    梁聚愣了愣,皇上对自己的态度似乎有些不耐烦一样。他心里有些疑惑与犹豫,寻思着该不该跟皇上讲,万一真是皇上有意的,那该如何?

    犹豫了好一会儿,他又听到司徒文韶说话了,“梁爱卿很难说出口么?”

    司徒文韶内心其实是不相信的,但他们这样确实是在打他的脸,不管事实如何,但两人有交流那是无法开脱的。

    司徒文韶昨晚听了好几个人在他耳边叨叨,心里烦躁不已,他当然知道那些人心思不纯,可有什么办法呢?他们确实是看见了或者听闻了。

    司徒文韶给那些人的态度也是模棱两可的,还替梁聚和严嘉玉开脱了一番,顺便明里暗里教育了几人一下。

    既然开脱了,司徒文韶自然不会急于去问罪,但心里有了芥蒂是不假的。那些传话的人估计也没报多大希望,只要让皇上对梁聚和严嘉玉不满,也就算她们成功了。

    梁聚到底还是说了,如今也只有先跟皇上说了,才更有利于想对策。

    梁聚说:“皇上,微臣有听到传言说,有人已经知道了文惜郡主就是沈镜的事。”

    司徒文韶眯了眯眼,“哪个人传给你的?”

    梁聚不可能将嘉妃拉进来,不然怎么解释他怎么会从嘉妃那听来,若严嘉玉再否认一下,那他不就成了诬陷后宫嫔妃的罪人了吗?

    梁聚想了想开口说:“听下人议论的。”

    “哦?”司徒文韶此刻心里有疑惑,但也有怀疑,他想梁聚是不是在转移他的注意力,让他不会将目光放在他和嘉妃身上。

    许是做贼心虚,皇上如是猜测梁聚。

    司徒文韶本就多疑,原本不相信的,这么一猜测,便真的怀疑了。

    司徒文韶顾自思考着,久久没有说话,梁聚的心一时七上八下的。

    “皇上,若这个事真捅了出来,那我夫人就是诓骗皇上的骗子,必是要被治罪的,不然皇上没法向百姓交待。”梁聚目光切切的看着皇上,继续说道:“所以希望皇上救她。”

    即使皇上是参与者,或者说皇上是主导者,但是真正事发,梁聚怎么可能说是皇上主导的,皇上随便找个借口就能置身事外了。

    “朕一时也没什么办法,那梁将军暂且就不要去复职了,就在候府待着,等朕想好法子再宣你进宫吧。”司徒文韶说道。

    梁聚震惊的抬起头看了皇上一眼,见他表情冷漠,又迅速低下了头,“皇上,我夫人快生了,我必须回去,求皇上恩准微臣回去。”

    “你的家在京城,不是江州。”司徒文韶语气冷漠道:“女人生孩子,也没你一个大男人什么事,你去了也无用。”

    梁聚还要再说话,司徒文韶已经不耐烦的摆了摆手,“下去吧,你这一年多练兵也是辛苦,正好休息一段时间。”

    梁聚在原地呆站了一会儿,到底跪安离开了。

    走在路上,梁聚的大脑有些空白,皇上前一日待自己的态度还好,后一日竟然是这样,他着实想不通,怎么就一个晚上,他似乎就被软禁了。

    梁聚回到候府,在屋内来回走动,一会儿后让鲁青将殷衡找来。

    他自己能打听事,但殷衡会更快一点,他现在急切的想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所以即使再不愿意,他也要动用齐王的人了。

    殷衡进得屋内,似乎知道他想要问什么一样,直接道:“夫人那边最近情况正常,没什么不妥。”

    梁聚摇摇头道:“不是这个事,”说完沉默了一下,理了理思绪,在殷衡疑惑的目光中再度开口:“皇上将我软禁了,我不知道所为何事,麻烦殷护卫帮我查一下。”

    殷衡愣了愣,他倒确实还没听说相关的传闻,此刻点头道,“好的。”

    殷衡说完就离去了,也不过就寝时间就回来了,对梁聚说道:“据说是因为你与嘉妃娘娘有些瓜葛。”

    “嗯?”梁聚不解,“嘉妃让皇上软禁的我?”

    殷衡讶异了一瞬,随后道:“不是,据说是你与嘉妃娘娘私相授受,惹来皇上不满了。”

    殷衡的眼神中带着责怨,严格说来,他现在的主子是沈镜,自然是为自家主子着想的,所以责怨也是正常。

    梁聚急急的解释道:“我没有。”

    殷衡又道:“你与嘉妃娘娘在御书房外说话被人看到了。”

    梁聚愣了愣,张了张口,随即怒道:“我要被嘉妃娘娘害死了。”

    “你们说的什么?”殷衡又问。

    “她知道了文惜郡主和沈镜是同一人的事。”

    “我今天去宫里就是与皇上说的这事,可皇上没当回事,反而将我软禁了。”梁聚有些泄气,心里在咒骂着严嘉玉。

    严嘉玉此刻内心更是煎熬,昨天她凑巧听到了皇上与梁聚的对话,原本该好好利用的,怎么就忍不住和梁聚说了呢?再说皇上是参与者,自己这样不就得罪皇上了么?

    前个儿严嘉玉进御书房倒没跟皇上说这事,她也没那个胆量来说,只同往常一般闲话家常,只是因为知道了一个天大的秘密,所以显得有些心不在焉,当时司徒文韶并没有发觉,只后面回想起来才觉异样。

    “有心人”在观望皇上的态度,所以梁聚被“变相软禁”的消息立马传了开来。

    魏照晨坐在窗沿底下看书,听了秦婆子的话,头也未抬,继续翻动了一页书,“那嘉妃那边有什么动静没有?”

    “怕是消息还没传到嘉妃耳中,不见动静呢!”秦婆子回道。

    “呵……”魏照晨合上!书本,看向窗外,“锋芒太露,真不是好事。严嘉玉平日仗着皇上宠爱,盛气凌人的,也不怪莲姐姐会这样。”

    话说宫里的“有心人”是莲妃,和魏照晨一样,是跟着皇上从东宫出来的。

    “莲妃这么做也得不到多少好处啊!”秦婆子颇有不解,“收买皇上身边的人,这会让皇上更是不喜吧!”

    “伤敌一千,自损八百,莲姐姐大概是太不喜欢嘉妃了吧!”顿了顿,又道:“亦或者,她是在向我示好,毕竟她的地位也就那样了,她这是在选择站队呢!”

    秦婆子似懂非懂的,但也识趣的没有多问,只接着说道:“皇上昨个儿去了柔妃那里。”

    “嗯。”魏照晨懒懒的应了一声,让人摸不清内心的想法。

    魏照晨此刻比较好奇严嘉玉和梁聚到底说了什么,这是皇宫,又是在皇上眼皮子底下,她严嘉玉有再大的胆子,也不敢在御书房外与外臣“私相授受”。

    再者说来,梁聚对文惜郡主那是出了名的好,与文惜郡主几次照面,看着也不似传闻中的母老虎,该是真心真意的。以梁聚的身份,即使变心,也不可能找皇上的妃子吧?

    不过事情也不是绝对的,总有些事是你意想不到的。

    魏照晨起身往外走,“去看看我养的小鱼儿还欢实么?”她就安安心心的当个看客就好了。

    严嘉玉听说皇上前日去了柔妃那里,心有不愤。即使她心里喜欢的是梁聚,但不妨碍她想得到皇上的宠爱。

    严嘉玉对丫头婆子道:“天热,皇上最是怕热,去准备一碗酸梅汤,咱们去见见皇上。”

    严嘉玉三不五时就来这么一出,而且皇上看似也受用,丫头婆子领命去准备了。

    只是出乎意料的,严嘉玉被拦在了御书房外,“皇上刚召了柔妃娘娘过来陪驾,嘉妃娘娘改日再来吧!”

    严嘉玉愣了一下,微不可查的眯了一下眼,随后露出温和的笑,“也好,我就不去打扰了,只今个儿带了碗酸梅汤过来,麻烦公公端给皇上吧,皇上最是惧热,给他解个暑。”

    严嘉玉虽然高傲,但也知道这是皇宫,很多时候都会收敛着自己的性子。

    公公接了过来,想了想还是说道:“咱家这就去送,劳烦娘娘等候片刻。”

    严嘉玉还未说话,公公已转身进去了,不过一会儿就出来了,对严嘉玉道:“皇上说他不想喝,让嘉妃娘娘自己赏用吧。”

    严嘉玉愣了愣,皇上知道她不喜欢酸梅汤的,怎的还说这种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