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书包 > 都市小说 > 江少,你儿子怕是要成精 > 第一百五十五章 你是准备图谋不轨吗?
    抱着小白在地上翻滚了一阵,确定她不再生气了,柳飞絮这才松了口气。DīēRδHυβǎo.oяg

    毕竟是小姑娘,受了委屈,就得好好的哄一哄。

    于是柳飞絮又十分大方的给她开了罐头,倒了零食,拌在一起,看着她吃的香喷喷的样子,自己都不由得流下了口水。

    狗罐头,真的,太香了……

    “不行,克制住!不要有这么危险的想法!”

    暗自告诫了自己一番,为了避免某些不和谐的事情发生,柳飞絮连忙起身,准备收拾屋子,借此来转移自己对狗罐头的注意力。

    她一边干活,一边还盯着自己的手机和大门,仿佛在等待着什么。

    谢韫被小白咬了,江墨肯定知道,按理说,依着他对谢韫的关心程度,一定会来找自己兴师问罪,说不定还会因此,对自己的印象彻底的转变为差。

    想到这里,柳飞絮都要哭了。

    自己辛辛苦苦,废了多大的功夫,还不容易才让江墨对自己有了一些想法,现在被小白轻轻一口,基本上就咬没了。

    “儿女债是不是就是这个意思?”

    这一刻,柳飞絮瞬间觉得自己苍老了很多,心力交瘁,很是感伤。

    不过转瞬间,她又打起精神,精神抖擞:“不要着急!江墨没有在第一时间来找我,就说明没大事!既然如此,那我就还有希望。”

    想了想,一个利己的想法冒了出来:“会不会江墨已经不喜欢谢韫了,所以对她的死活也不上心?”

    想到这里,柳飞絮忍不住咧着嘴,嘿嘿嘿的笑了起来,像是一个……偷鸡贼。

    吃饭的小白听到她的笑声,扭头看了她一眼,随后又扭回头去,继续吃。

    这个女人发神经都是常事了,不用慌,不慌……

    就在柳飞絮笑的开心的时候,手机突然响了起来,吓得她一激灵。

    “卧槽,不会是江墨打来兴师问罪的吧!”

    这一刻,柳飞絮的心里慌的一比,瑟瑟发抖。

    翘着兰花指,用两根手指将手机捏了起来,不知道的还以为手机上面沾染了什么病毒一样。

    当看到是冯绵绵打来的电话的时候,柳飞絮长长的舒了一口气。

    还好还好,保住了自己的一条狗命。

    “喂,绵绵,有事就放!”

    语气无比的嚣张放肆。

    电话那头的冯绵绵磨了磨牙,没什么好气:“你又欠揍了是不是!”

    “不不不,小的哪敢,这不是开个玩笑,缓解一下紧张的气氛嘛。”柳飞絮语气无比的谄媚,再也不见方才的嚣张气焰。

    没办法,冯绵绵她打不过啊!

    自己还是个花样少女,青春正好,可不能因为这样的小事情,就把自己的小命赔上去了,那就太不值得了。

    在厚颜无耻这条路上,柳飞絮走的比任何人都要稳。

    见她认怂了,冯绵绵哼了一声,语气骤然变得虚弱不堪,仿佛随时要断气一样:“你都不知道,我现在才要从医院离开,怎么办,我觉得我虚了,生命力正在我的身体里一点一点的流逝,我好像,都不如昨天年轻了。”

    说完对着手机一阵哀嚎。

    柳飞絮:“……”

    这货一定是上班太累了,脑子出问题了。

    “绵绵,别慌,只要不是肾虚,别处虚了也没事。至于年轻的事情……相信我,等你明天就会发现,自己又老了一点点……”

    没等她说完,冯绵绵就声音冷淡的打断了她的话:“要不然你把嘴闭上?”

    敢说她又老了,简直是不想活了!

    她们是仙女,仙女是永远都不会老的!

    “好啦,知道你辛苦,逗逗你开心嘛。”

    柳飞絮笑嘻嘻的说道,手上抹布还在不停的擦着家具,“看你累成这样,不如先来我家好了,我给你炖点补汤,哪里虚补哪里,保证你下次去见小哥哥还是小弟弟,都生龙活虎,夜夜笙歌,怎么样?”

    “你在说什么虎狼之词,真不害臊。”

    冷哼一声,冯绵绵语气一转,笑的意味深长,“但是我喜欢!麻烦把汤的料加的足一点儿,我要变的更勇猛,谁也不能征服我!”

    闻言柳飞絮头上不由滑下几条黑线。

    到底是谁在说虎狼之词?

    真的是……羞耻度爆表!

    “行行行,没问题,你现在就过来吧,我去给你炖汤,还想吃什么,一起告诉我,我给你做。”

    “总算做点儿像样的事了。”

    冯绵绵做作的哼唧了几声,然后毫不客气的报上了自己想吃的东西。

    也是巧了,她想吃的,家里都有,倒是不用再出去买了。

    “可以,不过有点儿多,时间会长一点儿,为了确保你进门就能吃上,要不然你考虑……走着来?”

    “说什么屁话呢,劳资分分钟打车就过去了!”

    走着去?就算是距离不是很远,但是对于一个一晚上经历了两场手术,每场都是几个小时,到现在已经超过二十四个小时没有吃东西的人来说,多走一步,都是对生命的考验。

    冯绵绵很惜命,她是绝对不会冒险的。

    “那行吧,你来了做好哪个,就先吃着。”

    挂断电话之后,柳飞絮赶紧洗手准备做菜。

    “埃,好歹我也是一个花季少女,怎么大周末的不去玩,不去逛街,不去蹦迪,扎在厨房里就出不来了呢?”

    这一刻,柳飞絮对自己的人生,产生了深深的疑惑。

    而医院门口,冯绵绵挂断电话,刚走了没两步,突然就觉得眼前一黑,脚下一软,不由自主的就朝着地面热情的扑了过去。

    就在她感觉自己的脸要变成平面的时候,身旁伸出来一双大手,强有力的臂膀,将她揽腰抱了起来。

    脸,还是立体的。

    “绵绵姐,你没事吧?”

    耳边传来一个略微有些熟悉的声音,冯绵绵晃了晃脑袋,勉强睁开眼,看清眼前的人的模样。

    ——是屈未来。

    那个看似狂野,内心却腼腆羞涩的小男生。

    此时只见他眉头紧皱,面带关切,声声询问:“绵绵姐,你怎么样,要不要送你去医院检查一下,你的脸色很不好。”

    “不用……”

    虚弱的摆了摆手,冯绵绵努力的发出声音,“我是累的,外加饿的……”

    屈未来:“……”

    饿的?!

    这医院是不是有些太过分了,都不让人休息吃饭的吗?

    这一刻,屈未来对眼前的这位白衣天使,肃然起敬!

    “那我给你买点儿吃的先垫垫肚子吧。”

    “不,不用……”

    再次摆了摆手,冯绵绵沙哑着嗓子说道,“送我去飞絮家里就行,谢,谢谢了……”

    说完眼睛一闭,头一歪,倒在他的怀里,瞬间就没了意识。

    屈未来差点儿吓死!

    “这这这……”

    看着眼前的情况,一时间他都慌的不知道该怎么办好了。

    想到她临闭眼之前说的话,屈未来犹豫了一下,咬了咬牙,打横将她抱起来,打了辆车,就赶紧走了。

    冯绵绵是医生,柳飞絮是护士,肯定不会随便的拿自己的生命开玩笑。

    所以听她的,应该没错。

    ……

    柳飞絮没想到屈未来也会来。

    更没想到他竟然还抱着冯绵绵?!

    看着躺在他怀里的那个女人,柳飞絮抽了抽嘴角,问道:“这是……什么情况?”

    “那个,情况比较复杂。”屈未来咬着牙,神情有些痛苦,“能不能让我进去再说,我快要抱不住了……”

    “啊?哦!好好好,赶紧进来!”

    说着柳飞絮连忙让开,然后眼睁睁的看着屈未来穿着鞋走了进去,顿时心如刀绞。

    她刚刚才收拾的屋子……虽然是扫地机器人为主力,但是也是家里的一份子,它的辛苦,不能忽视!

    于是柳飞絮打定主意,一会儿一定要让屈未来干活!偿还他造的孽!

    屈未来还不知道自己被人盯上了,忙着将冯绵绵放在沙发上。

    “卸货”的那一刻,他长长的舒了口气,感觉整个人都轻松了。

    冯绵绵不沉,也就一百斤左右的重量,抱起来不会太有压力。

    关键是时间长,那就有些受不了了。

    屈未来感觉自己的双臂,都要断了……

    “你把她打晕了,准备图谋不轨?”柳飞絮不知道什么时候飘了过来,站在他身边,阴测测的问道。

    屈未来没有防备,吓得原地起跳,瞪着眼睛,一脸惊恐:“什么鬼!我是在医院门口遇到她的,当时她差点儿摔倒,我做好人好事,将她扶住了,然后她说自己又累又饿,要来你这里,说完就晕了,然后我就送她过来了。”

    闻言柳飞絮张大了嘴,震惊不已。

    没想到冯绵绵竟然是饿晕的,太不可思议了。

    看来她真的是虚了,以前别说是一天了,连着两三天不眠不休,还能撑着自己回家。

    果然,岁月不饶人啊!

    感慨了一番,柳飞絮点了点头:“行吧,我知道了,多谢你了。吃饭了吗,留下来一起吃吧,现在先滚去门口把鞋换了,一会儿吃完饭,记得帮忙收拾,为你弄脏我的地板赔罪。”

    说完便施施然的回了厨房,全程没有给屈未来开口的机会。

    屈未来:“……”

    靠,这种憋屈的感觉,不好说!

    但是再憋屈,在柳飞絮挥舞着锅铲的无声的警告中,他还是乖乖的去换鞋,然后主动去厨房打下手。

    至于冯绵绵……

    就让她继续睡吧,不着急唤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