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书包 > 都市小说 > 七十年代喜当娘 > 第五百七十一章 煽动群众?
    沈玲龙送走了任若楠他们,对于刘建业走前所说的下次有时间一起吃饭的话,沈玲龙完全没放在心上。diershubao_org

    虽说他们两没离婚,但想也知道,刘建业定然对她不喜的,毕竟是撺掇任若楠离婚的人。

    不过这点,沈玲龙也不在意,他又不需要刘建业的喜欢。

    等任若楠一家子走后,温月冷不丁说了一句:“你那家店子开了吧?我也想添个玉饰,不如你领路,带我去逛逛?”

    楚相湘也道:“对呢,也带着我去瞧瞧,我给我们家非非添个生肖。”

    之前看见沈玲龙给他们家小孩的生肖玉,还刻了字,说以后找到意中人了,可以送给心上人。

    这种东西,从小带起,才有赠送价值。

    沈玲龙瞧她们凑一块儿,要将自个带出去,不留在家里想东想西的行径,也是忍俊不禁。

    这是好意,沈玲龙自然不会拂了。

    “成啊,我去给屋里剩下孩子们钱,让他们等会儿中午自个吃饭。”

    话才落下,二福就出来了,冲沈玲龙摆了摆手,“不用了,我们自个有钱。”

    这天不是礼拜天礼拜六,按照道理应该是不开张的。

    但沈玲龙不管怎么说都是老板。

    去隔壁找了一趟周自明,说来也巧,孟老头说周自明这会儿去店里里,说是来了新货什么的。

    沈玲龙听着颇为诧异,又有新货。

    之前杨罗岗不是哭着喊着说再也不来了,以后再来,也想换伏忆泉过来吗?

    虽不解,但事实上也方便了她们。

    三个大人,带着夕夕和年年,还有一个要抱着的非非,往店里去了。

    到店时,沈玲龙竟然看见了和周自明对接的伏忆泉。

    沈玲龙惊问:“阿泉?你怎么来了?”

    伏忆泉回头看见沈玲龙,也是很吃惊,笑了笑说:“阿姐,我还准备把这里交接完了,就去寻你的,没想到你竟然先来了。”

    温月和楚相湘都是没见过,也不怎么了解伏忆泉的,沈玲龙作为中间人介绍了一遍,随后又让周自明招待一下温月和楚相湘,她们选玉。

    而她自个,则是拉着伏忆泉在旁边会客的地方坐下。

    先是问了还在颠省的人最近什么情况。

    上次杨罗岗来时,百般不情愿,问什么,他都跟故意作对似的,就是不说。

    次数多了,沈玲龙也就懒得搭理杨罗岗了。

    反正她也清楚,要真有什么问题,杨罗岗一过来就急急忙忙说了,不会一直故意作对似的,不讲。

    更何况,现在打电话也方便,如果有什么大事儿,徐哥他们是肯定会打电话的。

    不过这回换伏忆泉过来,距离杨罗岗过来,还没半个月呢!

    沈玲龙担心是出了什么事儿。

    “兰兰还好吧?徐哥和吴姐他们都好吧?”沈玲龙问。

    伏忆泉这回做了爸爸,整个人都成熟多了,沈玲龙的询问他也没觉得不耐烦,特有耐心的给沈玲龙说:“都好,团团他们都养得很好,什么问题都没有。”

    虽然听着都没什么问题,但伏忆泉还是有些忧心忡忡。

    都没有问题,伏忆泉怎么还会半个月就来了。

    按照之前说好的,如果不是急缺的话,基本上,两个月送一回就成了,就算急,一个月也算挺好的了。

    这才半个月呢,就过来了,沈玲龙不可能不忧心。

    她想了想,拧眉问:“那你怎么过来了?才半个月呢,就算缺货,小周也不会这么急着催你才对。”

    沈玲龙是有跟周自明说过,饥饿营销。

    这种金贵玩意儿,她为什么说礼拜六礼拜天才开张呢?就是为了饥饿营销,营造供不应求的假象。

    所以,沈玲龙确定,不可能是因为东西缺了,伏忆泉赶着送过来。

    伏忆泉有些踌躇,他确实有意隐瞒沈玲龙,可如今被沈玲龙看穿了,他也不好撒谎来骗沈玲龙。

    想了一会儿后,伏忆泉从兜里拿出了一封信。

    “这是家里堂姐来的信。”伏忆泉说。

    沈玲龙愣了一下,看着上面的名字,伏蓉蓉。

    “那个堂姐?”

    对于伏家的情况,沈玲龙其实是不晓得的。

    当初温月回平城,把家里的两个妇人也顺带着过去了,她重新遇上温月好久了,却也一直没有向她问过关于伏家的情况。

    当初伏家执意回去,伏爹也让她以后别再打听他们的消息了,她自然不会再去违背他之前的意思。

    对于伏家,沈玲龙欠了一条命,其余更多的是她帮助伏家在乡下不那么艰难。

    后来将伏忆泉送走,伏爹给的话是让沈玲龙还了当初她小产时,伏家给的救命之恩。

    沈玲龙一直对伏爹那话耿耿于怀,这么多年,也特意避开了他们的消息。

    没曾想,如今竟然有伏家人的消息,送到手上来了。

    正当沈玲龙想着世事无常时,伏忆泉说:“当初二婶有个闺女,也就是我堂姐,伏蓉蓉,因为出嫁了,嫁的情况不错,也就没有跟着我们一起去乡下,还有小姑姑,她也是。”

    沈玲龙又翻看了一眼信封,看见寄信地址,海城。

    她拧着眉头问:“她们都在海城?”

    伏忆泉点头:“对,她们当初都是嫁到海城的,小姑姑嫁的比较远,后来牵线搭桥,也叫堂姐嫁过来了,也不晓得是哪里得了我的地址,就寄了这封信给我……让我过来见见她们,听说小姑身体不大好,想要见我一面。”

    “所以这回,你送玉是幌子,重点是过去见她们?”沈玲龙反问。

    “杨罗岗回去以后,扯着嗓子喊着再不来了,本也说好我带人过来送的,”因为隐瞒了事儿,伏忆泉有些尴尬,愧疚的都不敢看沈玲龙了,只讷讷道,“刚好来了信,我就想着过来看看,小姑姑她们不晓得阿姐你,我就是,欸,我一直记得爹的话,我没以前那么冲动来的。”

    虽然这么多年,也一直不知道伏爹他们的消息,但是伏忆泉随着年纪的增长,也越来越理智冷静了,做了爸爸以后,更是明白他爹为什么要送他走了。

    他活着,就是伏家唯一的血脉。

    沈玲龙摸了摸伏忆泉的头,问:“很想你爹吧?”

    就问了这么一句,伏忆泉的泪水夺眶而出,他哽咽着:“爷爷、奶奶,二叔,二婶,还有小叔,我都特别、特别想……我,我,阿姐我好难过。”

    沈玲龙坐近了他一点儿,拍了拍他的肩背,一切安慰尽在不言中。

    刚准备问他要不要去打探关于伏家其他人消息时,外头突然吵闹起来了。

    沈玲龙皱着脸,拧眉看过去。

    门口,程长生拦着好两个女人,极为坚定道:“两位,不能进,还不是开店时间呢,你们要买东西,礼拜六礼拜天再来。”

    “你胡扯什么呢!我刚才都看见有人进去了,好几个人呢!还有小孩子,你们这儿是不是私下还给有钱人开后门了啊!”年纪稍微大一些,身形微胖的女人当街指责,“不是,你们这家店什么意思啊?瞧不起我们这些平头老百姓是吧?我们不是贵客,就进去不得是吧?!哎哟,现在的店子,都嫌贫爱富,是我们这些平头老百姓买不起,配不上你们这家店。”

    程长生为难极了。

    他哪儿碰上过这种茬儿啊?

    一时都不晓得该不该拦了。

    周自明很快出去了,冷眼看了那微胖的女人说:“玉缘坊从开店时就说过,只有礼拜六礼拜天开张,现在正在清点新来的货,所谓瓜田李下,这位同志,还请不要做让人误会的事儿,您非要冲进来,请问丢失了新货,算谁的?负不起这个责的话,请不要冲进来,否则我们只能报/警,让警察来帮我们处理这个问题了。”

    微胖女人磨了磨牙,本来刚才的瘸子都被她忽悠怕了,结果冲出来了这家店的负责人,硬是拦住了她。

    这她要再闯,怕是要被送局子去了!

    但就这么放弃,微胖女人又不甘心,她一咬牙道:“刚才我明明看见有人进去了,三个女人,三个小孩呢!我还听见她们说要买什么玉生肖来着!你们这看不起我们老百姓,嫌贫爱富,难道还有假了!?”

    听见这句话的沈玲龙走了出来,倚在门框上,嗤笑一声道:“买东西,能者买之,不能者就买不了,这和嫌贫爱富有什么关系?按照同志你的说法,跟着上头指示做生意,做生意的为了让买不起的人买得起,赔本卖?这是哪里来的道理?”

    温月也出来了,很是厌恶的看了微胖女人一眼说:“我认识这家店的老板,与她交好,能够在老板的引领下,过来提前买,这是我的本事,我凭本事买东西,怎么着,还得因为你买不起,我就得不买了?”

    换句话说,就是我凭本事走的后门。

    出人意料的是,这个微胖女人竟然没有在这事儿上纠缠不休了,而是死死盯着沈玲龙,像是盯看什么仇人似的。

    沈玲龙莫名其妙,没管她,与周自明对视一眼后,转身要带着温月进去。

    “不准走!”微胖女人呵斥一声。

    周自明冷冷道:“这位女同志,还请离开。这是我家老板,想带谁到这家店,都是她的自由,我们店欢迎每个人,也不会瞧不起任何人,来者皆是客。但我们不欢迎捣乱的客人。”

    这句话,周自明有底气说出来。这段时日,开张虽然没几天,但每次开张,他们的售货员,对待任何客人,都是极为有礼貌的,就算那些看了以后没买的,他们都做到了让顾客开心离去。

    周自明说这样的话,也不怕这个微胖女人聚众闹事,因为此刻,没有一个路人附和微胖女人。

    微胖女人似乎刚才的闹事不是商业手段,这会儿完全不管路过的人的神情,和刚才煽动群众的态度截然不同。

    她往里冲,且边喊:“樊淋雨,你给老娘站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