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书包 > 都市小说 > 热恋你 > 51
    伴随着哗啦一声,天幕被撕开一道裂痕,大雨倾泻而下,滴滴答答地砸在窗户上。:dīΕRSΗúЪáó_ΟrG

    水迹蜿蜒。

    室内的玻璃上结了层雾,林洛桑伸出手指擦白了一小块儿。

    “不用了。”她对电话那边说。

    既然最想见的时候没有见到,突兀的弥补她也不再需要了。

    李凝芙沉默了一阵:“你别怪妈妈,那天真的是甜甜突然发烧。”

    “我也想来见你的,但是生病这种大事肯定比庆祝生日重要一些呀。假如我最后还是去给你过生日了,心里焦急难免会表现出来,你看着肯定也不舒服,两头都尴尬。”

    ――是啊,为了避免两边都受伤,所以最后你选择了她。

    这句话在喉头打转,绕至舌尖堪堪要讲出,却被她给收了回来。

    其实很正常,宋甜是母亲现任家庭的孩子,而她是上一任,也是过去式,没什么立场去指责或不满。

    所以无数念头交叠冲突下,她没有说话。

    李凝芙又道:“明天我们肯定都能到的,假都请好了,所有琐事完全安排妥当,房间也订好了,一定没有问题的。”

    “你爸爸也说很久没看到你了,你这孩子,怎么都不经常回去?”

    手掌心猝不及防地压上玻璃窗,骇人的凉意钻进肌理,林洛桑抖了一抖,迅速收回了手。

    她问:“你们已经订好了房间?”

    “是呀,定的德瓦楼的包间,你小时候不是最爱他家的炸排骨和油焖虾了吗?”李凝芙笑,“提前一周才订到的呢,一直没告诉你就是为了给你个惊喜。”

    她想说时过境迁太久,她现在的饮食习惯早已大变,不吃油炸食物,也吃不了辛辣。

    李凝芙又说:“你要是拒绝,我们这几天可就白忙活了,准备工作也白做了。”

    “没有那么忙吧?出来吃顿饭的时间总归是有的?”

    “如果你是在担心安全问题,我已经提前和餐厅做好保密工作了,安保也加强了,你肯定能顺利进来顺利出去。”

    这一大段话几乎驳回了她所有能讲的拒绝理由,她知道李凝芙的性格,话说到这个份上,一定是之前真的愧疚,才想要好好补偿一下她。

    李凝芙言辞诚恳,况且还是这么多年头次提出要三人一起出席,她多少也有些动摇,最终说了好。

    挂断电话之后,她看见小暖趴在窗户上,用袖子努力地擦干净眼前区域,看向外面清晰而缥缈的大楼:“好大的雨啊……”

    “就是,”岳辉一边仰头喝着奶茶一边说,“天儿怎么说变就变了。”

    “带伞了吗?”林洛桑问。

    “车上有,我去拿。”

    出了演播厅林洛桑才发现下的不止是雨,还有小颗小颗的冰雹,砸在伞面上噼里啪啦的。

    天顷刻间暗下,深深浅浅的小水洼里反射着路灯微弱的光,高速行驶的车辆溅起帘幕般的水花,所有人都在行色匆匆地避雨。

    上车之后岳辉才歇一口气:“天气预报里也没说雨这么大啊……”

    他在林洛桑面前放下一杯热茶:“这变天真他妈跟人生一样难以预料。”

    小暖叹息:“我现在只担心我挂在外面的衣服有多惨。”

    说到衣服的问题,岳辉这才指向林洛桑肩膀:“回去吹一下,这块被打湿了。”

    到家后,林洛桑先是洗了个热水澡,然后在浴缸里泡了半个多小时解乏。

    她从浴室里出来的时候,男人也正巧回来了。

    或许是忙了一天,她今天尤为困倦,按照排练显露出的一些问题重新改了编曲和设计,披着湿漉漉的头发忙了大半天才去吹。

    椅子太舒服,她靠上去身子就不自觉放松,随意拿着吹风机横扫了几下,头顶干得快,发尾却好像吹上十年也干不了。

    因为她是卷发,所以为了保持形状,每次吹发都必须用手指把发尾卷着吹,这样一来便更麻烦。

    她一边和困意作斗争,一边忍不住咕哝抱怨,后脑勺抵在软垫上,即将开始采取闭眼吹发的招数时,手里的吹风机被人夺走了。

    也不知道男人是嫌她慢还是怎么的,拢着她发尾抖了几抖,很快就帮她吹好了,关掉吹风机搁在桌子上。

    林洛桑:……?

    裴寒舟应当是有话要说,将她的椅子挪到自己身前,这才滚了滚喉结:“我明天可能要出差。”

    她还以为是什么大消息呢,搞了半天,原来给她解决完头发只是为了说出差的事情?

    她“噢”了声,从背后摸出自己的手机,做出标准回复:“早去早回啊。”

    男人盯着她,欲言又止了半晌。

    林洛桑有所感觉,抬头对上他视线:“对了,我还没问你去哪儿。”

    “美国。”

    顿了顿,男人道:“如果发生什么事,要第一时间跟我说。”

    又道:“不要再见赵璇雅。”

    林洛桑偏头:“上次我见她你知道了?”

    “知道。”

    然后见完她的当天你就提了离婚。

    林洛桑颔首,从椅子上反扑向床,钻进被窝里:“她应该也不会找我了。”

    陷进枕头里之后,她问:“你明天几点出发?”

    “上午十点。”

    她应了声,困意席卷上来,很快就睡着了。

    睡得早醒得也早,林洛桑六点多就睁开了眼,大半座城市仍在酣眠,包括她的丈夫。

    她轻手轻脚地起身,收拾好了一切,打算先去排练,然后再去赴约吃饭。

    走出卧室之前看到了衣架上挂着的衣服和领带,应该是他今天要穿的。

    林洛桑原地停顿几秒,想起这男人最近光速倒退的打领带技能,将领带挂起来,自己先帮他打好,到时候他直接戴上调整一下松紧就可以了。

    说到打领带,她还是在飞烟时期拍MV学的,也就实际操作了十来次,男人要出席的公开场合可比她多得多,以前的领带也打得不错,最近就跟心不在焉似的,总是翻车。

    翻车就算了,还非要给她看到。

    把一个领带打好之后,林洛桑发现他箱子里还整齐摆着好几条,索性一起帮他把要带的几条也全部打好,重新摆好装进了箱子里,这才离开。

    在她起身时男人就已经醒了,虽然分辨出她在原地忙着什么,但也知道她一向事多,便也没放在心上。

    直到从衣架上拿下衬衫与西装时,眸光看到被挂得妥帖精巧的领带,又蹙着眉发现箱子内的手法如出一辙,嘴角这才不易察觉地弯了弯。

    ///

    林洛桑上午在演播厅排练完毕,并在下午一点准时抵达德瓦楼。

    她提早到了半个小时,但李凝芙和林鸿风已经早早地在包间里等着了,见她抵达,李凝芙笑着接过她手上的包,和以前放学时取过她书包是一样的手法。

    事隔经年,林洛桑有片刻晃神。

    “快坐吧,”林鸿风看了她一圈,道,“怎么又瘦了?”

    李凝芙接话:“明星要求都这样,桑桑这不叫瘦,叫身材好,我看工作室常发她的健身视频,不是病态的瘦。”

    林鸿风:“那就好,身体健康才是第一位的。”

    林洛桑笑笑:“我知道,每半年团队都会安排体检的,平时饮食也有营养师搭配,身体不会有问题的。”

    她刚坐下,又听得林鸿风问:“听说你和那个……裴寒舟,结婚了?”

    话题蓦然转向许久之前的事,她感觉到关切,可同时并不排斥地觉得讽刺,握着杯子漫无目的地转了两圈,垂下长长的眼睫盖住眼底不明情绪。

    “是的。”

    一桌人不约而同想到那场婚礼缺席的长辈方,都缄默了几秒。

    林鸿风想了会,这才解释道:“婚礼那时候双捷和我说过了,但我实在抽不开身。”

    “况且你也大了,我总不能管你一辈子,你的事自己决定就好,我会尊重。”

    李凝芙补充:“我是后来看报纸才知道你结婚的,怎么没有通知妈妈?”

    林洛桑没什么情绪地笑了笑:“给你打过电话的,你说甜甜要开家长会。我看你们都有事要忙,加上不是什么大事,就没强求。”

    彼时的婚礼于她而言不过是走个过场,既无两情相悦也无携手并进,况且二人的缺席,其实也在她的意料之中。

    “确实,人生里的大事多了去了,我们也不能事事都管,”林鸿风道,“你和小裴冷暖自知就好。”

    “过去的事都过去了,说点开心的吧,”李凝芙转头问她,“今年年底是不是拿了特多奖?”

    聊到她风生水起的事业,气氛也算融洽,只是无论话题走向哪里,二人都自知理亏,没有问她婚姻是否幸福,也没提到要见裴寒舟的事情。

    尽管那是大多数父母最关心的两件事。

    林洛桑从不怀疑他们爱自己,但一寸爱也是爱,百寸也是爱。

    他们曾倾注过百分百的心血爱过她,可物换星移,他们现在早已有了更爱的人。

    饭吃到一半,服务生推上来蛋糕,分秒必争的幸福时刻里,迟到的蜡烛被插在蛋糕中央。

    “选的是你最喜欢的粉色。”李凝芙说。

    十几年过去,李凝芙依然准确记得她的很多喜好,但身为母亲,又确实错过了她的许多成长与变化,她甚至无法解释自己不再是八岁的小女孩,现在最喜欢的是紫色。

    这恰恰是她最欣喜也最无力的部分。

    人生的重要时刻里,错失的每一秒等待与陪伴都作数。

    她没有选择拆穿。

    很快,寻找打火机的李凝芙将目光投向了林鸿风:“打火机给我一下。”

    林鸿风皱眉:“我没带打火机啊。”

    “我不是给你发微信让你带一下的吗?”

    很显然,准备了这么久的饭局,一切都在按计划进行,最重要的点蜡烛部分却忽然被中断,体验与愉悦感断崖式下跌,李凝芙也颇为不满。

    “我没回你微信吧,我没回肯定就是没看到啊,既然在等我的话,怎么在上来之前也不看看手机,看到我没回你就应该在楼下买一个的啊!”林鸿风的耐心也被耗尽,“莫名其妙,这还怪起我来了?这饭是我要吃的吗?”

    “不是你要吃的难道你没有责任吗?从小到大桑桑的事你哪怕管过一点吗,就算身为男人再撒手不管,最起码的责任也要尽到吧?她的婚礼我没去是不知道,你知道了也不去,现在有什么资格在这里评判我?你是付出的比我多吗?”

    “又来了,你又在上升些什么,一件简简单单的小事非要弄得这么复杂?翻旧账的毛病什么时候能改掉?”

    “是我上升了吗,现在还怪我翻旧账?你自己做过的事还不准我说了?明明是两个人该一起干的事,我一个人干也就算了,让你做件小事你还这么多不满,不知道的还以为你每天有多忙呢。怎么,要我给你算算你都忙些什么吗?”

    ……

    …………

    一句“找服务生”就能解决的小事,让二人彻底被点燃,你一言我一语地争执不下,站在位置上面红耳赤地争论。

    谁都觉得自己有理,谁也没有获胜。

    这是她八岁那年最熟悉的画面,无休止的争吵与和好,和好再争吵,争吵再原谅,原谅再歇斯底里。

    八岁之前,她确认自己被暖融融的爱意所包围,就像是正午窗台上的日光,明亮又滚烫。

    她知道父母相爱,她明白什么是幸福的婚姻,她喜欢坐在爸爸的肩膀上沿着铁路散步,喜欢看爸爸亲吻妈妈。

    直到八岁那年生日,妈妈颤抖着拆开生日蛋糕的盒子,还没来得及切开蛋糕,已然声泪俱下。

    她终于面对到了一个好似很普遍,却也诛心的句子。

    妈妈说,如果我和你爸爸离婚,你跟谁?

    她那时候迷迷糊糊,没明白妈妈哭着说出的“出轨”二字的意思,直到看见爸爸手机里发送视频的漂亮姐姐。

    很多事,小孩虽然不懂,但可以感觉到。她感觉到爸爸没有那么爱妈妈了,她感觉到爸爸的耐心越来越少,她感觉到爸爸的温柔和笑脸都分给了别的女人。

    妈妈虽然难过,但爸爸不想离婚,妈妈爱他,给了他机会。

    经受过背叛的神经会变得脆弱,因为感受不到爱意,质疑和怀疑会无法自控地接踵而至,而在不爱你的人眼里,那只是无理取闹而已。

    很多事迈出过第一次就会有第二次,无数次的保证和原谅也只是将被撕毁的画努力拼凑成原状,风一吹依然四下飘零,伤痕从未被真正修复。

    那一年他们的争吵越来越多,甚至在任何时间任何地点,一件小得不能再小的事,都会成为□□。

    泳池边他们吵架,她害怕,只想远远地逃开,游到深水区也未被父母发觉,氧气耗尽却露不出水面,险些溺水时,是被附近游泳的阿姨给救下的。

    她发烧时他们吵架,怕吵到熟睡的她,在医院外大面积地爆发,她最后是被痛醒的,繁忙的护士不好意思地告诉她,流感季病人太多,她的父母没有通知拔针,空瓶太久,手背回血了。

    过马路时他们也吵架,她毫不知情,走到路中间还以为父母会跟上,谁知道他们还停在原地争执不下,母亲流着眼泪,而她面前有一辆大卡车蓦地刹车,险些撞到了她。

    ……

    终于,拉扯了近一年的时间,争吵消耗了所有的感情基础,曾有过的爱意荡然无存,他们一拍两散,毫无感情地结束了婚姻。

    父亲很快找到了新的妻子,并诞下两个儿子,母亲也有了新的家庭,生了个可爱的女儿。

    母亲一开始是说要带她走的,可单亲母亲带孩子太难,再嫁时孩子又是累赘,她被送到了父亲身边,父亲说,你把你的后妈当做你的母亲就好。

    后妈没有电视剧里演的那么坏,但也不好,后妈会和她争宠,父亲买给她的礼物一定要买两份,一份留给后妈。

    父亲让后妈给她买衣服,一万块的预算,后妈自己会用掉一大半,只给她留三千。

    后妈会在父亲面前邀功,说你看这是我给你女儿买的衣服,好不好看?只有她知道,那衣服是在路边批发店里随手买的,款式她几年之前就不穿了。

    后妈说,在这个家里,你要谨言慎行,不要和你爸爸告我的状,因为你爸爸更爱我。

    她和后妈也吵过,但父亲说,你后妈给你买了那么多东西,你要学会感恩。

    选择之中她一次又一次地被放弃,后来索性也不争取了,没人抓紧她,那她就自己抓紧自己。

    她去了国外读大学,回来就进娱乐圈,忙一点也好,不用应付复杂的家庭关系。

    林洛桑闭上眼睛,忽然觉得冷。

    她以为过去了这么久,情绪早已平复,可再想起时,原来还是没有释怀啊。

    她回忆了这样久,可对面的二人仍在争吵,包间里配的服务生甚至都察觉到不对,小心翼翼地拉开帘子看了一眼。

    疑惑的、不解的、甚至有些怜悯的目光。

    林洛桑深吸一口气,无力地问:“已经离婚了……你们还要像以前一样吵吗?”

    这句话为包间按上了短暂的暂停键。

    二人终于意识到愤怒上头时自己都做了些什么,林鸿风折身去了洗手间平复怒气,李凝芙也转身说:“我去问问前台有没有火机。”

    ……

    最后二人回来时都收拾好了心情,但气氛已经无法挽回,哪怕努力圆和与伪装,后半顿饭依然吃得非常失败。

    他们都尽力了,就像当年尽力想为她保全一个完整的家,只是终究无法做到而已。

    她不知道该怪罪谁,因为没有人想把一切闹得这么难堪。

    没有人不想体体面面地度过一生的。

    ///

    饭局结束之后,她站在熙攘的公交站,望着断断续续的雨,想了很多。

    她想到父母失败的婚姻,想到母亲那段时间的暴瘦与抑郁,想到感情不对等终究会引来无休止的彼此折磨,想到如果最开始意识到不对时母亲就选择结束――及时止损,会不会对双方来说才是最好的选择?

    他们明明可以将那份回忆美好地保留在深处,明明可以不那么歇斯底里,明明可以不用那么多攻击来消耗彼此曾经的爱意。

    那她呢,她和裴寒舟会不会这样?

    不对等的爱情太可怕了,她从结婚的第一天就知道自己一定不能爱上他,因为她敏感、脆弱、害怕被放弃,她担心感情再深刻一些,自己会因为得不到回应而成为下一个母亲。

    情绪起伏时,谁也不能保证自己的行为理智。

    早就知道应该去做结局的事情,也因为喜欢而拖到了现在还没有决定,不是吗?

    感情就是如此凶猛的东西,她不知道自己再深陷之后会变成何种模样。

    她是个创作者,创作者都向往浪漫讨厌狼狈,她不想和裴寒舟闹到别人会来怜悯的地步。

    不如就是现在,把一切停在最美好的地方,给双方留存体面和尊严,来避免那可能会发生的争吵与伤害,让回忆完美。

    ……

    昨天盛千夜就约好了下午要来看她,说是请她喝个下午茶,再聊聊天,报答她当时电视剧救场的恩情。

    她在咖啡厅找到盛千夜时,后者已经等了很久了。

    “怎么回事啊,”盛千夜焦急地凑上来,“外面下这么大的雨,我打电话你也不接,发消息你就回一个没事,怪让人害怕的。”

    盛千夜拍了拍她裤子上的雨水,听见她说了句话,以为自己是幻听,有些犹疑地抬起头,恍惚道:“……你说什么?”

    “离婚?为什么又想离婚了?”

    一分钟后,盛千夜坐在对面问她。

    “刚刚我爸妈来看我了,当着我的面又吵起来了,”林洛桑闭了闭眼,“我以为以前的阴影都不算什么,现在才知道,其实家庭对我的影响还是很大。”

    原生家庭实在是太重要了。

    “叔叔阿姨不是都离婚了吗,这也能吵啊?”盛千夜叹了口气。

    林洛桑看着她,忽然问道:“你知道我为什么叫洛桑吗?”

    盛千夜:“为什么?”

    “因为我妈是在瑞士洛桑遇到我爸的,每一年我们都要去那里过纪念日。”

    林洛桑说,“但是离婚之后,她一次也没有再去过洛桑。”

    盛千夜又陷入了漫长的沉默,很久之后才给出另一个思路:“你因为觉得自己的喜欢不会有回应,所以一直避免喜欢,可如果,裴寒舟是喜欢你的呢?”

    “可能吧,”林洛桑抿了抿唇,“可能他有一点,或者比一点还要多的喜欢我。我不能确定,因为我们在一起得太特殊了。”

    “我们已经是夫妻了,没有人会在结婚几个月之后再商讨两个人之间到底是什么关系、什么感情,也不会衡量谁的喜欢多一点。”

    “更不会因为我们曾经没有恋爱的步骤,就在婚姻里重新追求,填补感情发展阶段的基础和空白。”

    “即使他喜欢我,但那一点喜欢……足够支撑我走完这段婚姻吗?”

    爱都那么脆弱,何况喜欢。

    能让她获得安全感的爱,大抵需要非常强烈的用心与专一,她想自己有生之年或许真的难以遇到,也难以发觉。

    盛千夜思虑良久,不知该不该说,但还是斟酌着道:“可我觉得他对你真的很好。”

    “我也觉得,这就是我一直狠不下心来的原因啊。”林洛桑牵了牵唇角,“我喜欢他,他对我好,只要我不贪心,我们可以一辈子都这么过下去。”

    林洛桑抬眼,直击重心地发问:“可万一……我要是贪心呢?”“万一我不仅贪心,还在陷在这样的好里,越来越无法自拔呢?”

    “他之前告诉我,他其实有异性接触障碍,你肯定想不到,除了我,他对别的女人都过敏。”

    “我也没那么傻,有时候和男艺人互动,我常常会觉得他在吃醋,可结合着转念一想,他那一定是吃醋吗?”

    “千夜,如果全世界的蛋糕你都不能吃,这里只有一块蛋糕,你不会供着他吗?”

    “就算你不爱吃这一块,但有人来抢,你乐意吗?”

    ……

    盛千夜只是定定地看着她。

    最后,盛千夜道:“既然你已经决定了,那就和他说吧。”

    林洛桑试探:“你觉得我应该吗?”

    盛千夜缓缓道:“我不知道,但我不想看你受到伤害。”

    “既然这份感情一直让你纠结和犹豫,那不如,先放手试一下吧。”

    她在一个小时之后拨通了男人的电话。

    很奇怪,他们以前从来不会这样,但这次就好像知道会有什么状况一般,男人很久之后才淡淡“喂”了声。

    “嗯。”她说,“我有话要和你说。”

    她想问他那边现在是几点,他有没有因为忙生意忘记吃饭,领带打歪了没有,不要一直皱眉头。

    但大段的沉默过后,她听见自己的声音:

    “之前说的离婚,我又慎重考虑了很久,抱歉我没办法说出原因,但希望你能同意。”

    她的气息好像很平稳,仰赖于多年练习唱功的修炼。

    他的气息似乎也很平稳,过了会儿,低声问她:“想清楚了么?”

    她用力咽了咽喉咙,减轻鼻音的比重,说,“嗯。”

    或许要感谢她的职业练习,让她就连在声线颤抖时也能很稳定。

    那边又传来笔尖沙沙的声响,男人仿佛只是在沉默时刻批改了公务,而在停歇下来的时候,腾出空回复她考虑了很久的问题。

    他说好,一贯听不出喜悲的情绪。

    她及时切断电话,怕让他听见自己的哭腔,哪里传来尘埃落定的释怀,可又有哪里,空空荡荡。

    她捂住眼睛,忽然想起男人手掌和指腹的触感,温暖而柔软。

    是她无福消受,他何错之有。

    ///

    另一边,游轮上,挂断电话的男人在座位上沉默了很久。

    所有人都察觉到气氛的不对劲,仿佛面前是自己从不认识的裴寒舟。

    虽然他表情没有变化,但握着钢笔的手,竟然有些不稳。

    罗讯离得近,听到了电话的全部内容,过去扶住他手腕:“怎么了,没事吧?”

    就连另一边的负责人问:“还要继续吗?”

    “没事,”男人阖眸几秒,睁开眼,“继续。”

    然会议开到一半,没等得及第一段落说完,男人迅速起身,道了句“抱歉”就快步走了出去。

    罗讯最后是在船头找到他的。

    船头风大,摇摇晃晃,海浪拍打船身,激起的浪如同刀刃一般锋利。

    裴寒舟背对着风,正在点烟。

    罗讯的印象中,他已经很久很久不抽烟了。

    他一向自律,烟酒少沾,哪怕是在饭局上,也只有实在无法推却时会抽上两根。

    哪怕是极为烦闷的时刻,男人也只是会迅速调整好情绪,一言不发地自我消化,或是上车休息。

    上次看到他抽烟,还是在曾祖父的忌日上。

    “你别这样,”罗讯伸手阻拦他,“你不是说被烟酒支配情绪的都是没用的人吗?”

    男人点燃烟尾,递至唇边时想起她不喜欢烟味,半晌半晌,又垂下眼睑,突兀地笑了声。

    “就当我没用吧。”

    他沙哑着声音,低低道,“我连人也没留住。”

    “你……”罗讯一时语塞,“你既然不愿意那你答应干嘛啊!你别答应啊!”

    “第二次了,她大概是真的想走。”他说,“我没法再不答应,我得尊重她的想法。”

    罗讯:“那你上次为什么不答应?”

    “上次我知道,她是见了赵璇雅。”

    “赵璇雅肯定影响了她,我那时候只觉得突然,觉得是赵璇雅让她提的离婚。”

    “但现在,她告诉我,她想清楚了。”

    男人赤红着眼抬头:“她都想清楚了,我拿什么留?”

    想了想,又自嘲地掸了掸烟尾,“况且我压根也不会。”

    他不擅长挽留,罗讯一向知道。

    罗讯迎着冷风,觉得自己要被吹死在这儿了,偏偏男人只穿一件衬衫还浑不觉冷似的,他大声吼道:“那我就问你一句,你喜欢她吗?”

    “我不喜欢她我还熬夜飞回去阻止她离婚,我有病?”

    罗讯只觉一切都迎刃而解,他尽量试图理智地分析道:

    “喜欢那不就结了,有什么好吹风的,你听我的,我们先回去,这离婚手续都没办呢,你振作一点!!”

    “这不见得是坏事,不是吗?你们俩结婚结得特殊,都这么久了,感情也没办法讲明,如果没有一个契机让你们重新再思考彼此的定义的话,一辈子就活在雾里这么迷迷糊糊地过下去?”

    “你好好想想,情侣在一起之前还要经过误会啊吃醋啊你是不是喜欢别人啊,你就因为是先婚后爱就不用经历这些了?这没道理啊!”

    “听我的,这是机会,是你们重新定义关系、表达感情的机会。你必须得告诉她,给她安全感,表明这个婚姻早已经没有当初决定时那么脆弱了。”

    “既然喜欢,老婆跑了那就再追回来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