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书包 > 都市小说 > 锦绣女娇医 > 第281章 夫妻同心
    连日来的作战,段寒霆的伤势反反复复,饶是荣音每天给他治伤,却架不住他持续不断的行动、奔波,伤口发炎发起了高烧。diershubao_org

    彼时荣音正在帐篷里面给一个中弹的士兵做手术,将子弹取出来包扎好伤腿,阿力就一把掀开帐帘,满带焦急地说,“夫人,您来看看少帅吧。”

    荣音将士兵的腿放下,洗了洗满是血水的手,匆匆跑出去,摘下口罩,“怎么了?”

    阿力面露难色,“少帅烧的厉害,突然就晕倒了。”

    荣音脸色大变,忙朝军帐跑去。

    小傲和大同等人围在榻前,急的不得了,众人见荣音进来,像是终于看到了救兵,忙纷纷唤道:“夫人……”

    荣音沉着面容走过去给段寒霆探了探温度,果然烫得厉害,掀开他的军装,伤口被汗水浸透,都发了脓,黏在绷带上看着十分骇人,她眉头狠狠一蹙。

    “小傲过来帮忙,把少帅身上的衣服脱了。”

    “是!”小傲和大同忙上前给段寒霆脱衣服。

    荣音沉静地吩咐着,打开医药箱调配退烧的药剂,众人在榻前排排站,目不转睛地盯着荣音,好像她手里握着救命仙丹。

    “都看着我干什么?这里交给我,你们忙你们的去。”

    众人面面相觑,“少帅的伤,还撑得住吗?”

    荣音回头看着段寒霆,她拼命压抑着,心口却还是一绞一绞的疼,她想说他不是铁打的,身上的伤那么重还奔到前线去指挥,简直是豁出去不要命了。

    多少次看着他狰狞刺目的伤口,她都想给他扎一记催眠针,让他好好歇上几天,难道他倒下了,这仗就不能打了吗?

    可是不行啊。

    他是少帅,是司令,是众将士的主心骨,多少双眼睛盯着他,一旦他倒下了,他们的精神气就散了。

    荣音面容说不出的冷静,沉然道:“有我在,绝不会让他有闪失。你们都是他最信任的兄弟,他倒下的时候,就要靠你们稳住军心了。”

    “夫人请放心,有我们在,绝不会让敌人掠去一城一池。”

    荣音给段寒霆打了退烧针,重新给他的伤口上药,接连几日,这药都不知道上了多少次,几管药膏都用完了,如今身体都产生了抗体,不吃药膏了。

    小傲和大同站在榻前巴巴地看着段寒霆,他们还是第一次跟着上战场,第一次经历这么多的伤亡,也是第一次看到段寒霆如此虚弱的模样。

    在小傲眼里,这个师父虽然年轻了些,却好像一座巍峨的山峰一样屹立不倒,比起父亲还要令他崇拜,他在战场上挥斥方遒、霸气凌云的模样太过帅气,以至于让他忘记了师父身上还有重伤,不止他忘了,好像所有人都忘记了,他们只看到一个冲在前线,威武霸气的司令,那股气场足以令所有人对他臣服。

    药膏没了用处,荣音便熬中药,以针灸的办法刺大椎穴,曲池穴来放血退热,总算是让段寒霆醒了过来。

    “师父,您行了!”

    小傲扑倒在段寒霆榻前,惊喜地瞪大眼睛,“姐姐,师父醒了!”

    荣音见段寒霆睁开了眼睛,在松了一口气的同时,眼圈霎时间红成一团。

    段寒霆艰难地睁开双眼,哑声对小傲道,“没规矩,什么姐姐,要叫师娘。”

    小傲一双弯弯的笑眼红通通的,雾蒙蒙一片,他抹了把眼泪,道:“您醒了就好,别说让我叫‘师娘’,让我叫奶奶都成。”

    段寒霆没忍住笑了出来,朝荣音看过去。

    换做以前,谁敢叫她“奶奶”,荣音早不依了,这会儿却是默不吭声,不由稀奇,扭头一看,荣音和小傲一样,眼睛都红的跟兔子似的。

    他握着她的手,轻声问,“吓着你了?”

    荣音不说话,心中酸软得一塌糊涂,垂下眼眸,盈满眼眶的泪啪嗒啪嗒洒落在他的手背上,像冰雹一样狠狠砸落。

    段寒霆看着她这副模样,心里一揪,摩挲了一下她的手背,跟小傲和大同道:“去,看看前线什么情况,回来报给我。”

    知道少帅这是故意将他们差出去,小傲和大同应是,极有眼力见地退了出去。

    段寒霆想把荣音抱住,刚要起身就被荣音按住了,声音里还带着哭腔,哽咽道,“哎,你别动,刚给你扎了针。”

    说着,她俯身在他身旁趴下,靠近他一点点。

    段寒霆抬手给她擦了擦眼泪,温声哄道,“别哭啊。说了让你别来你非得跟着来,战场不是人待的地方,一会儿让阿力送你回去,好好歇歇。”

    荣音瞪他一眼,“我是医生,这么多士兵需要我呢,我也很重要好不好,你不能走,我更不能走。“

    “好,你最厉害了。”

    段寒霆笑得温柔,这并不是他打过最艰难的一战,却是令他感到最特别的一战,心爱的人就在身边,既让他担心,又让他放心。

    荣音给他把针一一取下,看着他背上依然鲜红肿胀的伤口,心疼地给他吹吹,轻声问道:“疼吗?”

    段寒霆不答,反道:“过来。”

    荣音乖乖地凑过去。

    段寒霆往前一倾身子,吻住她的唇,碾磨半响,方才恋恋不舍地分开,他抿了抿唇慢慢品尝着她的味道,唇角浮起淡淡笑意,“很甜,用来止疼的。”

    荣音这次并没有害羞,反而很认真地问他,“管用吗?”

    段寒霆郑重其事地点头,“很管用。”

    话音刚落,荣音便主动吻了上去,她吻得很深,很认真,如果她的吻真的可以解疼,她恨不得一直这样吻下去,吻到天荒地老,只要能让他舒服些。

    段寒霆确实很舒服,满身的痛楚在这一刻仿佛顷刻散去了一样,女人若是男人的一根肋骨,那么荣音一定是最靠近心脏的那一根。

    她那么瘦弱娇.小,却撑起了他的整个身体,霸占了他整个生命。

    幸福的时光总是那么短暂。

    直系骑兵在林啸虎的率领下突然袭击奉军后方,火烧营帐,还扔了汽油弹,大火接连烧了几个帐篷,医护人员和众士兵赶紧泼水救火,军营里乱成一团。

    小傲和大同听到动静率先冲了出去,他们带领着一群小兄弟,跳进水缸将全身浸透,冲进帐篷营救伤员。

    荣音搀着段寒霆从营帐中走出来,就看到了浓烟滚滚的混乱局面,情况十分危急。

    段寒霆剑眉一沉,看着在营帐里乱窜的几匹马,将食指和拇指蜷起来,放在嘴边吹了一记口哨,正在奔腾的马儿纷纷撂起前蹄,发出嘶鸣。

    一片混乱之中,追风不知从哪儿跑了出来,白绒绒一团,半人高的身子迈着四条腿飞速地冲段寒霆跑了过来,荣音怕狗,躲在了段寒霆的身后。

    段寒霆扬手给了追风几个手势,只见追风摇了摇毛绒绒的脑袋,忽然踩着几个桶爬上了屋顶,对着天空发出了一声嗥叫,凄厉、凶悍,令人毛骨悚然。

    荣音不自觉打了个寒颤,浑身的汗毛都竖了起来,追风这一声狼嚎刚结束,下一刻,接连不断的嗥叫声跟着响起,组成一支猛烈又强悍的乐章。

    不知谁突然间大吼了一声,“不好,狼来了!”

    下一刻,那些攻进营帐中的马儿纷纷撂起蹄子朝反方向飞奔而去。

    来都来了,想走?没那么容易!

    段寒霆寒光一闪,从士兵那里拿起一支长杆枪,一个翻身踩着桶蹿上了屋顶,单手开枪,站在高处对着闯进来的敌人一枪干掉一个,枪声不断。

    他跳到房顶上开枪击杀敌人的英姿看呆了众人,前线浴血奋战的将士看到此情此景热血澎湃,敌人则是恨得咬牙切齿。

    人从马背上跌了下去,段寒霆命士兵将俘虏带下去,进来的马儿一匹不拉,通通留下收为己用。

    而他干脆带着追风一起,坐在房顶上指挥战斗。

    他伤成那样还站在风口浪尖上,荣音心脏都快跳停了,阿力等人也纷纷劝他下来,太危险了。

    段寒霆道:“告诉前线的将士们,我就在这里陪着他们,宁死于此,绝不撤退!”

    士兵们见少帅这般不畏生死,一个个被激的热血沸腾,大喊大叫着冲上前去,奋勇杀敌,段寒霆指挥着旅队死守山海关石门寨,阻止了直系军的追杀。

    而后,段寒霆和李峰设伏兵于唐家铺左右伏击,终于将直系军精锐部队击溃,关键时刻林啸虎撇掉部下率兵自顾窜逃,奉军成功俘获清苑五虎一众副将。

    东南大捷,西南线颖军那边也节节败退,汪大帅下令撤军,从而导致直系军和颖军的全线失败。

    4月15日,直奉停战,段寒霆和孟六爷作为奉军代表和直系军代表林啸虎、王爱国签订停战合约,再次划定直奉两军的分界线,直系军退出山海关。

    同日下午,北平和清苑几大报社发表声明,正式刊登了林家大少林孝成与段家大小姐段舒岚之间的离婚协议,姻亲关系就此解除。

    此次作战,段寒霆是头等功臣,麾下李峰、刘强等副将纷纷获得封赏,提拔为第三和第八军的团长,段寒霆带伤作战,在奉军中博得无尽美誉和声望。

    但令人感到奇怪的是,此次战役段寒霆并没有获得丝毫封赏,段大帅对此不发一言,胜利的消息报到总指挥部时,大帅也只淡淡说了声,“知道了。”

    此事引得军营议论纷纷,都在为少帅鸣不平,而话题中心人物段寒霆,作战结束之后就大病了一场,差点从鬼门关走了一遭。

    北平无论是将士还是民众都纷纷为少帅祈福,就在众人都在为他的身体状况担心之时,《京都日报》刊登了一则新闻:

    【少帅段寒霆应日.本军方邀请,将于初秋东渡赴日观看秋操,夫人荣音陪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