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书包 > 都市小说 > 这个绿茶我不当了 > 第四十八章
    季玉回过神,试探着打招呼:“商总您也在啊,不知道能不能借一步说话。DiEγsんυbáo.oяG”

    商州转过头,声音有些冷淡问“有什么话不能在这里说?”

    季玉微笑道:“……我还是想请您出来一下呢。”

    商州放下手中的茶杯,站起来走出去。

    他脸上没有表情,眼神中倒是有些戏谑。

    季玉对包厢里的导演说了句“五分钟就回来”,她关上门,领着商州去了外面庭院。

    那边清净少人。

    导演:“……”

    他好一会儿才回过神。

    刚才男人推门进来,他愣了下,开口问是不是季小姐的朋友,对方没有否认,准确的说……是没有说话。

    导演于是就请人坐下来。

    反正,这个男人的样子和气质一看也不普通。

    但怎么季玉一来,倒是把人给拉走了?

    算了,自己还是等着吧。

    就凭着季小姐敢投资他的电影,就足以证明她是个有故事的女同学。

    长得还这么漂亮,那故事就更丰富了。

    ―――

    私人会所是由有种百年历史的古建筑改造而成,很有苏氏园林的味道。

    进门的入口引入水源,绕着一圈后流入庭院中间的池塘,青砖灰墙,曲水款款,十分写意。

    季玉领着人到池塘边,停下脚步,开门见山的问:“你今天怎么来了?”

    商州哂笑一声:“难道我不能来?你有什么好的项目,你不如也告诉我,我也投一点钱。”

    他今天另外约了人,刚一进门经理倒是热心,主动说了季玉今天也定了包间。

    于是商州就决定过来看看。

    这个会所两个人从前经常来,季玉除了陪商州见客人,自己也会在这里谈事情。

    这边是会员制的,要一次性储值达到数额才能消费。

    季玉卡里还有不少钱,想着不用也浪费,而且这边环境清静菜式也不错,她惯性把会面地点定了这里。

    季玉:“……”

    信不信我把你推到池塘里去!

    你这是在逼我pua你!

    商州见对方沉默了下来,戏谑道:“不是有话和我说,怎么就说完了?也对,你还是和野男人更有话题。”

    说到最后,声音也有了恼意。

    上午他从飞机场出来就去找了季玉,她倒是几句话就把他打发了。

    存了心的气自己。

    不过十秒钟的时间,季玉脑子已经转了几路。

    如果商州执意要投钱,那她也不能阻止。

    项目再如何赚钱,最后自己也只能跟在后面喝汤……

    这绝对不行!她唯一的金手指啊!

    关键季玉还有竞业限制,她会投娱乐圈,就是因为瑞升的产业没有涉及!

    商州要进来,本来不大的池子,突然来了条鲨鱼……势必会把水彻底的搅乱。

    不过现在有很大概率对方只是一时兴起,毕竟这点项目入不了商州的眼,他也从来不涉足影视投资。

    她要打消人的念头!必须速战速决!

    “哪里有什么野男人,你真是会说笑。”季玉微笑着的握住了商州的右手。

    触碰上后,又和对方手指交缠扣住,她把另外一只手也放了上来。

    她两只手包裹住对方右手,抬眸直视男人的眼睛,声音很轻的说:“如果有野男人,也只有你。”

    商州本来一肚子火,现在突然一瞬间都消失了。

    他看着人眼眸渐深,任由对方拉着自己的手,感受着另外一个人的体温。

    季玉最近都对他很冷,现在稍微有示好,他竟然是满心的雀跃。

    商州抿了抿唇,让自己不至于太喜于形色,却抑制不住嘴角上扬。

    商州咳嗽了声:“你到底想说什么?”

    结合商夫人的控诉,她很有可能对自己旧情难忘?

    不过这也正常,毕竟很难找到比他更好的男人。

    这基本上不可能。

    季玉:“我要和你说的话有很多,不过我今天先约了别人,等我和他聊完了工作,再心无旁骛的和你说,你说好不好?”

    硬碰硬就算了,她没有任何胜算。

    但是男人不管多少岁,只有对症下药,那就能把他哄得不知道北在哪里……

    商州眨了眨眼,看着眼前巧笑嫣然的女人。

    两个人,是不急于一时。

    他压抑住泛上来的喜悦,不动声色的说:“我本来晚上有事情,不过你既然有话要和我说,那我就听听好了。”

    他执起两个人握在一起的手,掌控了主导权。

    对方突然用力,季玉有些吃痛,笑着问:“怎么?”

    商州:“你的手有些凉,怎么也不多穿些衣服。”

    季玉顺着对方的话说:“室内有暖气,这会儿站在水边,是觉得有些冷,那我先回去了。”

    商州亲了下对方的手背。

    “我等你。”

    其实不用她如何挽回,只要稍微回头,自己就已经雀跃不已了。

    季玉笑着点了下头,缓慢的抽回自己的手:“你也别站这里了,有些冷。”

    五分钟解决,不多不少。

    季玉压下心里的一点愧疚。

    短时间内,也没其他办法了,而且这也是最好的办法。

    ……虽然商州一定会很生气,但他又有哪天不生气呢?

    ――

    阳台上的陆律野看完了热闹,回到了包厢。

    今天是他约了商州谈合作,对方刚才出去了,说有事要处理。

    他等的无聊,就出来抽支烟。

    二楼的包厢正对着院子,刚好看到了池塘边,那对男女友好的交流。

    前面有棵大树,他能透过缝隙看到下面,但是下面的人却不知道他的存在。

    陆津野百无聊赖的玩着打火机,笑出了声音。

    那个女人,刚才明显在糊弄傻儿子。

    不过这种事大约是当局者迷旁观者清。

    商州在生意上谋算过人,不会有错漏,但是不影响他作为一个男人被女人骗。

    商州如此精明都这样,就不用说陆凛了。

    那女人倒是厉害的很。

    陆津野也看出来了,就两个人说话的状态,应该曾经不仅仅是上下属关系。

    商州对她十分上心,既然这样为什么有捷径不走?

    他回想了下季玉哄骗人的画面,看着满脸春风走进来的商州,就更觉得有趣。

    季玉胆子倒是大的很。

    陆津野明知故问:“商总,你看起来心情不错,怎么,有什么令人高兴的事情吗?”

    商州没有承认,不过他的表情已经道出了答案。

    ――

    季玉走到了包厢门口,这才收敛了笑。

    先不管这么多,把眼前的事情解决再说。

    毕竟已经是一波三折,不能再出意外了。

    导演正在喝茶,他猜测对方没那么快,没想到还不到十分钟……就回来了。

    季玉坐下后,开门见山的说:“所有的细节,我都已经了解过了,我希望今天就能签合同,然后达成合作。”

    导演茶还没有吞下去,猛然被呛到了。

    这……会不会有点太快?

    “季小姐,您真的要投四千万吗?”

    季玉摇了下头。

    导演又忐忑了,喝了口茶压惊。

    难道是觉得四千万太多想要缩减,那行吧……三千万也可以。

    “如果你们只是要四千万,那我就不投了,我要投就翻三倍,我投一亿两千万。”

    毕竟四千万的话,最后也分账不到多少钱。

    她为了这件事得罪的人不少,更是要豁出去了才划算。

    导演这次呛的更厉害,还偏过头,开始猛烈的咳嗽。

    他有那么一瞬间,怀疑自己日思夜想,产生了幻觉。

    一亿两千万,刚好是现在所有的缺口,而且真的有这么多钱,还能把后期特效好好的做一下。

    “季小姐你是说多少钱?”

    “一亿两千万。”

    导演:“……”

    这他妈原来不是梦!他陷入了延迟了几秒后的狂喜。

    “你不是开玩笑吧,你都这么说了,那我可要当真了啊!”

    “你把合同拿出来,我们现在就走流程,正常的话,明天这笔钱就会到你们的户头,最迟后天。”

    双方签完了合同,导演整个人还陷在一种不真实的感觉中。

    他想了下又问:“季小姐,你怎么会给我们投资这么多钱。”

    季玉收好了合同,心里想着因为我知道稳赚不赔啊,面上却是不动声色的开始灌鸡汤。

    “你相信电影会很棒,我也相信,请继续加油吧。”

    导演:“……我会的。”

    虽然说他是很有信心,不过这位比他还有信心是怎么回事?

    现在资金充足,对方又说得斩钉截铁,他还真的有被鼓舞到,有了更大的决心。

    一般来说,双方都是吃完饭然后谈正经事。

    现在合作三言两句都谈完了……那饭还要不要吃?

    说真的,如果对方不是强烈的要求自己作陪,他想马上就回剧组,把这个好消息告诉大家。

    这样可以让同事们一扫连日以来的低气压。

    季玉看出了对方的想法,笑着说:“我晚上一般很少吃饭,不如我们等电影制作结束后,有空再约?”

    导演:“好!”

    看来是自己多虑了,这位季小姐并没有要求自己作陪的意思。

    他有些感动。

    要知道前几天去拉投资,对方是个矿产老板,把地点约在了洗脚城。

    包间里昏黄的灯光里,放着诡异的音乐,两个人边按脚边聊合作。

    坏就坏在,那个老板喜欢按“荤脚”,按摩的技师手不太老实,这也不能说对方是臭流氓,毕竟是服务项目之一。

    他是忍辱负重,哭着回的剧组。

    矿老板还约他明天再去洗脚城详谈,太好了,终于可以不被人乱摸了!

    季玉等着人出去,喝完那半壶茶,这才起身离开。

    她是常客,离开经理会亲自过来送的。

    季玉看着值班经理,开口问:“商总走了吗?”

    “已经离开了。”

    季玉点头,又说:“我已经不是商总的助理了,下次我来不用告诉他。”

    “好的,我知道了。”值班经理应声道。

    ―――

    季玉坐在了车里,她思虑了几分钟,发了条微信给商州。

    【商总你手心干燥,手指有倒刺,我会让许助理提醒你用护手霜】

    消息发过过去,对方马上打了电话过来。

    刚接通电话,那边的人就劈头盖脸的问:“季玉你是什么意思?你要和我说得就这个?”

    “是啊,我刚才已经仔细看过您的手,大约是冬天太干了。”

    “季玉!”商州深呼吸了口气,一字一顿的又说:“你不要以为我不会拿你怎么样,你就可以有恃无恐!”

    季玉:“……”

    您爱怎么发脾气都行,反正我的事情解决了。

    都已经成了这样,她不如走一步看一步。圈子就这么大,她不管想和谁一刀切割干净,那都不可能。

    季玉不知道怎么回答,干脆……挂了电话。

    如果她只有大半年的活头,那确实没什么好顾忌的。如果她还能苟更久,那就更不用怕了!这是大喜事!

    季玉收起了手机,准备回家。

    虽然有些破折,但也算成功的达到了预期目标,她心情还算不错。

    涮了把老板并非是她本意,谁让对方要凑上来。

    季玉把车倒出来后,发现……有两个人站在了她的车前面。

    逆着车灯,她瞧了十几秒才看清是谁。

    然后……就呆在那里。

    商州上前一步,伸手叩击车窗:“开门。”

    他刚才见完了季玉,就有些心不在焉。

    然后和陆津野说下次在聊,从包厢出来后,在大厅里等候。

    他想等季玉出来。

    陆津野今天也没其他事了,于是决定凑凑热闹,商州一门心思都在季玉身上,也不在乎其他人。

    两个人没有等到季玉出来,她坐着电梯直接去了地下停车场。

    会所虽然最高只有三楼,而且三楼还只是观赏平台,但却有数架电梯。

    这边不乏官员明星消费,他们必须要低调,所以进出都走后面隐蔽的直达电梯,不从前厅经过。

    巧了,季玉今天就走的是直达电梯。

    商州从前厅过来停车场,不要一分钟。

    季玉问到对方走了,却没有问到对方……在前厅等着的。

    会所的前厅做成了书吧,有一张非常大的实木桌子,偶尔会有人来写字。

    三面墙都是书架,还挂了不少名人字画,非常写意风雅。

    季玉:“……”

    背地里敷衍人和被逮了个正着,完全是两回事。

    哪怕是擅长处理各种危机的前任总助,这会儿也觉得有点棘手。

    季玉打开车窗,微笑着说:“您来亲自取护手霜的吗?我拿给你,这里刚好有。”

    商州伸手却拉车门,没想到纹丝不动,他声音低沉的说:“开门。”

    季玉一脸无辜兼无动于衷:“我准备回家了,商总你有事,咱们下次聊?”

    “季玉!”话音一顿,商州又说:“你觉得好玩吗?”

    这个女人非得把他气死才算完吗?

    陆津野是个不爱凑热闹的人,只是商州的热闹,十年来也未必有一次。

    他也不嫌添乱,开口说:“季小姐怎么每次被人堵在车上,这次不需要我帮忙吧?”

    这句话的信息量太大了,商州转过头问:“你们见过?她上次被谁堵在车上?”

    知道从陆津野的嘴里得不到答案,商州转头又问季玉:“到底是怎么回事?你为什么不告诉我!谁做的!”

    季玉犹豫了下,开口说:“商总,您工作这么忙,实在没有义务去关心离职员工的私生活。”

    “你不说也可以,现在把车门打开!”

    季玉无动于衷:“时间真的不早了。”

    商州扶着车门框,气急败坏的看着人,季玉抬头迎着对方的视线,眼神烁烁,不避不让。

    陆津野又说:“既然季小姐要走,商总何必强人所难,不如改天心平气和的再谈?”

    商州慢慢的放开了手。

    陆津野又打趣道:“季小姐也很固执己见,商总很在乎你。”

    季玉转头深深看了人一眼。

    是有很多人想嫁给商州,不管出于各种目的,比如曾经的她自己。

    但不是每个女人都要过一样的生活,比如现在已经想通了的她。

    再此之前她经历的许多年,不能说不成功,毕竟自己也拼尽了全力,但不如这两个月过得开心。

    若是真的时日无久,这也算是一种人道主义的关怀。

    季玉没有说话,陆津野却从那个眼神里,知道了她的想法。

    他微微意外,这个女人是连着商州都瞧不上的意思?

    季玉关了车门,踩了脚油门径直的离开。其实她也有想过,即使是和商州当炮友也没什么,两个人都是单身,没有心理负担。

    但是床戏影帝是属于小白花的,她跟着掺和什么。

    她很努力的活到现在,好像也只是顺应剧情,一点点被推到了反派的预备役。

    虽然说现在在她有意无意的破坏下,本来该已经发生了什么的男女主角,还没有真正的扯上关系,但谁知道前面会不会有一个深坑等着她。

    用个金手指都这么多破折,她很清楚自己没有主角光环。

    女人和男人不同,除非是无可奈何下的单项选择,否则绝对不会去和一个讨厌的人滚床单,哪怕对方皮囊再好。

    分开的男女可以当炮友,要不然就双方看得开,又或者有一方感情深刻到委屈自己,也不愿意分手保持关系。

    她两者都不是,只是不想再去和商州有过多的牵扯。

    季玉压下了心里乱七八糟的想法,这些都是无关紧要的事,毕竟赚钱才是第一位。

    ――

    两天后,《乐队的现场》新的一期开始录制。

    这次是七进五的比赛,比平时人很多,赛制也变了许多。

    节目组换了一个更大的录制厅,用来容纳更多人。

    这次邀请了三百位大众评委,每个人有1票的,

    三十个来自各大唱片公司的专业人士和乐评人,每个人有2票。

    还有五个明星作为特别来宾观看,每个人有5票的投票权。

    加起来一共385票,乐队表演结束后,三方评委会根据当场表演来选择投票,按照票数高低排名,淘汰掉末尾的两支乐队。

    这都断断续续录制了快一个月,比赛进行到现在的七进五,才稍微有了点紧张感。

    乐队要提前三个小时到现场调试等候。

    普通大众评委,需要比乐队还要提早五个小时抵达,安检入场。

    手机不能带进场,为了防止有人录制提前流出比赛片段,所以干等五个小时,是非常难熬的。

    比赛正式开始的半个小时,大家都已经等疲了,这个状态录制是不太可以。

    制片人于是让七支乐队商量下,先派一支上去表演两首歌,把场子给炒热起来。

    行星乐队就被派出来了。

    沈淮麟唱了一首歌,然后台下群众又起哄让季玉唱一首。不要听行星乐队的歌,要听季玉唱那次在酒吧的那首歌~

    流出来的录音版本不清晰,大家要听现场版的!

    那首英文歌节目组没有买版权,不过热场的画面也不会播出去,算不上商用倒也无妨。

    主持问可不可以,季玉点了下头。

    和酒吧不同,这里的设备和话筒都是专业的,收音效果非常好。

    能把这种歌唱得好听的女人,不要说男人,连着女人都会动心三分。

    这首歌简直太适合美人,也很适合美人来唱,所以现在杀伤力加倍。

    台上的人声音真是冷淡又热情,优雅的性感。

    仿佛在你心里点了一把火,把你心里的寒冰都融化了,化成了水,又慢慢的被煮开了,最后氤氲成了阵阵水汽。

    让你整个人都跟着沸腾着,情绪一下就燃了起来。

    大家听着歌就觉得身边的陌生人……突然变得眉清目秀了起来,有点想和他搞对象。

    有混粉圈的女孩子,只恨不能把这首歌录下来,可以当做背影音乐去剪辑一个安利自己爱豆的视频!肯定效果非常好!

    季玉一首歌唱完,现场不但是燥了起来,而且还都骚了起来。

    制作人觉得这样的气氛很好,于是节目正式开始录制。

    行星乐队从第一场比赛,就一直拿第三名,按照上场名次前后表演,这次他们也是第三个出场。

    他们之前唱过一场不插电,一场流行、这次则是朋克摇滚。

    行星乐队不是节目里最有特点的乐队,不过他们每次都在改变风格,而且都能驾驭住,这点也很难得。

    舞台的灯光设计的很应景,巨大的球里身寸出无数的光束,乐队就在光束里。

    梁展的鼓点打出来,配合着前奏的贝斯,喧嚣热闹的情绪一下就上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