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书包 > 都市小说 > 燃情时速 > 第二百五十八章 父亲
    “姐,不带这样的,趁着我跟小白不在,你跟巍哥突然结婚,都不问我意见啊!”一开口,施谯谯就在那儿抱怨。DíēγδΗǔΒαο.ǒrg

    老佟立马起哄:“看看,果然有意见的来了!”

    “现场连线!”霍巍在施如锦耳边低声道。

    “谯谯,叫你减肥,你怎么又胖了!”施如锦打量着施谯谯,习惯性地问了一句,不免又引起台下一片笑声。

    “镜头问题,我来美国都瘦了,好不好!”施谯谯摇头晃脑地道。

    小白很不容易地挤开施谯谯一点,对着镜头招招手:“姐、巍哥,新婚快乐!”

    施谯谯托着腮,对霍巍道:“巍哥,不,姐夫,以后对我姐好一点,虽然我打不过你,不过但凡我姐被欺负,我会第一时间把她带走。”

    “难得你有这份心,不过,万一被欺负的是我,你准备怎么办?”霍巍很不着调地跟施谯谯斗起了嘴。

    “老霍,不用担心,回头我保护你!”老佟又掺和进来。

    霍巍矛头对向老佟:“佟亮亮,再被老婆骂,别找我哭!”

    在哄堂大笑声中,施谯谯清了清嗓子,道:“气氛被你们搞糟了,言归正传,下面有一封信,我要读给今天出嫁的姐姐。”

    “你还会写信啊!”施如锦好笑地问。

    施谯谯拿起手边的一张纸,低头看了看,道:“开始了啊!亲爱的小锦,又到了你的生日,按咱们老家风俗,你现在虚十岁,很快就要长成亭亭玉立的少女了……”

    “这信是谁写的?”施如锦猛地一愣,脱口问了出来,又望向台下的魏芸。

    魏芸并没有看施如锦,只定定地瞧着屏幕上的施谯谯。

    施谯谯没有回应施如锦的疑惑,而是继续念道:“不知道为什么,今天我心里有特别多的感慨,所以就想到,给我的女儿写一封信。”

    蓦地,施如锦咬住自己的唇,她终于醒悟过来,这封信是出自谁人之手。

    “我的孩子,谢谢你来到我的生命里,在我潜行于黑暗,完全看不见未来的时候,小锦,是你为我点燃了一束光,让我有了勇气……继续往下走的勇气。”

    施谯谯读到这里,稍顿了一下,继续道:“对不起,小锦,爸爸这些年自私地沉浸在自己的世界,没能好好照顾你,今天早上,我去见了你魏芸阿姨,她非常善良,没有过多考虑,就答应跟我结婚,我们决定生活在一起,抚慰彼此心里的创伤,为你搭建一个温暖的家。”

    施如锦捂住了自己的嘴,她根本想不到,在施予牧离开的十多年后,还能听到那发自内心的声音。

    “小锦,我突然有一个古怪的念头,这封信,我会留下来,等到你结婚那一天,爸爸要亲自读给你听,”施谯谯伸手,在眼角抹了抹,又念了下去:“到那时,你的身边一定会站着一位英俊的小伙子吧,我会拜托他好好呵护我女儿,让你一生安稳,然后还要警告他,施予牧的女儿,可不是谁都能欺负的。”

    “不知道为什么,一想到你总有一天会出嫁,我便有一点难……心爱的女儿被人抢走,我说不定会当场痛哭。所以真到了那一天,我大概会懦弱到,连你的婚礼都不敢参加,只敢躲到一根柱子后,悄悄地看着我的孩子。”

    施谯谯的声音早已哽咽,而施如锦背过身去,眼泪止不住地往下掉。

    “我跟你魏芸阿姨说过这个想法,她笑我杞人忧天,想想也对,你现在这么小,我还有大把的时间陪着你,小锦,爸爸很期待,期待看着你一天天长大,看着你学有所成,看着你成家立业,我那时也将人到暮年,或许已经学会,坦然面对人生的苦难,放下所有往事,然而等待……回到你母亲身边。”

    霍巍从后面抱住全然泣不成声的施如锦,轻轻地拍着她的肩膀。

    信……终于读完了,除了屏幕上施谯谯低声的抽泣,现场竟鸦雀无声。

    “姐,本来我不想读的,可妈和叔叔非要逼我,读完这封信,我终于知道,为什么打一生下来,我就觉得咱爸偏心,原来……他是真偏心!”施谯谯努力地开了句玩笑,声音却嗡嗡的。

    霍巍先笑了出来,胡乱在施如锦脸上抹了一把,道:“爸爸这封信的原件,在我这儿。”

    施如锦转过头,看着霍巍从一名伴郎端过来的托盘里,拿过一个已经发黄的信封。

    “妈妈说,你爸爸留下的东西,基本上都交给了你,唯独这封信,她想遂你爸的心愿,在婚礼上拿出来,就当是你爸给你的结婚礼物。”霍巍看着施如锦道。

    施如锦双手接过,长长地吁了口气,随后擦了擦泪:“刚才你也听见了,我爸可是警告你,谁都不能欺负施予牧的女儿。”

    霍巍笑了笑:“回头我去找找,说不定我爸妈也留了什么信,警告儿媳妇,别欺负他们儿子。”

    “你够了吧!”施如锦睨了霍巍一眼,情绪到底平复下来。

    “要不要照个镜子,看你都成花脸了!”霍巍拿手指着施如锦。

    老佟立刻在旁边来了句:“我的妈呀,这么丑的新娘子!”

    “闭嘴!”霍巍冲着老佟瞪了过去。

    施如锦重新化妆,又换了套礼服出来,结婚酒会已经开始。

    和霍巍满场敬完了酒,施如锦已经累得够呛,见霍巍被老佟带走,便到酒水区拿了杯饮料,找到一张沙发坐下,借着长裙曳地,又把脚上那八公分的高跟鞋脱了。

    一家三口走到施如锦跟前,笑道:“施小姐,我们过来道一声‘恭喜’!”

    瞧见是郑实夫妇和他们的小宝宝,施如锦忙要站起,一不小心,把鞋踢了裙子外。

    郑实看到鞋子,一脸好笑:“大家是朋友,别站了,我们过来说几句,就准备先走了?”

    “这么早就走?”施如锦便又坐下来。

    “孩子要回家睡觉,郑实刚学会开车,平时只敢开40码,现在不走,到家只怕要半夜了。”抱着女儿的郑太太调侃了郑实一句。

    “我跟施小姐先聊一会?”郑实朝郑太太递了个眼色。

    郑太太坐到施如锦旁边,小宝宝干脆一眼不眨地瞧着施如锦。

    “你看我干什么呀?”施如锦拉了拉小宝宝的手。

    “阿姨好漂亮的,对吧?”郑太太教小宝宝道。

    小宝宝突然一乐,随后居然不好意思地将小脸藏进了郑太太怀里。

    “听说你跟林显文的案子快开庭了?”坐在另一张沙发上的郑实问了一句:“我跟你做个专访,行不行啊?”

    “知道你这节目火,不过,我可不想再出一次风头了,”施如锦直接拒绝:“预计我这个官司不会赢,到时候说不定还成了反面教材,我还是低调一点。”

    “法理与人性的矛盾,多有趣的新闻点,不知道为什么,我不认为你会败诉,”郑实倒也不坚持:“你不愿意就算了,我其实对霍先生更感兴趣。”

    “感觉你吃定了我们,是吧?”施如锦哭笑不得:“他又有什么新闻卖点?”

    “当然有,我已经关注霍先生很久了,”郑实朝不远处的霍巍看了看,道:“作为中国车手,征战一个亚洲人完全不占优势的赛场,你不觉得,这故事本身就很励志,不过说实话,霍先生跑到现在,成绩真不咋的。”

    “怎么,你还幸灾乐祸?”施如锦盯住郑实。

    “别急啊,”郑实赶紧解释:“我们正在讨论关于霍先生的选题,计划派两个记者做追踪采访,主题我都想好了——围场英雄,怎么样?我们要传递给观众一种不肯服输的竞技精神,价值观绝对正,你觉得呢!”

    “记者跟拍,吃喝算谁的?”施如锦倒笑起来。

    “我们自己负担,主要还是霍巍这个人太有魅力了,之前我跟他聊过一回,以霍先生的出身,妥妥的人生赢家,所以他突然去赛车,很多人都觉得是在玩票。可我看出来,他是认真的,比任何一个车手都认真,一个目标明确,并且愿意付出努力去实现它的人……我真是太喜欢了,一定要为他做一个纪录长片。”

    不能不说,郑实这一番话,让施如锦听入神了。

    不过,施如锦依旧婉拒:“感觉你现在财大气粗了,只是坦率地说,我觉得我老公接受跟访的可能性不大,他少爷脾气挺重,还特别爱面子,你现在明摆着把他设定成悲情英雄,你以为他能乐意?”

    “现在就叫‘老公’了,这改口可真快,霍巍给改口费了吗?”袁宜佳笑着走了过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