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书包 > 都市小说 > 五谷丰登小福妻 > 第一百五十七章孝顺引发的血案
    沈三爷哪里能想到宋波竟然是个如此不会拐弯的孩子,这就是个典故,是传授你孝顺的想法,这孩子怎么还盼着他爹眼睛不好使来着。DIERShǔьáo.Oγg

    “孩子这个故事不是固定死的,你可以从这里受到启发,像是给你爹打水洗/脚,再给你娘捶捶腿,干干活,是这个意思,他们都是一样的道理,而非让你盼着你爹眼睛不好使。”

    宋波似懂非懂,脑子里又冒出另外一个问题:“先生,那为什么这个故事被放到二十四孝里,而我给我爹捶腿就没有在里面呢,还是里面有捶腿,而你没有讲到呢?”

    二十四孝里自然没有捶腿这个典故,沈三爷心累的喘口气:“因为事有大小,也有轻重,不过心意都是一样的。”

    宋波没听懂,他觉得鹿乳奉亲的故事很感动人,感动的他都要哭了。

    他也想当里面的主人公,被大家称赞,可惜,他爹娘的眼神都是那么好使,他娘是不是针线活做的不够多?

    沈三爷看他没有在说话,还做一副苦恼的样子,似是在努力的思考,觉得这个孩子肯定听进去学进去,他满意的讲下一个知识。

    宋长宁被宋波逗的差点没憋住笑,眼睛弯弯的,皮肤和雪一样白,又滑又嫩,沈寒年本是认真的在听讲,无意间瞥到宋长宁,那本是沉稳如磐石的心忽然就飘忽动了一下。

    沈寒年低下头皱眉,半晌才重新集中注意力。

    上午学习结束,中午回家吃饭的时候宋奶问他们今天学啥了,宋波这个小欠凳第一个举手发言:“我们今天学了三字经还有二十四孝,先生讲的特别好。”

    本来没将这事当回事的刘牡丹瞪大眼睛,她这个浅薄的村妇人听到从宋波嘴里说道她从来没听过的东西,觉得很新奇很不可思议,觉得这个孩子瞬间就变的厉害有学问。

    宋波穿着灰不溜秋的衣服坐在那吃饭,没事扣扣鼻子扣扣腿,孩子依然是昨天的那个孩子,可这个当亲娘的却是觉得宋波此刻如同一个翩翩佳公子一般。

    还是学学问好,以后必须多多学学问。

    刘牡丹暗自下定决心。

    “二十四孝是不是让你多多孝敬我们?”宋老三脸都激动地红了,大抵和刘牡丹一个心态。

    宋波学着沈三爷的模样摸摸下巴,他本是学人家捋胡子,可惜毛都没长齐只能摸下巴:“我听完先生的课觉得学到很多东西,也很想多多孝敬你和娘,可惜爹你的眼睛太好用了,你要是眼睛有问题,那我也能孝敬你,可惜,你的眼睛还好用。

    娘,你从明天开始多做点针线活,赶紧将眼睛熬坏,这样我就能孝敬你了。”

    宋长宁嘴里的红烧肉顿时就不香了,她默默端起碗,往后退去,因为刘牡丹和宋波坐的位置离她很近。

    饭桌上诡异的沉默一会儿,而后忽然爆发出宋老三夹杂着刘牡丹的怒骂声,宋波傻眼,他说错啥了吗?

    吃完饭被揪着耳朵混合双打以后,宋老三和刘牡丹去宋长宁这来询问,难道先生是教不好,所以宋波才那样吗?

    宋长宁努力没有笑出声,给宋老三和刘牡丹扫盲,本是想给宋波开脱,没想到反而惹这夫妻两个更加生气,儿子愚笨不觉得,却觉得宋波是故意出言不逊的,人家先生明明是引导他向善,他却想爹娘看不到。

    半大的小子被按到炕上,被宋老三用鞋底子打的嗷嗷叫唤。

    下午去上学,宋波眼睛通红,站着学习,沈三爷被吓一跳:“你怎么不坐下?”

    宋香茗嘲笑道:“他没办法坐下,今天回去想让我叔叔和婶婶变瞎,所以被揍了。”

    得知真相的沈三爷差点没将老腰给闪断:“我,我何时教你这个的,你还是没有想明白吗?”

    只见宋波带着哭音,像是个霜打的小白菜:“我想明白了先生,我还是别孝顺了,我爹娘他们不值得。”

    宋长宁哭笑不得,沈寒年也惆怅的扶额,沈寒心虽然不知道啥事,但从小就附和着周围人来夸张的笑了两声,宋云憋得异常痛苦,宋香茗觉得宋波就是傻子。

    最为难受的就是亲先生沈三爷,面对宋波这样顽固又好学的学生,开始怀疑自己有没有能力教书育人。

    “先生,你以后多教我点好学的典故,这样的典故,就算学生有大善心,我爹娘也承受不来。”

    沈寒年没忍住替沈三爷解释道:“你的想法有些偏执,二十四孝只是代表,而非让我们必须做才是对的,孝顺的小事还是大事都是孝顺,你爹娘眼睛都健明你该开心才是,日日祈祷他们安康才对,明明人家眼睛好用你还偏想让她们看不见,再去孝顺,又累挺又折磨。

    你爹娘不觉得你是孝顺,而是诅咒,你不如回去晚上多帮你爹娘做点活,让她们眼睛少受些累,其实和鹿乳奉亲是一样的道理,都是为了眼睛而孝顺。”

    可以说沈寒年将的道理明白,一听就懂,宋波听完茅塞顿开:“我懂了,多谢沈兄。”他的学习能力还是很强的,没到一天的功夫就将那繁文缛节挂在嘴边了。

    沈寒年摆摆手:“客气了。”

    沈三爷继续讲课,他发现宋长宁很聪明,沈寒年也聪明,宋云和宋波姿势尚可,沈寒心可能是年纪太小,资质还有待观察,至于那宋香茗,沈三爷觉得此子天生反骨,应该好好教育引上正途才对。

    为何觉得宋香茗天生反骨,是因为今天针对这个孝义的问题,沈三爷也问过宋香茗,宋香茗的回答是,没必要孝顺,自己活好就行。

    很多世人皆知的道理到她那里她觉得嗤之以鼻,不成道理,而且每每都和你反着来,又不是作假,而是真心觉得你的话没有道理。

    目中无人脚下无路,便是天生反骨的表象。

    几日过去,沈三爷晚上没忍住同宋家几个孩子回去,找到宋奶将这件事告诉宋奶,宋奶叹气:“这孩子的事我们家里人都知道,但是没有办法。”

    沈三爷和宋奶说了很多,并且承诺会多多引她上正路,宋奶连忙感谢。

    宋长宁大概猜到沈三爷过来的目的,大多数人都觉得宋香茗可能是不听话,反骨,但是她却觉得,宋香茗天生便是无心之人,一个石头人,你不管做什么都不能感动她。

    钱贵凤没事也问宋福道学啥了,宋福道自然是说不明白,不过没几日,发生一件震惊宋家的事。

    早上钱贵凤身子不方便,不能起来烧水,都是宋长宁烧水,本来是懒床的宋福道忽然也起来穿衣服,宋长宁系扣子的手顿住,就看到宋福道十分艰难的穿上衣服,瞧见宋长宁在看着自己,傻呵呵的笑起来:“我,我孝顺。”

    大早上的忽然来一句这个,聪慧如宋长宁也没听出宋福道到底想干啥,她紧忙穿衣服追出去,就看到宋福道拿着壶往里面装水,动作别提多笨重,宋长宁知道他大概想干啥,就去将炉子点着,宋福道装好水放到炉子上。

    以为装的不好,壶身上都是水,炉子烧热以后水顺着壶身流下去,发出呲呲的声音,宋福道最害怕这样的声音,害怕的躲到宋长宁的身后。

    宋长宁心里感动,她轻声问:“阿福哥是想孝顺爹娘是吗?”

    宋福道哆嗦的回道:“还有,长宁。”

    宋长宁回头看向宋福道,心里说不出的滋味儿,这一世就算是阿福哥哥,都对她特别好。

    这样失智的人还能对你那么好,是这个世界上最纯粹的东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