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书包 > 都市小说 > 宋医生,谈个恋爱否 > 第一百七十一章 酒品见人品
    洛以夏是真想对她翻个白眼。diershubao_org

    宋承颐脸上没什么异常,只是觉得这话听着怎么这么可笑?

    “二婶,堂姐结婚了吗?”洛以夏问到。

    “你堂姐这才毕业几年啊,急什么啊?”

    “二婶,堂姐都二十八了还是二十九了?再不把自己给嫁出去,可就是大龄剩女了。”

    “你胡说什么呢?你姐名校毕业的,还怕找不到男朋友?你姐可不像你,随随便便找个都行,你姐眼光可是很高呢。”二婶趾高气扬的。

    洛以夏还没再开口,就看到于文静和洛宏涛赶了过来。

    “人没事吧?”于文静跑过来上下左右的检查了二人一番。

    “没事,就车子擦了点。”宋承颐开口。

    “没事就好。”于文静也松了口气。

    洛宏涛沉着脸看了一下车子,“你开的你爸的车子?”

    “家里就爸的一辆车。”

    “二哥二嫂子,这车子的情况我也看了一下,这一看就是你们的车刮擦的,不能算承颐的责任。”

    “宏涛你这话什么意思呢?”二婶立马就沉着脸。

    “这事我看就这么算了吧,你们是有事要出去吧?你去先去忙吧,然后再说。”洛宏涛看着宋承颐的车很是头疼。

    “算了算了,孩子还等着我们去接呢,我们先出去吧。”二伯拽着二婶上了车。

    看着车开走,一家人脸色都不好看。

    “承颐啊,这车在这里也修不了,等到了a市,我给你修。”洛宏叹了口气。

    “没事爸,我已经和我爸说了,到时候走个保险也花不了多少钱。”

    “这可不行,这车随随便便补个漆都好几百万的。”洛宏涛一脸严肃。

    “我们还是先回去吧,爷爷奶奶还都在等着呢。”于文静看着气氛一直僵持着。

    宋承颐又重新上了车,带着洛以夏开车向前行驶。

    “对不起啊。”洛以夏低低的说。

    “又不是你刮的,车又不是你开的,你道什么歉?”宋承颐笑着说。

    “但是是我家的亲戚。”洛以夏很内疚。

    “我喜欢的是你,娶的也是你,又不是你家亲戚。”宋承颐微微勾唇笑着。

    “唔。”洛以夏应着,但是抑制不住上扬的嘴角。

    怎么办,宋承颐好撩啊。

    自己的小心脏承受不住啊。

    车子开进了村口,洛以夏指着靠里的一家三层楼房:“就这个。”

    宋承颐把车停在了门口。

    洛以夏远远就看到从屋子里走出来的爷爷奶奶。

    连忙开了车门,跑了下去。

    “爷爷奶奶。”

    “哎呦,我们夏夏回来了?”奶奶拉着洛以夏仔细打量着。

    “夏夏又好看了,这头发怎么剪了?”爷爷还皱眉看了看被剪短的头发。

    “夏天热。”

    宋承颐正停好车,说实话,现在确实有些紧张……

    洛以夏笑着跑过去把宋承颐拉了过来,亲昵的挽着他的胳膊。

    “爷爷奶奶,这是承颐。”

    宋承颐也跟着喊了一声:“爷爷奶奶好。”

    “哟,这小伙子长的精神啊,长这么帅气啊?”奶奶看到宋承颐就很喜欢。

    一旁的爷爷不满的哼了一声:“光长得好看有什么用。”

    结果被奶奶给拧了一下,立马闭上了嘴。

    洛以夏和宋承颐相视一笑。

    “刚刚文静说出什么事了?跑那么急?”

    “和二叔的车刮了一下。”洛以夏实话实说。

    奶奶一听,脸色就很不好,“这洛伟一家的欺负谁呢?平时在村子里就横行惯了,现在还欺负我孙女婿头上了?”

    隔壁一户人家听到了动静,探出了头。

    “夏夏回来了?这是带男朋友了?”

    “表姑,我男朋友。”洛以夏笑着点头。

    “年前我还和你奶奶说想给你说个媒呢,结果你奶奶说你已经有男朋友了,我还不信呢,现在看到真人了。”

    “我孙女肯定是要自己找的,都什么年代了,还用得着别人说媒?”奶奶一副我孙女最优秀的样子。

    “怎么都站在外面?你俩还没吃吧?赶快进去吃饭,一直等着你俩开饭呢。”于文静回来就看到左邻右舍像看猴一样打量着他女婿。

    “哦好。”洛以夏应了一声。

    宋承颐去开了后备箱,开始搬东西。

    满满一后备箱的补品和好酒。

    之前他听洛以夏说过,她爷爷爱喝酒。

    “爷爷奶奶,承颐给你们买了好酒和补品哦。”逮着机会,洛以夏就开始炫耀宋承颐。

    “这孩子怎么还花钱呢,来看看我们就很高兴了。”

    “这些都是我奶奶准备的,她说一定不能失了礼节。”宋承颐笑了笑。

    “哟,这酒客贵了,一瓶都好几千吧,还有这事燕窝吗?”

    围观的人群有人出了声。

    “行了行了,下次来奶奶家就不用带这些了,爷爷奶奶也不缺这些。”奶奶笑着,拉着她的宝贝孙女进了屋。

    关上门,也就隔绝了外面的喧嚣。

    客厅开了吊灯,瞬间就明亮了起来。

    “都来吃饭吧,一会凉了。”

    满满一桌的菜,极是丰富。

    洛以夏一眼就看到了奶奶经常做的四喜丸子。

    “哇,这个,奶奶做的这个可好吃了。”然后迫不及待的夹了一个给宋承颐。

    一脸期待的让他尝尝,宋承颐咬了一口后,点了点头:“嗯,好吃。”

    “行,好吃就多吃点,合你胃口就好。”奶奶爽朗的笑着。

    “承颐啊,会喝酒吗?陪我这个老头子喝一点?”爷爷在一旁悠悠的开口。

    “你这死老头子,孩子刚来喝什么酒,开了一上午的车,多累啊?”

    宋承颐并没有拒绝,接过了被倒满的一杯白酒:“会喝一点,爷爷不要嫌弃我就行。”

    说着还端着杯子,站起身,和爷爷碰了一下。

    洛爷爷看着他还算爽快,好感也增加了一点。

    最后桌上就演变成了,洛爷爷不断灌着宋承颐白酒。

    “行了,老头子差不多得了,别喝了。”奶奶还是惯着她孙女婿的。

    “没事,我还能喝点。”宋承颐又灌了一杯白的。

    洛以夏看着挺心疼的,宋承颐都喝了六杯白酒了,他本就不喜欢喝。

    她也知道他只是想讨爷爷的欢心。

    要是自己现在劝爷爷,他的努力就白费了,只好默默地垂下眼帘。

    喝了一个小时,桌上大家也吃的差不多了,最后就剩三个男人在喝酒。

    宋承颐是真的坚持不下去了,酒劲上来了,头晕眼花的。

    爷爷也有些微醉:“这男人啊,还是要能喝酒,烟不吸啊都行,你不吸烟吧?”

    宋承颐沉着头,摆了摆手。

    他是医生,平时还有点小洁癖,怎么可能接受得了烟味。

    “不吸就行,夏夏小时候身体不好,不能闻烟味,一闻就咳的不行,后来啊我和他爸就直接把烟给戒了,到现在这么多年也没再吸过了。”

    洛以夏听到这还有些感动,自己从小就被家里宠爱的。

    明明自己后来好了,但是他们也还是没再吸烟。

    “都喝了一个多小时了,一会儿隔壁都吃晚饭了,你还搁这喝酒,夏夏,承颐好像醉了,你给扶去休息。”奶奶金口一开,洛以夏立马顺溜的扶起了宋承颐。

    一旁的爷爷虽然还没喝尽兴,但是目光一触及到奶奶,张开的嘴巴又默默地给闭上了。

    宋承颐也还是有意识的,就是脚步有些虚。

    于文静在一旁帮忙。

    “你爷爷奶奶把你隔壁的房间给整理出来了,让承颐睡,这几天啊,你俩先避嫌,分开睡知道吗?”

    洛以夏点点头,农村嘛,有些老思想根深蒂固的,而且大家也并不知道他俩已经领证了,显然也只能这样了。

    “先放我房间吧,我好照顾他,我这边还有卫生间,他也方便些。”

    洛以夏轻轻的把宋承颐放到了自己的床.上。

    自己也都一年没回来了,房间还和记忆中的一样,床单被套也是好闻的阳光味,看来昨天妈妈还给拿出去晒了。

    于文静出去后,洛以夏还帮着他脱了外套和鞋子,最后给盖上了自己的被子。

    “想不想喝水?”洛以夏直到他还醒着。

    宋承颐呢喃了一声:“不喝。”

    一接触到枕头,宋承颐就沉沉的睡去了。

    迷糊中,还在想着,下辈子一定要生出来就会喝酒,这样以后找媳妇就不用这么难受了。

    岳父也让他喝,现在爷爷也让他喝。

    他们家是不是都得酒品见人品?

    他睡着的这段时间,洛以夏就椅跪在了地上厚厚的毯子上,杵着下巴在床单上,看着宋承颐的睡颜。

    宋承颐脸颊微红,嘴唇现在也红的发烫。

    紧闭的眼睛,睫毛根根分明,还很长。

    鼻梁高挺,洛以夏没忍住,伸出了手小心翼翼的在他面部的轮廓上描摹。

    一点一滴的全都刻在脑海里,刻在她的心上。

    期间,洛以夏喂了两次水。

    听到楼下有说话声,洛以夏也下了楼。

    这叫嚷的声音在村口都能听见。

    “这怎么能算了呢?我们家车子补漆不要钱啊?”此时的二婶站在门口,掐着腰。

    “刘玉凤啊,你欺负谁呢?真当我们家好欺负的吗?”奶奶气势一点不输。

    “你就别吵了,我之前拍了照片,问了别人,都说是我要负全责,还吵什么?”二叔也是头很痛。

    刘玉凤一听,话锋一转:“都是亲戚嘛,擦了一下而已,就这么算了吧。”

    于文静脸色很是难看,洛以夏知道,她妈忍的很辛苦,就差个导火线,一引就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