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书包 > 都市小说 > 嫡女重生,朕的皇后总想逃 > 第43章二姐姐这是怎么了?
    “县主?”沈婉愕然,沈婧怎么就成了县主了?

    见她一脸震惊,沈婧柔柔一笑,略低了头道:“是啊!母亲在让我来青州的同时还给宫里的太后娘娘递了折子,这不,太后娘娘大手一挥,就下了懿旨封我为从三品怀柔县主。DíēγδΗǔΒαο.ǒrg”

    说完,她还状似不经意地扶了扶头上簪的凤钗。

    这凤钗可不是谁都能带的!

    除了皇家人也就只有那些被特意赏赐了的官眷们才能簪。

    瞧见沈婧头上那支刺目的金色凤钗,沈婉便知道人家并没有撒谎……

    沈婧是真的被封了县主!

    思及此,沈婉袖中的手就攥得更紧了,她恨沈婧,更恨宝安长公主!

    若非宝安长公主刻意提携,沈婧又怎么可能成了县主?

    看着沈婉气得眼睛都发红了,沈婧才慢悠悠地将手放了下来,甜甜一笑道:“本县主一路赶来甚是劳累,就不陪二姐姐了!若是您想叙旧,大可以明日来凌波楼来寻本县主!”

    说罢,她就直接快步离开了。

    沈婉就那样死死地盯着沈婧,直到那道娇俏的身影彻底融于夜色之后,她才收回了自己的目光。

    “小姐……您……您莫要恼怒!”丫鬟斟酌再三,还是怯怯地开了口。

    不怪她怕沈婉,着实是沈婉此刻的面色过于吓人了些。

    一张俏丽的脸上尽是愤恨和怨毒,那微敛的水眸中暗藏着无尽的杀意。

    沈婉手上一个用力,尖利的指甲就划破了掌心。

    她深深地望了眼灯火通明的清风院,随后平静道:“回吧!”

    说完,就非常干脆利落地转身离去了。

    见状,原本就胆战心惊的两个丫鬟越发地慌了。

    她们小姐受了这么大的委屈还如此平静,着实是有些不合情理啊!

    若是她直接发怒,将怒火宣、泄出来也就罢了,如今这般平静淡然,怕是才真的是要出事……

    想着,两个丫鬟就无比担忧。

    ……

    翌日清晨,沈姝才出院门就遇见了穿着一袭鹅黄色大袖长裙的沈婧。

    与沈婉的那种纤弱柔美不同,沈婧五官明丽,气质娴雅端庄,就像是那花圃里精心养育的兰花一般,很容易就会获得旁人的好感。

    这不,沈姝就对自己这个突然而来的妹妹很是欢喜。

    还没等沈婧行完礼,沈姝就笑着握住了她的手。

    “六妹妹住的可习惯?青州与京都千里之距,你初来乍到,可能会有些许不适应。若是你有什么不习惯的,都只管告诉我!”

    沈婧含笑点头,随后道:“婶母和母亲将一切都安排的很是妥当,我住的竟是比在宁国公府时还舒心呢!”

    “呵呵,你可真是最甜!”沈姝笑嗔了一句。

    随后,她又道:“你是来等我一同去松龄院的吧?”

    都不用多想,她就知道这沈婧是得了她大伯母的指示,这才特意和自己多亲近的。

    她不想拂了她大伯母的面子,也不讨厌沈婧,所以她干脆就主动地对沈婧露出了亲近之意。

    沈婧既然能被宝安长公主看重,自然也不会是什么痴傻之辈,沈姝一开口,她就懂了沈姝的意思。

    她立即道:“是呀!我想着我们住的近,且五姐姐也要给祖母请安,就直接过来了!”

    “六妹妹有心了!我们日后就都一起去吧!”沈姝笑道。

    沈婧颔首,随后她们姐妹两个就说笑着往松龄院去了。

    她们二人正说在兴头上的时候,身后突然传来了一道阴阳怪气的声音:“我竟然不知道五妹妹和咱高贵的怀柔县主如此投缘!这才见面就呈现出这么一副姐妹情深的样子!“

    沈姝蹙眉,这话中的怨气如此之深,她不用回头都知道这是沈婉说的。

    想来也是,沈婉满心以为自己的谋算得逞了,却没想到沈婧突然出现,一下子就将她的风头给盖过去了。

    以她那种性子,又怎么会没有怨愤呢?

    沈婧回首,浅笑嫣然,道:“我和五姐姐本就是姐妹,感情好些也是应当的。”

    闻言,沈姝一个没忍住就笑了出来。

    别说,这位看起来端雅的六妹妹怼起沈婉来倒是有一手啊!

    不咸不淡的一句话就将沈婉堵得脸都青了。

    偏生她说的话又占着理,沈婉无法反驳,只得不咽下这口气。

    良久,气得七窍生烟的沈婉才平静下来。

    “六妹妹可真是伶牙俐齿啊!这话说得是真漂亮!怨不得这么快就哄得母亲那般欢喜!哄得母亲欢心不说,现在居然连咱孤傲的五妹妹都被你哄得笑语连连!”

    说到后半句,沈婉可以拖长了声音,还瞄了沈姝一眼,说得那叫一个意味深长。

    沈婧的目光闪了闪,这沈婉不仅暗指她心机深,还在挑拨她和沈姝!

    想着,她就下意识地望了沈姝一眼。

    她得罪得起沈婉,可她却不能,也不敢让沈姝对她生出芥蒂来。

    她很清楚,她如今的风光是来源于宝安长公主的。

    宝安长公主不喜欢沈婉,那她就要让沈婉过得不痛快!

    可沈姝却是宝安长公主的心头肉,她惹不得。

    沈姝敏锐地察觉到了沈婧平静面容下的那丝不安,她直接握住了沈婧因为惊慌而冒汗的手,重重地捏了一下,让她放心。

    随后,她才转而看向沈婉。

    “像六妹妹这样貌美又嘴甜的贵女讨人喜欢不是很正常的事吗?无论是大伯母还是我,都喜欢这种娴雅知礼的妙人儿!”

    说着,她与沈婉对视的目光就变得凌厉起来了。

    平心而论,在白雪薇这种心思阴毒,动不动就装柔弱的女子和同样有心计却落落大方的沈婧之间,她喜欢的绝对只会是沈婧!

    沈婉狠狠地捏着手里的帕子,冷冷哼了一声就率先走了。

    她的两个丫鬟尴尬地朝沈姝她们行了礼,随后就小跑着追了上去。

    见她走得匆忙,颇有几分落荒而逃的意味,沈姝的唇角就不自觉地扬了扬。

    很快,沈姝她们姐妹几个就齐聚在老夫人的松龄院了。

    因着老夫人还未出来,她们就先给已经到了的宝安长公主和沈夫人行了礼。

    “阿姝,我听你大伯母讲,阿婧弹得一手好琵琶,你今日就将她也带书院去玩吧!正好可以教教你柳家妹妹!”沈夫人捏着茶杯,不疾不徐道。

    “好呀!”沈姝一口应了。

    她早就看出来沈婧是她大伯母乐意挑选来打压沈婉的,所以,她丝毫不意外她娘亲会不遗余力地提拔沈婧。

    “阿婧,那柳巡抚家的明珠最是活泼娇憨,又与你年龄相仿,你可得耐心点教人家啊!”宝安长公主放下茶杯,微笑道。

    沈婧连忙颔首,道:“母亲放心!女儿一定会全力以赴的!”

    她心知这是沈夫人和宝安长公主特意给她寻的接近其他贵女的机会,她一定会好好把握的。

    要知道,那些个真正的大家氏族的嫡女们都很傲慢,若非与她们同等出身,就是有百般本事也无法获其青眼。

    像她这种假嫡女,那些个真嫡女会给她以面子上的尊重,却不会真的与她相交。

    如今有了沈夫人和宝安长公主的这个安排,她至少多了一大半融进那群真嫡女们的机会!

    这等机会可是可遇不可求的!

    不得不说,宝安长公主虽是为了恶心沈婉才接了她来,可人家对她还是很好地!

    想着,她心中对宝安长公主便又多了几分感激之情。

    见她面露坚定,水润的眸中还藏着几分感激和欣喜,宝安长公主的笑容便又深了几分。

    这倒是个懂得感恩的好孩子!

    沈夫人看了看沈婧,又瞧了瞧宝安长公主,随后就同宝安长公主相视一笑。

    见状,原本就开心的沈姝也越发开心了。

    一时间,这屋内的几人竟都是笑着的,除了沈婉……

    她也在笑,可那笑容却十分勉强。

    若不是活了两世,阅历够多,耐性够好,她怕是连面上的笑意都无法维持了!

    这宝安长公主简直是欺人太甚!

    明明是她答应了老夫人要认她做嫡女的,可她不仅仅暗地里弄来了沈婧恶心她、抢她风头,如今竟是直接为沈婧谋划了一条可以快速融入在鸿儒书院上学的世家嫡女圈子里的路!

    这已经不是简简单单地一句偏心就能盖过去的事了!

    只怕,沈婧真的融入那群贵女中之后就会获得很多世家夫人和宗室王妃们的青睐吧?

    再然后,沈婧就会顺理成章地嫁入高门!

    如此一来,只怕是原本就是因为利用她才帮助她的老夫人也会动摇吧?

    呵,宝安长公主为了毁掉她的前途,倒是真的下了血本啊!

    想着,沈婉就恨得牙痒痒,但凡她日后得了势,她就要让宝安长公主和沈夫人她们为她们的所作所为付出应有的代价!

    她想的出神,压根就没注意到沈姝的视线一直在她脸上。

    眼瞧着她的脸都变得扭曲了,沈姝才慢条斯理地佯装惊讶道:“呀,二姐姐这是怎么了?”

    众人闻言望去,就见沈婉好看的樱唇居然沁着血。

    宝安长公主的眸中快速闪过一丝不屑,随后关切道:“阿皖这是怎么了?是昨日吃多了鹿肉上火了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