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书包 > 其他小说 > 谋杀者 > 72、石冰
    我一时间有些反应不过来,我说:“你说什么,我师傅他……”

    石冰说:“他的确是你师傅,但是他不是白崇。DIERShǔьáo.Oγg”

    我问:“那真正的白崇呢?”

    石冰说:“我刚刚和你说了,真正的白崇半年前已经死了。”

    我问:“怎么死的?”

    石冰说:“一场车祸。”

    我听见他这样说忽然浑身打了一个机灵,因为我脑海里第一个想到的是那个老头给我的三张照片最后一张,那也是异常车祸,只是从照片里能得到的信息很少。

    我说:“难道是那场没有肇事者的车祸!”

    石冰说:“是的,就是半年前你看见的那一场车祸。”

    我说:“我记得当时地上躺着一个人,难道那个人就是白崇?”

    石冰却说:“不是。”

    我听了不解起来:“可是……“

    石冰说:“白崇在车里,他就是肇事者,而且在车祸发生之前,他已经死了。”

    我听见石冰这样说,更觉得有些不可思议起来,我问:“为什么会这样,他是怎么死的?”

    石冰说:“这个死法你很熟悉,他服用了过量的地高辛,这也是这场车祸发生的原因。”

    我问:“那么被撞死亡的那个人是谁?”

    石冰没有回答我,而是陷入了沉默,我见他不回答,继续追问:“那个死亡的人是谁?”

    石冰依旧没有回答,而是和我说:“何阳,你想过没有,白崇为什么要死?”

    我几乎是没有思考就说:“是因为他的身份。”

    石冰问我:“什么身份?”

    我说:“和你一样的身份。”

    石冰笑了一下,我听见他说:“你知道我的身份?”

    我说:“我不知道。”

    石冰好似明白了我在说什么,他说:“那么何阳,既然你师傅并不是真的白崇,那么他是谁?”

    我听见石冰这样问我,我更是一头雾水,我说:“我不知道。”

    石冰说:“你好好想想。”

    我不知道他要让我想什么,我有些开始莫名地烦躁起来,我问他:“你要和我说的就是这些吗?”

    石冰听见我这样问,他才说:“我有一件事要告诉你。”

    我问:“什么事?”

    石冰站了起来,和我面对面站着,似乎就是为了接下来的这件事,我见他这样整个人也开始有些紧张起来,甚至有些屏住呼吸,接着我听见他和我说:“他找到你了。”

    他说完就停住了,就是短短的五个字,我一时间没反应过来,我问:“没有了?”

    石冰说:“没有了。”

    我问:“他是谁?”

    石冰说:“我只能帮你到这里,其他的,需要你自己去查。”

    而且说完他似乎就要离开,我见他要走,就有些着急,我说:“你还没有告诉我最紧要的部分。”

    石冰却说:“我认为我已经把最紧要的部分告诉你了,那么你认为什么才是紧要的部分?”

    我问:“你为什么要绑架我?”

    石冰却说:“谁绑架你并不重要,重要的是你为什么还活着。”

    我愣了一下,就是发愣的这一下,石冰已经走到了门前,然后拉开门,在他打开门的时候,我再次问他:“这个案件,这个蝴蝶尸案,是为了隐藏一个人的死亡是不是?”

    石冰听见我这样说,拉门的动作停了一下,然后他转头看着我,他问我:“你怎么会这么觉得?”

    我说:“我心里隐隐好像有一个答案,但是我不知道这个答案是什么,也可以说就是直觉,我觉得凶手弄出这么凶残而且明显的命案,是为了掩藏其中一个不起眼的命案,或者是将其中的一个命案隐藏起来,那么这个命案是哪一件?”

    石冰说:“我不知道。”

    我抢过他的话说:“你知道,是哪一件?”

    石冰没有回答我,而是说:“何阳,真相是什么,有时候你以为是真相,却发现真相只是下个真相的另一个谜题,那么下个谜题是什么?答案需要你自己去寻找,谁都无法告诉你。”

    说完他就离开了,我站在原地愣了好一会儿才反应过来什么,石冰好似和我说了很多,又好似什么都没说,好一会儿之后,我拿了电话给张子昂去了电话,他接听了之后我问:“你去哪里了?”

    张子昂似乎不方便,他压低了声音说:“我回来之后和你说,还有你怎么醒了?”

    我说:“我见到石冰了,就在我家里。”

    张子昂问我:“他和你说什么了?”

    我说:“我有一种不好的预感,明早恐怕就会有新的命案发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