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书包 > 都市小说 > 纸上谈婚,豪门佳妻不好追 > 第278章 后悔
    文嘉宁条件反射地想要躲,但是……她的身体却怎么都动不了。DiEγsんυbáo.oяG

    于耀文挪动着挪动着身子,坐到了文嘉宁旁边。

    “你做什么?”文嘉宁问,声音微微有些颤抖。

    于耀文没说话,只是打了个酒嗝。

    他醉眼迷离地看着文嘉宁,像是含了万千思绪,藏于汹涌波涛背后的惊涛骇浪,让人猜不透、看不懂。

    文嘉宁有些紧张。

    于耀文更加朝着她身边凑,然后又是一个酒嗝:“小宁,你喜欢我,是不是?”

    文嘉宁发现这人当真是喝醉了。方才,不是口口声声说知道她的心意吗?怎么现在……又是这么一句?

    “既然喜欢我,那就好哈陪我喝一杯。”于耀文道,“咱们兄弟,已经很久没有这样好好喝过酒了。”

    兄弟……

    这两个字现在在文嘉宁听来,真的可以说是讽刺极了。

    但是她还是端起酒杯,对着于耀文道:“好啊,那我敬你。”

    “干杯!”于耀文最醉眼朦胧地对着文嘉宁示意,然后抬头,将杯中的洋酒一饮而尽。

    文嘉宁也大口大口喝着酒。

    这是她第一次这样喝酒,以前,她都是小口小口地轻啜慢饮,所以从未体会过,酒水可以这么辛辣,辣到她涕泗横流。

    两人不知一共喝了多少瓶,只是茶几上已经没有多少了,反而很多空酒瓶子,奇大八歪地散落在地上。

    文嘉宁摇摇晃晃地去卫生间,不知道踩到了哪个瓶子,又踢到了哪个罐子。脚底直接滑了一下,身子后仰,直接倒在了沙发上。

    倒在沙发上也就罢了,好死不死,她倒在了于耀文身上。

    文嘉宁条件反射就要蹦起来,但是身体却被于耀文一把抱住。

    虽然他喝醉了,但是力气尚在,紧紧抱着文嘉宁,让她连挣脱都无法挣脱。

    “放开!”文嘉宁依旧在挣扎,脸颊都有些发烫。

    “不放!”于耀文也是十分干脆地回答,紧紧扣着文嘉宁的腰,眉头已经皱成了个疙瘩,“你别动了,你越动,我越难受。”

    文嘉宁可以明显感受到于耀文说话的时候,喷薄在自己颈边的温热呼吸,让她不由自主地起了一身鸡皮疙瘩。

    “你离我远点儿!”文嘉宁拔高了声音,想要将于耀文给喊醒,但是却不料,直接让于耀文觉得有些烦躁,直接堵住了她的嘴。

    不是用手堵住的,而是用……

    嘴。

    看着近在咫尺的这张熟悉无比的脸,文嘉宁觉得犹如五雷轰顶,直接被累了个外焦里嫩,连眼睛都不会眨了。

    文嘉宁呆呆的,直到被于耀文咬得感觉到了丝丝痛楚,这才回过神来。

    她立刻抵着于耀文的胸膛想要将他推开,但是于耀文的胸膛却如同铜墙铁壁一般,怎么都推不开。

    反而,她的双手被于耀文一把握住,反剪在身后。

    于耀文的眉头紧紧皱着,似乎还是不满足现在这个状况,不由得又加重了这个吻。

    文嘉宁剧烈挣扎,但是整个身子一下子倒在了沙发上,于耀文的身体立刻压了上来。

    双手没办法动弹,文嘉宁用两条腿不听地反抗,但是……

    还是无用。

    男女天生的力气差异在这一刻,体现得淋漓尽致。

    “你放开我,放开我!”文嘉宁的呐喊从口中溢出,却只变成了破碎的音节。

    眼泪再次流了下来。

    不是伤心,不是难过,而是惊恐,是害怕。

    她从未见过这样的于耀文,像是依止发了狠的猛兽,仿佛要将她整个人给生吞下去。

    文嘉宁得了个空,将于耀文狠狠一踹,整个人直接从沙发上滚了下去,重重摔在了地面上。

    小腿还撞在了茶几上,很痛,但是她这个时候却顾不得了。

    文嘉宁连滚带爬就要往外边跑,但是今天晚上实在是喝多了,一时间不禁觉得天旋地转,又是狠狠一跤摔在了地上。

    而于耀文又是立刻扑了过来。

    “你跑什么?”他问,声音有些嘶哑。

    “你知道我是谁吗?”文嘉宁一边挣扎,一边问道,“于耀文,我不是你的宋彤!”

    “我知道你不是。”于耀文气喘吁吁地道,“你是小宁啊,我当然知道。”

    文嘉宁的动作又是一顿。

    “既然你知道我是谁,你为什么还要这样?”文嘉宁怔怔地问,双眼无神地看着天花板,眼泪又流了下来。

    知道自己挣扎也挣扎不过去,反而会让于耀文更加亢奋与激动,于是文嘉宁首先逼迫着自己冷静了下来。

    但是于耀文没有回答。

    粗重的呼吸合着温热的吻,落在她的脸上、颈边。

    文嘉宁闭眼,眼泪流得更凶。

    她一直在问为什么,但是于耀文没有回答。

    天花板上的水晶灯变成了一个个大大的光晕,在她眼中,愈发地模糊。

    她好像看到了以前的自己,和以前的于耀文,以及他们以前在一起,打打闹闹的那些时光。

    但是现在,却好像什么都变了。

    她不知道事情为什么会发展成这个样子,一切都朝着她无法掌控的方向发展。

    ——

    第二天,顾慕芸起来的时候,去楼下吃早餐。

    路过文嘉宁的房间,却发现门是开着的。

    她朝着里边看了看,却发现一地的酒瓶子,其它什么都没有。

    “嘉宁?”

    顾慕芸叫她的名字,但是没有传来回应。

    “你在里边吗?”顾慕芸又问。

    还是没人回答,顾慕芸打算进去看看,要是房间里边没人的话,就将门给文嘉宁关上。

    进去之后,才发现,酒瓶子比刚才看到的还要多。

    这是一晚上喝了多少的酒?

    顾慕芸瞬间有些担心。

    她快步进了卧室,见到了躺在床上的文嘉宁。

    “怎么了?”一见到文嘉宁的脸,顾慕芸瞬间慌了,“怎么哭成了这样?”

    文嘉宁流泪是无声的,但是却更让人心疼。

    “怎么了?”顾慕芸坐在床边,摸了摸文嘉宁的额头,有些手足无措,“到底发生了什么?”

    “那些酒不是你一个人喝的吧?”

    听到她这么问,文嘉宁的身子抖了抖。

    顾慕芸知道自己的猜测没有错。

    “谁来了?”顾慕芸试探着问,眼珠子微微一转,“于耀文?”

    听到这个名字,文嘉宁闭着的睫毛抖了抖。

    “那他人呢?”顾慕芸环视了房间一圈,并没有看到。

    “走了。”文嘉宁总算开了口,声音却像是被割裂了一样,沙哑无比。

    顾慕芸一愣。

    文嘉宁现在这个样子……

    绝对发生了什么她不知道的事情。

    “他走是他的事情,我只关心你好不好。”顾慕芸拿过一边的纸巾,轻柔地给文嘉宁擦着她脸上的泪痕,“别哭了,有什么事情都可以解决的,别哭。”

    文嘉宁吞了吞口水,眼泪像是不要钱一样往下流。

    顾慕芸蹲在地上,看着文嘉宁:“到底怎么了?”

    半晌,文嘉宁才开口:“我和他睡了一个晚上。”

    顾慕芸眉头一皱,睡了一个晚上?这是……

    “就是你想的那样。”文嘉宁道,“我不知道这算不算酒后乱性,但是事情就这么发生了。”

    顾慕芸震惊了。

    不是,昨天晚上吃饭的时候,他们见到了于耀文的新女朋友,叫那个什么郑铃的……但是现在,文嘉宁说晚上他们两个就滚到一起去了?

    这算是什么?

    “喝了酒啊……”顾慕芸有着怔怔地道,“那酒精还真是误事……”

    “是啊,我挣扎了,但是他力气太大,我挣脱不了。”文嘉宁的眼睛眯开一条缝,看着顾慕芸,“我想跑,但是就是因为喝酒喝太多了,头晕,所以没跑得了……之后发生了什么,我就不记得了。反正早上我醒来的时候,于耀文还没走……没过多久,他醒来之后,露出了一副见鬼的表情,落荒而逃了。”

    听文嘉宁这么描述,顾慕芸几乎可以想象地到,这是怎样的一副场景。

    “他什么都没说,就走了?”

    文嘉宁点点头:“对,应该是还没想好要怎么处理吧。”

    “那你打算怎么办呢?”顾慕芸努力让自己的声音放轻,不给文嘉宁造成什么心理压力。

    “我不知道。”文嘉宁摇头,“芸芸,我是真的不知道……我从没想过,和他的关系会发展到这个地步……我是很喜欢他,是想和他在一起,但是我从没有想过在他有女朋友的时候和他闹成这样,我不想当小三,你说,我是不是成为小三了?”

    “不是,不是。”顾慕芸见文嘉宁的情绪激动了起来,立刻安抚道,“别多想。”

    “可是分明就是啊,他现在有女朋友,我却和他这样……”文嘉宁说着说着,又哭了,“我变成自己最讨厌的人了,我要怎么办啊……”

    其实,文嘉宁一直都是个很坚强的女孩子,这次的事情,她是真的六神无主了,所以才会泪水涟涟。

    “我们想想办法,总能解决的。”顾慕芸摸了摸文嘉宁的头,安抚道,“要不我替你去问问于耀文?”

    “别问,别问。”文嘉宁连连摇头,似乎很惶恐,“我不知道该怎么面对他。”

    “但是总是要面对的啊。”

    “给我点儿时间让我冷静一下。”文嘉宁摇了摇头,“我好后悔,昨天不该和他喝酒的。要是不一起喝酒,也就没有这么多的事情了。”

    听她这么说,顾慕芸也忍不住叹息。

    后悔,向来是最无用的一种心态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