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书包 > 都市小说 > 婢女也秀色 > 第332章 闲云野鹤
    “她是谁?”若虞侧头看了赵堇城一眼。DIERShǔьáo.Oγg

    赵堇城一点也不奇怪自家娘子的反应,瞧了她一眼微微一笑,道:“嗯……许是娘子的双胞胎妹妹吧!”

    嘴角一抽,若虞并没有相信赵堇城所说的话,反倒是上前细看了那人一眼,伸手就想要朝那人的脸上去!

    那人吓得连忙后退,赵堇反应极快,伸手便将若虞拉到了自己怀里。

    “娘子莫要冲动,莫要冲动,你这一手倒是下去了,可有得为夫苦恼了!”

    听到赵堇城这话,若虞嘴角一抽,她方才便觉得,那个现她长得一模一样的人就是赵堇城用人皮面具做的她的脸!

    不过话又说回来,那这个戴着面具的姑娘又是谁?

    突然间若虞好像是明白了些什么,瞪大眼睛不可置信的看着前面的人:“玉儿?”

    那人在听到她的声音后,当下便屈膝对着她行了个礼,然后用玉儿的声音回答她:“主子,是奴婢。”

    在确认了这个声音后,若虞倒也明白了所有。

    也怨不得她在出事后,玉儿并没有什么冲动的表现,反倒是直接离开了怀晋王府,不过话又说回来,赵堇城这是一早便料到了后面要发生的事吗?不然的话,又怎么会那般有先见之明的将玉儿给叫到府外头去?

    瞧着玉儿如今顶着她的脸回来,赵堇城想要做什么若虞也一下子便明白了。

    “你是想让玉儿顶替我吗?”有些担忧地瞧了一眼玉儿,若虞拧着眉头,又问了一句:“确定这样做没有什么危险?”

    “在这张面具之上为夫下的功夫已经够多的了。就算是娘子你自己去看也应当瞧不出什么缺点。”捏了捏自己的下巴,赵堇城继续道:“只要她不发出声音的话,没有人知道她是假的!”

    嘴角一抽,若虞看了一眼赵堇城,“这样的法子也就你想的出来。就咱们如今的情况,到时候皇上要来的话也就罢了,如果皇后也跑过来看望我,那又应当如何?”

    他怎么说皇上也是站在他们这边的,就算皇上到时候知道了若虞是假的他那也没什么。但是,如果是皇后呢?

    看着自家娘子,赵堇城突然便笑了,伸手戳了戳若虞的脑袋,赵堇城笑得温柔:“你家夫君现如今生死不明,王府又出事,你就不会伤心?到时哭哑了嗓子不能说话,亦或是有刁奴对娘子下了某些东西,大夫发现及时暂时不能说话,也是很正常的啊!”

    一听到赵堇城这话,若虞才知道,原来他已经把所有的事情都计划好了。

    如此一来,她似乎没有必要担心些什么了,叹息了一声,若虞便问赵堇城:“如此……你是想把我带离这里,让玉儿继续替我待在这里吗?”

    点了点头,赵堇城大方的承认了:“玉儿的身手不低你,所以她在王府很安全的。不过要说的用脑还是娘子比较厉害,为夫还有另的事情要交由娘子来做,你说。你留在王府是不是屈才了?”

    王府里边儿现在连一只蚊子都飞不出去,若虞就算想要做什么也做不了,毕竟有心无力嘛。

    明白这一点,她倒也没有多问些什么。轻轻的点了点头。

    玉儿在旁边瞧着,当下便笑道:“先前王爷在与奴婢说的时候,奴婢本来还不想帮的,毕竟主子您那时候还在宗人府,奴婢担心得紧,后来才发现,王爷当真是有先见知明的!”

    玉儿是极少夸奖一个人的,就算是当初那般优秀华桒,玉儿都未曾开口夸奖过。

    所以,在听到玉儿在夸奖赵堇城的时候,若虞还是有些意外的。

    瞧了一眼天色,赵堇城便直接拉起了若虞的手,再看着玉儿:“时辰不早了,王妃本王便带走了,这府中的情况你多加留意一些,有什么事情的话,你便去西墙那边传消息!”

    这话是赵堇城对着玉儿说的,玉儿闻声,当下便应了下来,然后对着赵堇城与若虞便行了一个屈膝礼:“两位主子放心,奴婢定当多加留意府中之事儿的!”

    瞧了玉儿一眼,赵堇城微微的点了点头,随之便直接拉起若虞的手就往外头走。

    若虞最后还是有些担忧地看了玉儿一眼,玉儿却十分自然的回了她一个让她安心的笑容。

    看来……她与赵堇城都应当是做了万全准备的!

    萧后为了防止看守王府的禁军里头混到有赵堇城的人,所以,便直接向皇帝请奏达,要求禁军每两个时辰换上一批人!

    而赵堇城这几日没有现身的原因,除却若虞还未从宗人府里回来,最主要的还是因为他一直在摸索着这王府禁军行事的规律,等找到这个规律后,赵堇城为了安全做想,便也曾试过几回!

    所以今夜赵堇城在带走若虞的时候十分的轻松。

    因为,若虞自己本身也是会些武的,赵堇城只需要走一段路再看一眼若虞便好,没多一会儿,两人便直接沿着邻街的屋梁,步踏红瓦离开了王府。

    夜色静谧,晚风突起,那屋顶上远瞧着两道黑色的身影渐行渐远,风卷起了两人的衣摆,那景象,格外的美丽!

    在彻底逃离怀晋王府后,若虞便随着赵堇城一道儿来到了地处比较偏僻的竹林小屋。

    这屋子位置城东的一座小山的山顶上,这座山四周的树木都茂盛得紧,一般的情况下是没有人来这里的,所以,这应当是一个特别安全的地方!

    赵堇城揽着若虞的腰跨了进去,一边走,一边道:“这里是杜云安手下一处小私宅,一般情况下是没有人知晓这里的,所以这里特别的安全。”

    四周的树长得又粗又高,而那个树叶也是长的满满的。若不走近一点来看的话,还当真发现不了这里有一个小木屋。

    就这样的地方自然是安全的。

    若虞站在木屋前瞧着那里的木屋,这木屋确实挺简陋的但是也不算寒酸,它不算大但也不小。远瞧着它有三间屋子,还有一间厨房,然后外面围了一个小院子。就这样的,确实很像一个山林的普通农户之家。

    侧头看了一眼身边的人,她问:“这杜公子该不是想过什么普通人家的生活吧,所以才借着自己的手下的名义在这里建一座小别院?”

    眉梢微动,赵堇城低头看了身边的人一眼:“娘子何故这样问?”

    伸手推开了院门,若虞提着裙子走了进去:“这里虽然简陋,但是所有东西的布置都很别致,根本就不像一个普通人家,所能布置出来的。路飞是一个讲究的人,又怎么还会在这院子里故意做一个小鱼池?”

    杜府若虞是没有去过的,不过,素日里与杜云安的接触,以及他时常的一些小习惯啊什么的,包括他的言行举止,若虞也能看出来,杜云安这个人比起朝中的高官厚禄,他怕更喜欢这里的闲云野鹤!

    这个院子,就打这院子当真是杜云安手下人家的吧,但是,这精心打整过的鱼池,可不是那些为了忙于生计之人能有空来布置的!

    这话若虞虽然没有说出来,但是赵堇城却是懂了。

    看了看自家娘子,赵堇城微微一笑:“起先还没有想到过娘子的眼光如此犀利,现在一瞧,倒是为夫疏忽了,娘子猜得没错,这院子啊,着实是云安的!”

    听到这话,若虞倒是一点儿也不意外。

    走到院子旁边的石凳边坐了下来,她看着池子里头那欢快的游鱼:“这样的简单又朴实的生活,是当真不错!”

    不知为何,若虞突然想起了以前与母亲生活在一起的日子!

    那个时候虽然她们母女俩的日子过得很拮据,但是,亲人在身边,没有别人的阴谋迫害,家人均在,那种日子当真是……

    可惜啊,老天就是爱与她开玩笑,与母亲在一起的她压根儿就没有想到过,自己的父亲是一个朝中大臣,自己能与父亲相认,从里到外母亲却……

    再后,父亲出事,她也去了自己那所谓的舅舅家里做起了丫鬟,更没想到后来还会遇到赵堇城……

    赵堇城也注意到了自家娘子的情绪,看了看若虞,他迈步于若虞身边伸手放在她双肩上:“娘子,等这件事情结束之后,咱们俩便去各地都转转,游行吧!”

    “嗯?”没反应过来,若虞看着赵堇城,愣了好一会儿才反应过来:“就……咱俩吗?”

    看了自家娘子一眼,赵堇城笑得温柔:“嗯,至于永儿,他该有他的路要走,到时候他若是想继续在那位置,他便坐下去就是,若是不想……这不还有个齐王么?”

    正说送餐呢,外头刚抓了只野鸡回来的赵齐便听到了自家皇兄这话,当下便沉了脸:“皇兄这话说得也太过于怎么了!”

    若虞闻声一愣,侧头往院门口一瞧,当下便问赵堇城:“您与齐王殿下一同住在这里?”

    话音刚落,赵齐后头便蹭地一下冒出来了个人,对着她行了个礼便道:“王妃,还有奴才!”

    这个人……

    瞧出了王妃的疑惑,那人便十分恭敬地道:“奴才郭义仁,王爷暗卫!”

    郭……义仁?那不是赵堇城的暗卫,刺杀齐王的那人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