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书包 > 其他小说 > 归时舒云化春雪 > 第32章 肺腑之言
    “那当然!我可是你男朋友,当然要关注你。DíēγδΗǔΒαο.ǒrg”高松笑眯眯的说道。

    “啊呸!什么我的男朋友,不要脸!”江舒云脸色通红,没好气的骂了一句。

    “不敢你承不承认,反正我是承认了。”高松笑道。

    “懒得理你。”江舒云红着脸嘟囔了一句。

    高松不再逗她了,笑呵呵的问道:“等一下想去什么地方逛逛?”

    “哪里都行,你也不是不知道,我不挑。”江舒云说了一句。

    两个人谈笑了几句,江舒云挽着高松的胳膊离开了小区。

    两个人如同往常一样,随意的逛了逛街,吃了点东西,享受着这难得的休闲时光。最后,两个人的脚步不知不觉的重新回到了那座公园里。

    不过和之前不一样,他们来的时候还是下午,太阳还挂在天上,公园里有人不多,沿着湖边小路一路向前,微风吹过的时候,感觉还是非常舒服的。

    “来,我们到那边坐一会儿。”高松指了指湖边的一个凉亭,拉着江舒云走了进去。

    “舒服。”高松坐在凉亭里,懒洋洋的说道:“这地方感觉真不错。”

    “嗯。”江舒云点点头,“确实舒服,不用去想那些乱七八糟的事,也可以忘了那些高难度的,各种各样的动作。如果以后能就这么待着好像也不错。”

    “如果你想这么待着的话,那可以一直待着啊。”高松突然转过头来对江舒云说道。

    “想的是挺好啊!”江舒云伸了个大大的懒腰,“可是理想是丰满的,现实是骨感的。我要是就这么待着的话,怎么养家糊口,挣钱吃饭?”

    “有我啊!”高松突然开口说道:“我可以养家糊口,也可以挣钱养着你。”

    “呸,大白天说梦话。”江舒云笑呵呵的说道:“别人不知道你,我难道还不知道你?挣得那点钱好干什么用?还能养活我?做什么美梦呢?”

    “现在不行不等于以后不行。”高松的目光突然闪闪发亮,炯炯的盯着江舒云说道:“我觉得,以后我一定可以养活你的。”

    “咦?”江舒云奇怪的看着高松,“我怎么觉得你今天有些奇怪,发生什么事了?”

    高松深吸了一口气,“我听到了一个消息。”

    “什么消息?好消息坏消息?”江舒云好奇的问道。

    “算是,好消息吧。”高松勉强笑了一下,“我听说,刘指导这次做武指,除了受到导演的邀请之外,还想给自己的班底选人。”

    “真的?!”江舒云一听这个顿时精神起来,坐直了身子看着高松问道:“你听谁说的?”

    “偶然听到几个剧务说的。”高松神色复杂的看着江舒云说道:“听说好像是刘指导的班底有些人手不足,所以想要选几个人带一带。你也知道,这意味着什么。”

    江舒云当然知道这意味着什么,能进入一个班子,对一个武替来说是梦寐以求的事情,不但意味着更高的收入,也意味着更多的工作,而且对未来的发展也有着莫大的好处。

    “那太好了!”江舒云一挥手,表情十分兴奋,“如果能进到刘指导的班子里,那以后就好过了。”

    “嗯。”高松看了一眼江舒云,艰难的点了点头。

    “不知道他要选什么样的人。”江舒云低声嘟囔道:“不管怎么说,我一定好好表现,争取这个机会。”

    高松脸色复杂,忍不住突然开口说道:“舒云,其实你不用这么拼命地。你一个女孩子家,其实不应该在这一行里吃苦受累,就算做,也不应该搞得这么危险。”

    “女孩怎么了?”江舒云嗤笑了一声,“女孩差点什么?你可别忘了,我和你可是从武校里一起出来的,你吃过的苦受过的累我也试过,甚至吃的苦比你还多!怎么?你看不上我们女孩啊?来啊!有本事比一比?看看我有没有这个资格?”

    “不用了。”高松连忙摇了摇头,“我承认你厉害,我不是你的对手。从上武校开始,我就一直都不是你的对手。”

    “知道就好!”江舒云洋洋得意的一晃拳头,“既然如此,你还敢说我没资格在这行里打拼吗?”

    “你有资格,很有。”高松低声嘟囔道。

    “承认了就还是好同志。”江舒云笑嘻嘻的拍了拍高松的肩膀,“不过,今天也感谢你给我带来这么好的消息!我会报答你的。”

    高松一愣,看着江舒云,发现她的眼睛亮晶晶的,让他有一瞬间的恍惚,迷失了方向。

    江舒云回家的时候显得很轻松。

    “哟,回来了。”果不其然,迎接她的还是胡英那软绵绵带着慵懒的声音,“唔,本来我还以为你们两个要很晚才回来呢。搞不好还要过夜。”

    “过,过夜。”江舒云表情一僵,结结巴巴的说道:“胡,胡姐,你瞎说什么,什么过夜?”

    “啧啧啧,看来是没这个心思了。”胡英笑眯眯的说道:“那我就放心了,如果你自己不肯的话,没有人能把你怎么样,除非那人不想活了。”

    “胡姐,拜托,不要把我说的这么杀气腾腾的。”江舒云哭笑不得的说道:“我又不是职业杀手。”

    “快了,你很有职业杀手的潜质。”胡英笑道:“对了,你最近的电话好像少了不少。我记得前几天你在家里的时候好像一天要接好几个电话,接完之后,脸色都不太好。怎么了?事情解决了?”

    “啊?”江舒云微微一愣,掏出手机看了一眼。发现果然没有未接来电。这两天好像有些意外的安静。她微微一皱眉头,也不知道这是好事还是坏事。虽然没了电话,让她松了口气,可是却又觉得心中有些不安,感觉这并非什么好事。

    “怎么了?”胡英发现江舒云的脸色有些奇怪,好奇的问了一句。

    “啊,没什么事。”江舒云连忙摇了摇头。

    三天过后,江舒云的休息时间结束,她伸了个懒腰,出去做了个晨跑活动了一下筋骨,和屋里其他人道别之后,向剧组所在地进发。

    不知道为什么,江舒云从起床开始就觉得今天有些心神不宁,心里总感觉好像有什么事情会发生。这是一种直觉,或者说是瞎猜,但是不管怎么说,这种感觉非常糟糕。

    等到了剧组所在地的时候,场地已经布置的差不多了。李哥和刘指导都在。

    看到江舒云出现,刘指导上下打量了她一番,满意的点点头,“不错,精神状态很好。之前有些过度兴奋了,现在这个感觉刚刚好。”

    江舒云想起高松和他说过的话,心头一热,连忙鞠了一躬,“对不起,刘指导,之前让您担心了。”

    “没事。”刘指导摆了摆手,笑呵呵的说道:“你和我道歉做什么?你又没有耽误什么,只是你自己的身体别撑不住了。你可是个好苗子,以后大有前途。”

    “是,我知道了。”江舒云连忙点头,“我一定会注意的。”

    “嗯。”刘指导对江舒云点了点头,和李哥一起离开了。

    高松笑嘻嘻的凑了过来,上下打量了江舒云几眼,“舒云,我看你面带喜色,看着不错啊,有什么好事发生?”

    “要你管!”江舒云翻了翻眼睛,撇着嘴说道。

    “切,我可是看到了。”高松笑道:“刚才刘指导和你说什么了?”

    “还能说什么?当然是对我的关怀和帮助,令人感动的肺腑之言!”江舒云笑道:“行了,别打听了!赶紧准备一下,一会儿上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