汤盈盈等了一会儿,见小孩没有动静,心下有些奇怪。DíěяδΗúBǎō.ORg

    她起身,走到小男孩面前,刚想继续说些什么,但很快,汤盈盈也终于发现了不对。

    小男孩的眼睛,依然死死盯着汤盈盈原本坐着的位置。

    他似乎根本没意识到,汤盈盈早已经站起来,走到他面前了。

    汤盈盈伸出手,在小男孩的眼前晃了晃,甚至对着他做了个鬼脸。

    果然,小男孩一点察觉也没有。

    他根本看不见自己!

    得出这个结论后,汤盈盈虽然意外,但仔细一想,却也觉得在情理之中。

    昨天晚上,她穿过来的时候,见到了个和温清辉长得很像的农村小姑娘。

    那个小姑娘送水的时候,朝小黑屋里头看了一眼。

    汤盈盈当时就坐在小孩的身旁,本以为自己肯定要被发现了。

    但神奇的是,那个小姑娘的目光却略过了她,直接落在了小男孩的身上。

    汤盈盈当时就觉得奇怪,但也没多想,只当是夜色太深,小姑娘没看仔细。

    现在想来,恐怕这里的人……都看不到她?

    意识到这一点后,汤盈盈心中大喜过望。

    她本来就觉得这个世界危机重重,为了小命要紧,完全不敢有任何冒险的举动。

    但如果所有人都看不到她的话,那她岂不是安全了!

    只要她低调不作妖,虽然每晚穿过来蛋疼一些,但她完全可以给自己弄个小窝,就当换张床睡好了,对她的生活,反倒不会有太大的影响!

    汤盈盈满脸喜色,连胸口的痛仿佛都淡化了不少。

    再看小男孩僵坐在原地,警惕之中带着几分惊惧。

    换位思考,要是汤盈盈的话,此刻恐怕也是吓得够呛,更何况这么小的孩子,没吓得哭着喊妈妈,已经是非常勇敢的了!

    想到这,汤盈盈的起床气顿时消了大半。

    她尽量控制自己的声音,柔声对小孩道:“你别怕,我不是鬼。”

    她突然开口,声音近在咫尺。

    小孩吓了一跳,猛地朝声音传播的方向看去,几乎第一时间就锁定了汤盈盈现在的位置。

    但因为看不到汤盈盈的缘故,小孩的双眼是没有焦距的,只能使劲地盯着空地,用力瞪眼睛,好确认到底是他出现了幻觉,还是眼睛出问题了。

    汤盈盈瞧着他的小动作,顿时明白他在想什么,解释道:“鬼身上是冷冷的,但我不是啊,我身上热乎乎的,很暖和,你刚刚碰到我了对吧,不信你再摸摸看?”

    她说着,朝小孩伸出手,想让小孩再触碰一下。

    然而小孩却动都没动,反而依然十足戒备地道:“那你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我为什么看不到你的样子?”

    “这……我也……不是很清楚。”

    要不是这个小孩今晚突然醒过来,汤盈盈到现在都不知道,别人居然看不见自己呢。

    这个回答,完全出自汤盈盈的肺腑之言,然而在小孩听来,却是漏洞百出。

    “你想把我杀了,煮了吃掉,对不对。”小孩沉声道,虽然是问句,但他的口气却极为肯定。

    村里的老人说,不听话的小孩会被扔到山上,被鬼捉走砍断四肢折磨死,或者被饿狼开膛破肚吃掉。

    那个男人也经常威胁他,要把他打死煮了炖成肉汤。

    小孩时常被威胁,早已经做好了死亡的准备,只不过没有想到,他居然在临死前,真的见到鬼了。

    小孩说完后,低着头就没动弹了。

    汤盈盈凑近仔细一看,便见小孩闭着眼睛,真的一副等死的模样。

    不是……

    这好端端的话题,怎么就变得这么血腥了?

    什么杀了煮了吃掉,天了噜,谁这么变态,和小孩说这种话啊?!

    “我真的不是鬼,我也没有想要吃你啊!!”汤盈盈说着,赶忙辩解道,“我要想对你做什么,早就做了,哪会等到现在啊,我都来三天了。!”

    三天!

    小孩闻言,倏地抬头,顺着声音盯着汤盈盈的位置。

    原来不止昨天晚上,前天晚上这个鬼就已经来过了!

    “我刚来的时候,也被吓了一跳,怎么好端端就跑到这里来了。还好你也在这里,第一个晚上我们两就一起睡了,你还抱着我叫妈妈的,你记得吗?”

    “你胡说,我没有妈妈!我才不会叫妈妈!”小孩一听,当即冷下脸道。

    汤盈盈一怔,没想到小孩反应会这么大。

    这个年纪的小朋友,不是最依赖长辈吗。

    汤盈盈就是因为小孩把她当妈妈,这才放下戒心的。

    她还以为她这样说,这小孩也能放松下来呢。

    第一次安抚没成功,汤盈盈倒也没灰心。

    她“哦”了一声,又继续道:“那昨天晚上的事情,你还记得吗?”

    小孩阴沉着脸没有说话。

    汤盈盈只好自顾自地道:“昨天晚上你发烧了,这里有没有药,我只好用物理降温的办法,帮你退烧,还好你恢复得很快……”

    汤盈盈将昨天晚上发生的事情,通通说了一遍。

    她虽没有夸大其词,但却讲得很细。

    怎么撕衣摆,怎么沾水擦身,怎么物理降温,都注意说了出来,一边说,汤盈盈还一边偷偷观察小孩的小表情。

    可惜她说着说着,小孩就慢慢低下头了。

    这室内光线本就昏黑,汤盈盈要看清小孩的脸都十分困难,头再往下一低,基本就什么都看不到了。

    无奈之下,汤盈盈说完后,只能等待小孩的回应。

    对比起最初,此刻小孩的呼吸已经平稳下来。

    他安静地站在黑暗中,小小的身影阴郁地伫立着。

    汤盈盈看着看着,莫名有点发毛。

    从她的视觉看来,这个小孩其实更像鬼魅一点的……

    明明睡着后是个小可爱,怎么醒来后攻击性却这么强,和个刺猬似的,甚至还有点儿阴沉。

    和她想象中的天使小朋友,完全不一样啊!

    好一会儿后,小孩才再次开口。

    对比之前,此时他的音量没那么大,可能因为寒冷的缘故,还带着点儿沙哑:“真的都擦过了吗。”

    “嗯?嗯……对啊,擦到你后腰的时候,一开始以为怎么擦都擦不干净,后来才发现是一小块胎记,还是红色的……”汤盈盈是还以为小孩怀疑自己话中的真实度,特意举例道。

    小孩的脸色却是更加阴沉了,好一会儿后,他才低声道:“好,我会负责的。”

    负责?

    汤盈盈一愣,差点以为自己出现了幻听。

    “你说什么?”汤盈盈忍不住问道。

    小孩抬起头,阴沉着脸,看向汤盈盈所在的方向:“我会负责的。”

    汤盈盈满脑子写着疑惑:“你要负什么责啊?”

    她不问还好,这句话一问完,小孩的表情当即扭曲起来,脸色一阵红一阵白的,显然被汤盈盈气得不行。

    汤盈盈更是茫然了。

    她虽然不是高智商天才,但智力也在正常范围内,怎么和这小孩沟通起来,就这么困难呢?!

    “不是,我真的不明白,你在说什么啊?”汤盈盈疑惑地道。

    小孩却是咬着牙,沉声一字一句地道:“我说,我可以和你结婚。”

    空气安静了整整十几秒。

    小孩虽然面上凶狠,说出那句话后,心中却是极为忐忑的。

    他来到这个村子里,刚醒来没多久,就见到了个农村姑娘,名叫二丫。

    一开始,他以为二丫要和他交朋友,帮助他离开这儿。

    然而二丫却告诉他,以后他就是村子里的人了,不仅要认新的爸爸妈妈,爷爷奶奶,更要和二丫结婚。

    不到十岁的小孩,懵懵懂懂的,连什么是结婚都不知道。

    二丫给他解释了好久,他才终于明白,结婚就是两个人要生活在一起,他要永远在黄土村生活下去。

    他不肯答应,僵持了数日后,最终被关进了这个小木屋里。

    这几天,二丫每天都有来看他,他却始终没有搭理二丫。

    而这只鬼……

    这只鬼和他一起睡觉,帮他治病,还给他擦身。

    按照二丫的理论,他应该和这只鬼结婚的。

    可是……

    回应小孩的,是汤盈盈的爆笑声。

    “哈哈哈”的笑声在小木屋内回荡,与村里鸡鸣的声音互相呼应,别提多滑稽了。

    “你笑什么!”小孩听着,恼羞成怒地喝道。

    小孩这反应,更让汤盈盈笑得不行,眼泪都快笑出来了。

    她一边擦眼角,一边笑道:“不是,你才多大啊,你知道结婚是什么意思吗?”

    “我当然知道。”小孩生气地道,“结婚就是两个人在一起,一辈子都要手牵手不分开!”

    “行吧,这个解释也可以。”汤盈盈道,只当他是在过家家的时候,知道结婚这个词的。

    见小孩的脸色越来越难看,本来就黑乎乎的,这再沉着脸,和锅底似的,整个五官糊成一团,汤盈盈道:“我帮助你,不是为了和你结婚的啦。结婚呢,是需要两个成年人,情投意合的情况下,才可以实施的。

    “你还是个小朋友,这么小,应该先努力长大,做个好孩子,现在不能考虑结婚的事情哦。”

    汤盈盈笑眯眯地说。

    她刚刚还觉得这个小孩太阴沉可怕,但当发现他居然这么幼稚可爱后,汤盈盈那点儿忌惮完全没了。

    果然还是小朋友啊,其实就是个纸老虎,傻乎乎的。

    真是非常想要走上前,摸摸几下他的小脑袋了。